第四章 论断兵法(上)
玉笛沁烟2018-12-06 18:262,143

  凌云寒在山上,乜斜地看着站在身后的颜洵文,漠然的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你姐姐和那姑娘打起来了?”

  颜洵文使劲揉了揉眼睛,又掐了一把大腿,才相信眼前这两个人和睦的样子是真的。真是奇了个怪了,刚才两个人还势如水火呢,自己不过是施展轻功去找了陛下一趟,怎么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模样了?只好诚惶诚恐的跪下:“也许……是我眼花了?”

  凌云寒挥手一个巴掌拍上去,呵斥不停:“住嘴!整日里出入烟花之地,朕和皇后都忍下来了!今天居然敢污蔑她人!你今天就是欺君之罪!如果不是碍于皇后,朕现在就想砍了你!”

  颜洵文自然知道凌云寒不可能真的杀了自己,于是计上心头,道:“臣只是听了手下一人的胡说,不是存心欺瞒陛下!”

  在一旁看了许久的凌云念玉手马上就上来了,逮着颜洵文的耳朵不放:“听了手下人?我看你说的比唱的好听!”

  凌云寒对颜洵文十分了解。此人虽然风流潇洒,常常出入青楼楚馆,但腹中的确有大才,正是“成大器者必不拘小节”的真实写照。怎么会让自己的妹妹伤了他?

  “够了!念儿,你也注意些礼数!”凌云寒也乘着这个台阶下来“两个人,军法处置,下去各领二十大板!真是的,一个是长公主,一个是工部侍郎,从来没让朕省心!”

  二十大板,说起来很重,但其实到底伤不伤筋动不动骨,都是皇帝一句话的事。除了阎王,也没人能有这般生杀大权。

  而那个还不知道是谁的“误导的人”就十分悲惨了,这是面子问题,哪怕皇帝不发话,颜洵文在自己和这个素不相识的人面前,也只能选后者死。

  不过彼时最伤心的人非凌云念莫属,她本来只是想拍拍哥哥的马屁,让那个该死的太傅别再她耳边唠叨了,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要挨二十大板!想到这,她就愤愤然地盯着后面那群太监,心想着只要本公主有一点儿疼就扒了你们的皮!

  而太监们的心情几乎可以用绝望来形容。这位公主那么刁蛮,又有一个唯独对她呵护有加的皇帝,偏生这皇帝对这位公主还是个出尔反尔的性格。昨天刚说随便你们怎么处理,朕不管;第二天就可以给你们一个顶撞主子的罪名,如果是皇帝亲自处理还好一点,打不了卡擦一下,二十年之后又一条好汉。

  可是……如果让语嫣长公主自己来的话……,诸位可以参考一下因为谏皇上不该让公主随军出征还授予官职,而被皇上宣布“交给公主处理”,最后到现在两个去边疆做芝麻官,三个被罢官,一个还被直接折磨死的几位御史的下场。

  而太监的命就更不值钱了,反正他们进宫前没有多少尊重,进宫后就更少了。这语嫣长公主睚眦必报的性格,这回是必死无疑了,而且还不能不接着皇帝的御旨。

  幸亏此时,一个人飞奔而来,道:“报!敌军在外挑战!”

  在对待妹妹这个问题上含糊不清的凌云寒又是一阵狂喜。诶,这慕容赫礼真是他的吉星啊,他刚要担心如何面对妹妹的撒娇神功和御史们铺天盖地的奏章时,他就给送了个机会不要白不要啊!

  “你们两个先起来,随朕出阵迎敌,若杀的西宁贼子呼爹喊娘,将功折罪,另有重赏。若败走,两罪并罚!”

  他对自己的兵法有信心,所以丝毫不担心败走的可能,却未料到,慕容赫礼早已做足了准备,等着吞下这只肥羊。

  一阵阵风吹起满天的菊花雨,而伴随他的却是有如瘟疫般阴森恐怖的血液。

  锦扇轻挥动,如利剑般刺入敌人胸膛,滚烫的血液喷溅出来,却又寒彻人心。

  一只燕子很是驯服的站在他胳膊上,时不时用一招挽救主人生命。和蓝雪与白绒一样,它是忠于星主的灵兽。

  另一只手拿着的,是全军的信念,白色的旗帜尽管被血染红无数次,但是那金线缝制的“慕容”,永远是那么耀眼,不管是英俊潇洒,还是披头散发,只要在战场,他就从未离手!

  此人就是西宁异姓王爷兼战神,他对东清的意义,犹如顾铮对西宁。

  他是危月燕慕容赫礼,高雅而超凡脱俗的存在,普天之下莫有敌手。

  那只燕子叫霜仁,手里的锦扇曰昭华。

  但是,事实是悲哀的,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反对你,而且可能你还会不知不觉和他成为益友。

  “碰!”那杆枪力气十足,脱生的一股霸王之气,威逼着脆弱的昭华锦扇,除了亢金龙用的拂世枪,天下再无。

  慕容赫礼立刻反身躲开,把不堪重负的锦扇放在后面,同时用力挥动旗帜,让凌云寒只有抬手招架。

  霜仁的确不是一只普通的燕子,它的嘴里有了一股极寒之气。燕子惧冷,但它不怕,因为看名字就知道,霜仁,他是极寒之物。

  那冷气冻的凌云寒发颤,虽然他叫凌云寒,但也不意味他可以凌于冰冻。

  人终究斗不过自然。

  但凌云寒绝不会罢休,他的招式很紧密,因为在这种温度突然降低的情况下,也许活动会散发热量,但热量的增加更有效。

  对慕容赫礼来说,凌云寒的招式让他感觉到胁迫,也许这就是强大和渺小的区别,龙乃百兽之主,又岂会在意一只燕子?

  但他就是要证明,燕子可以战胜龙。

  所以从小他就一直在不懈的努力,为的就是灭掉东清,让所有嘲笑过他的人都知道,他缔造了西宁,完成了一个永载史册的功勋。

  “凌云寒,前几日我让你抱得美人归,近日该还债了。简单的很,你的命。”

  “好吧,我也想,只是老天爷不准啊,慕容赫礼,要不你这只燕子到我东清大牢里待待如何!”

  “胡……说……”慕容赫礼看看四周,突然变得害怕,但一会儿又恢复了自信“我相信我的计划比你好!”

继续阅读:第五章 论断兵法(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宿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