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论断兵法(下)
玉笛沁烟2018-12-09 12:542,137

  那山坡上站着数千火铳手,站在中间的正是一身戎装的凌云念,那及腰的长发丝毫未挽,直垂在腰间,竟真有几分巾帼英雄的感觉。只听她一声令下,火铳手一齐开枪,当机诛毙了敌军许多,其中也不乏一些东清将士被误伤。

  慕容赫礼拿着那杆旗帜,指着山崖上埋伏的火铳手轻蔑道:“凌云寒啊,我竟不知道你如此愚蠢了,这山谷适合埋伏,我怎么会不防呢?”

  他这句话刚落下,火铳手被射死了数十个,原来从后面杀出了一队兵士,领队的是慕容赫礼的家将——苏维。

  凌云寒长枪游击,一个翻身,又葬送无数冤魂,也是冷笑:“慕容赫礼,把你嚣张的性子改改,我知道你不瞎,但我也不是傻子,这神机营左哨军,我还不打算送给你吃。”

  慕容赫礼更是轻蔑,一把昭华直蹭着凌云寒侧脸,强大的杀气镇退了几个欲上来帮凌云寒忙的小兵。回首又毫不费力的接下凌云寒一招:“来啊!再斗一百回合!”

  凌云寒银枪在空中打个转,奋力劈下,不禁让慕容赫礼手一阵酸麻:“奉陪到底!”

  两个人杀的昏天黑地,两军也如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过总体上,还是东清占据优势,因为东清相较西宁,有两只王牌部队:神机营、铁骑营。

  神机营就是火炮部队,在四周包围,向下齐射,绕是慕容赫礼早作准备,但熟背兵法的凌云寒也不可能不知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所以早早将左哨营分成两队,一队用刀枪防守,一对心无旁骛一个劲儿往下放枪。占据制高点,可怜无数西宁军队,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射成蜂窝了。

  铁骑营,顾名思义,就是东清王牌的骑兵部队,虽说链时谷狭长的地形不太适合骑兵施展,但颜洵文充分的发明创造,将骑兵编为五人一组,是以西宁多为步兵的原因,将小股西宁军队围住,各个击破。

  这一点也方便了神机营。为何?因为一群骑兵围着一大群步兵,而且又知道谁是敌谁是友,还不逮着步兵打?是以几百个西宁兵士被打死,误伤也屈指可数。

  不过,也有一点小问题,那就是西宁有步兵十万,骑兵两万,一共十二万,号称二十万来袭。经过这几天的战斗,少说还有八万人,可如今这里最多只有四万余众,那么剩下的四万呢?

  这四万人绝不可能是在营帐里吃白饭的,他们必然全部出动,因为明知凌云寒有十万大军,人数比他要多的慕容赫礼不应该这么做,也决不能。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也是凌云寒计策的唯一弱点,袭营!

  尽管如此,凌云寒还是带出了几乎全部的兵马,你要赌,我便跟你赌,这场赌局无法退出,但他依然和慕容赫礼赌了。这是一招险棋,一旦凌云寒在大营失陷前将这里的四万人马全歼,再挥师回援那里的四万人也将不攻自破。但如果大营失陷了,全军覆没是东清逃不掉的结局。

  两个人都在玩命,都在期待戏耍对方尊严的时刻,这是他们从小的纠葛。

  凌云寒啊凌云寒,如果你是我的效忠对象,如果你父皇东清昭显皇帝凌烁没有杀了我爹,如果你父皇根本没有顾铮这一员大将也能顺利逃脱。那也许,我会为汝,战死沙场,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杀父之仇,没齿难忘!慕容赫礼不会忘的,虽然他待眼前人如知音,但他也只有拼命,只为父亲死前一句话

  “吾儿要攻进溪原(东清国都),屠尽凌氏皇族,和他走狗顾氏,否则为父,死不瞑目啊!”

  他确实成功一半了,十五年前,他以七岁之龄,操纵离间,使东清昭显皇帝下令杀了爱将顾铮全家,可他总觉得更加的折磨。

  但是,此刻还有一个人比他更煎熬,那便是和凌云寒一起出谋划策的颜洵文。

  他正苦恼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托着腮帮子,还捂着屁股。

  虽说凌云寒饶了他,还让他留守军中,尽可能抵御西宁军队突袭。

  但这并不代表那位语嫣长公主会就此饶了他,这语嫣长公主挨了哥哥的训,也不知怎么,竟拿起鞭子狠狠朝他屁股一抽,这疼得哟!

  更过分的是,这西宁人到现在都没来,他已经上墙望了几次,慢说西宁人,连一匹马都没见到过。

  面前两位佳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的不亦乐乎,倒把他做了局外人,可恼!

  正当他昏昏欲睡时,只听闻姐姐颜洵雅一把短刀掷出,大喝道:“关城门!”

  那短刀精准地洞入一个骑马在前的高级将领,那将领瞪大双眼,喉咙里不停咕哝着,头往后一栽,掉下马,死了。

  来了,终于来了!他拿了一把弓箭,冲上城墙,满腔热血等着发泄“上啊!”

  神机营右哨军的参将顾朗(这人和顾铮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早已按捺不住心中一窝子火了,陛下安排计划时,带走了神机营全部人马,单留下他这一支右哨军,让他如何心甘,此刻见到西宁人,就像看到猎物一般,大吼一声,冲入人群:“右哨军的听着!陛下把神机营其他人都带出去了,就把咱们留下!咱们能甘心吗?咱们又不是娘们!”

  这句话比较粗鲁,但却极具煽动性,此言既落,右哨军的士卒不可能去打皇帝,打参将,满腔怒火都报复在西宁那儿。

  西宁毕竟仗着调来奇袭的人多,死了一个高级将领,一来进攻便不顺都没放在眼里,另一个人骑在马上,,下令道:“再加一对人马,上投石机,务必在半个时辰内攻下!”

  西宁准备充足,几次投石,寨墙就已经左摇右摆,随时有坍塌的危险。

  顾长安东躲西藏,才没有被落石砸到,再看看颜洵雅忙前忙后,又要处理伤员,又要填补寨墙的缺口,心里极度过意不去,索性抢过一把宝剑,用轻功,如蜻蜓点水飞出营,在人群中也杀进杀出,毕竟是将门之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宿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