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四:训练赛(3)
绕梁声声2018-12-05 15:093,454

  江楠沉吟:“笑笑的奶毒很难杀。”

  如果将各战队的奶妈以金字塔的形状做比较,NI的笑笑绝对是金字塔顶端那一小撮。

  笑笑尤其擅长奶毒,一手打断敌方技能的手速出神入化,基本没空过。

  就连阿楚都要差上一点。

  叶骁然颔首,直接BAN了奶毒。

  老范幽怨:“没人愿意听我的建议,我感觉我被孤立了。”

  阿楚安慰拍他肩:“那真是恭喜你了呢,终于有被孤立的自觉了。”

  老范瞪他,肩膀一抖,抖开他的手。

  除了奶妈固定是阿楚上以外,输出职业的操纵者已经变成了叶骁然和江楠。

  选配置的时候,叶骁然出人意料的拿了手剑纯,江楠则上了天策,阿楚换了奶秀。

  老范奇怪:“队长你怎么不自己上天策?”

  叶骁然什么职业都拿得出手,但真正为人称道乃至惊艳的,还是天策。

  他是英姿飒飒的少年枪神,是剑三的传奇。

  只要一提这个职业,所有人心里想到的都是叶骁然。

  如果有谁敢在他面前玩天策,不免要被嘲上一声关公面前耍大刀。

  江楠心里也很忐忑,她天策玩的不差,但和叶骁然是没法比的,她有这个自知之明。

  叶骁然随意道:“总不能我出尽风头,不给新人表现机会吧?”

  老范熟知他本性,压根不信:“怎么以前从没见您老人家关爱新人?”

  江楠下意识看向叶骁然,后者眼帘微垂,浓密的睫毛惊人的长,注意到她的视线,他侧目望来,一双眼眸漆黑深邃,明晃晃映出她迷茫的模样。

  噗通——

  江楠心中一悸,心跳顿时乱了。

  叶骁然看她那傻不楞冬的样子,眸色微闪,爱怜道:“对自家宠物总得疼惜一点。”

  哦。

  宠物。

  她之前下意识学狗叫的事揭不过去了是吧。

  原先的悸动和心动一时间不知飞去了哪里,江楠冷漠的发现自己好像一直对叶骁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以后要改掉这个毛病才行。

  NI的配置也选好了,和尚霸刀,奶妈和WIND一致,同为奶秀。

  训练赛是五局三胜制,丢了一局没关系,还有反追的机会。

  老范怕江楠心理压力太大,不停安抚她:“江楠你别怕,有咱队长在呢,上去随便打。”

  说实话,江楠心里一点都不虚,因为对面上场的霸刀是顾砚,技术和她五五开;和尚是NI的队长水月,技术虽强,但比起叶骁然还是差点。

  江楠问:“怎么分工?一人一个分压还是直接集火一个?”

  叶骁然:“一打二。”

  江楠:“两个都打,看技能决定转火?也行。”

  叶骁然:“不,是你一个打对面两个。”

  江楠:“???”

  老范等人也懵了,不过想了想,又能理解。

  “哼!”老范鼻孔朝天,“对面这两小鬼,根本不配我们队长出手!”

  “就是!”炮火对外时,阿楚才会和他站在同一阵线:“江楠你给他们点厉害瞧瞧,让他们知道W-I-N-D这四个字母怎么写!”

  小渊开始鼓掌:“听,胜利的掌声已经响起。”

  队友一个比一个不正经,江楠简直无力吐槽:“你们是认真的吗?”

  平时竞技场一挑二就算了,训练赛也这么来?

  虽然顾砚不对她造成威胁,可水月毕竟是职业选手,她未必能牵制住。

  叶骁然瞥了她一眼,淡道:“看你情绪太紧张,开个玩笑缓解一下。”

  江楠:“……”

  她本来一点都不紧张!是他让她一打二才紧张起来的好吗!

  顾砚:江楠,记住我们的约定。

  顾砚:如果你输了,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老范迷惑:“他什么意思?”

  方方知道NI一直觊觎江楠,一经联想就猜到了大概,怒道:“还能有什么意思,人家想把江楠挖去NI!”

  老范是个暴脾气,顿时炸了:“这小屁孩当我们是死的?挖人还这么嚣张?”

  小渊:“初生牛犊不怕虎。”

  叶骁然微微眯眼,眸色锐利。

  江楠轻咳,感受到队友们的愤怒,打字飞快。

  江楠:那你输了呢?

  顾砚:输了我就来WIND。

  叶骁然:看不上。

  这三个字一出,凝重氛围霎时消散,阿楚爆发出鹅叫般的笑声,“嘎哈哈哈哈我突然很想看看顾砚现在是什么表情。”

  老范大呼痛快:“队长好样的!这顾砚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以为我们是垃圾收容所什么都收?”

  方方一脑瓜子削过去,“怎么说话呢!”

  什么垃圾收容所!

  他们是高端牛逼无人能敌的王牌战队!

  小渊竖起拇指:“社会我骁神,人狠话还毒。”

  同时,倒计时结束,比赛开始!

  江楠的目标很明确,打奶,直接冲向笑笑,水月一掌击出,想将她吸过来,奈何后者反应很快,秒接小轻功躲掉这掌,还反打了水月一套技能。

  叶骁然粘住水月,牵制他输出,顾砚劈了道长风墙过来,江楠向后纵跃,一枪刺出,先保持自身免控,再给顾砚和水月挂上持续流血伤害,她疾走拉开距离,开爆发吹口哨上马。

  江楠骑马迅速冲向顾砚,一马蹄将其踹到半空,银枪连捅带刺,霎时鲜血四溅,笑笑一挥扇,粉白光链飞到顾砚身上,刚好替他挡住了后续雷霆万钧的伤害。

  顾砚抓着长刀连劈带砍,刮起了一阵湛蓝流风,大风车似的呼哧呼哧,听在耳里都觉得疼。

  江楠后撤,一蹄子踩中笑笑。

  此刻顾砚的血线已经十分危险,一尊金光巨佛出现在他身上,原来是水月见奶妈没法加血,直接以自己的肉身替他抵挡伤害。

  叶骁然以指拂剑,落下湛蓝光圈,圈沿数炳光剑闪烁,来回穿插在顾砚身上。

  金光巨佛被驱,顾砚的大风车消失瞬间,叶骁然一剑击出,剑光澎湃,直接定住了顾砚,然后啪啪两个技能砸过去,他的名字瞬间灰了。

  【杀一下!】

  【叶骁然成功击杀顾砚!】

  江楠兴奋:“nice!”

  叶骁然淡然:“奶妈剑飞,和尚一刀。”

  话音落地,水月已经倒地。

  就像是第一局老范死的时候那般猝不及防。

  江楠满眼的崇拜几乎要溢出来了:“队长帅啊,说一刀就一刀!”

  叶骁然:“基本操作。”

  曾死在‘基本操作’下的老范没敢说话。

  NI接连死了两人,只剩下笑笑一个奶妈,他直接退出了竞技场。

  江楠的屏幕上跳出战斗胜利的字眼。

  ……

  第三局,八分钟结束战斗,WIND赢。

  第四局,五分钟结束战斗,还是WIND赢。

  方方观看全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我怎么觉得今天的骁哥有点猛?”

  老范举手赞同:“我也觉得!平时队长连打比赛都没激情,今天却一连上了三场!贼凶,全程碾压顾砚!”他好奇道:“能问下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带劲吗?联赛的时候我好如法炮制,让你激情四射起来!”

  阿楚皱眉:“你这文盲,不会用词就被乱用,这都什么跟什么!”

  小渊望向江楠,意有所指:“我们给不了队长激情。”

  众人的目光唰唰落在江楠身上,后者听出了他们的话外音,小脸微红,有些局促。

  叶骁然懒得理他们,端着杯子去倒水,方方呵斥众人:“你们这群老流氓!快住嘴,不准欺负江楠,不然扣工资!”

  众人唯唯诺诺着,事关工资,都不敢再造次。

  叶骁然的手机响了下,他掏出一看,发现是水月发来的消息。

  水月:你们队的江楠,有点强。

  叶骁然薄唇微舒,慢悠悠的打字。

  Brave:你对强这个词的理解是不是有歧义,这叫有点?

  水月:……

  水月:你家新人知道你私底下这么吹她吗?

  Brave:当面我也这么吹。

  老范走到他边上,晶亮的眼睛巴巴望着他,也不说话。

  叶骁然被他那眼神看的一阵恶寒,收起手机:“有话说话,别搞精神污染。”

  老范调整了下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八卦:“队长,你说实话,你对咱们的江楠小姐姐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叶骁然喝了口水:“什么想法?是队长对新人的期望?还是可以托付后背的信任?”

  老范冲他抛了个媚眼,抬肘撞他,“讨厌,现在就我们俩,别藏着掖着了。”

  叶骁然被他撞的腰肋一阵剧痛,嘶了声,稍稍往边上挪了点,老范亦步亦趋的凑过去,叶骁然再挪,他再凑,叶骁然终于忍无可忍,伸指抵着他的肩胛,拒绝他的靠近。

  “江楠是我找回来的人。”他心平气和的说着,就像只是在陈述今天天气很好般淡然,“顾砚要想挖她,也得有挖人的本事。”

  如果这次的训练赛还不能让顾砚放弃,他不介意再多锤他几次,直到他不敢再有这个念头。

  ……

  大厅内,方方歪头,奇怪道:“他们在干什么?”

  透过厨房透明的推拉门,可以看到叶骁然站姿懒散,修长的大手端着杯子,另一只手则伸出一根手指,抵着老范的肩。

  从江楠此刻的角度看过去,他的侧脸线条干净漂亮,眼窝很深邃,有一缕光线凝聚在他浓密的睫毛上,淡淡泛着光。

  厨房没有开灯,窗户大开着,那束光是投射进来的阳光。

  美好的让人怦然心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电竞]你的盖世英雄来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电竞]你的盖世英雄来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