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会议
山樵野夫2019-04-29 12:572,772

  陈正涵喝着喝着,两鳃开始泛起红润,说起活来也亳无拘束禁忌,逗得两美人儿时笑时羞。

  “啊……这酒好饮啊!不过本公子自己一人饮太没意思了,来咱们一起饮!”陈正涵大着舌头道。

  两美人儿半推半就,端起酒杯试了一点,但从没碰过酒的她们在舌头碰到酒之际,那剌激的味道让她们歪牙裂嘴,丑态百出,陈正涵看得过瘾,又强迫着她们接着饮。

  不知过了多久,二个美人儿满脸赤红,陈正涵半醉半醒中看着二人,丹田中一股燥热涌上来。让他把持不住。“太美了,实在太美了!”陈正涵自言道。

  而两个美人儿被烧酒灼得火热,加上正值盛夏,屋内亦是非常闷热。两个美人儿受不了,便若无其人般松开扎在腰上的腰带,此刻更显得婀娜。而陈正涵此刻心火上头,难已节制。“名妍,名惠,本少爷要洗澡,快帮本少爷准备!”陈正涵提了提衣领,有些急促地道。

  “少爷,咱们的未来相公要洗澡,妹妹咱们快准备服侍她吧!”杨名妍道。

  “哎呀,姐姐你真坏,这么害臊的话你也能说出来。”

  “害什么臊,难道你想嫁陈少爷吗?”

  ……!

  二人借着酒兴,无节制地谈着。下人们准备好热水等物后,便赶快离去。陈正涵和二人来到澡盘前,两美人儿便为他宽衣。不过陈正涵气急火燥,只见他嘴着粗气,反手利索地为二人宽衣去了。

  房间里,不时传出尖叫和嬉笑,直至深夜才静了下来。陈母则在自己的厢房内等待下人回报,直到事情完了,她才微笑地点头,然后熄灯休息。

  一夜的鸳鸯戏水,陈正涵意犹未尽,似乎想把文艺片里的拔术都用尽,但实在太累了,不知不觉中三人便呼呼大睡了,第二天,日上三竿,三人相继醒来,陈正涵望着身边的美人,心头一动,晚上的情节又重复起来,待他们洗梳出门,已是下午,陈正涵拖着发酸的身子,装作若无其事般前去吃午饭。名妍,名惠在陈正涵的折腾下倒是快乐,但过后某处的刺疼及身子的劳累出不了房门,陈正涵只好叫丫头们侍候她们。

  饭桌上,陈母再次提成亲的事,陈正涵觉得身上要处理的事多,但陈母一再坚持,成亲的事由她一手操办,自己只虽空出两天便行。而陈正涵想到,昨晚已经和人家行了周公之礼,应该负起责任,更何况两美人儿也美,何乐而不为?!最后陈母决定这结婚日子挑不如撞,就选在中秋之日举行大婚。不久,陈家大宅便燃炮告祖,并高调向外宣布,陈家公子将于中秋佳节举行大婚。紧接着,一匹匹快马带着喜帖四处发放,整个勺沟高岭沉浸在一片喜庆之中!

  入夜,陈正涵召来冯兴等人前来开会,此时的冯兴已一改他日劳累样,现今已变成一个管理百万资产的经纪人。他接到命令,便带着手下早早进入会场等候。陈福这个陈正涵自小玩大的玩伴,现在掌管着陈正涵的预备训练队伍,他也和受伤复员的陈芬等人一道赶来。

  陈正涵待众人进场等候一会儿才悠悠赶来,当他进门时,数十号人齐刷刷起立道:“见过少爷!”

  陈正涵看着这群大多不认识的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待他坐下后,众人才坐下。

  陈正涵望了望左右便开口道:“让大家久等了,望见谅!”

  “少爷谦虚!”堂下众人齐回道。

  “唔,好了。咱们直奔主题,吾多日不在,一切都变了样。冯兴你是总管,就有你来为本少爷汇报一下概况吧!”

  “是,少爷!”冯兴站起来道,接着,他拿出书稿便低头汇报:“少爷,咱们现有蜂窝煤厂两处,灶厂一处,砖厂两处,还有制衣厂纺纱厂各一处。这几处大作坊共有工人五千人。另有军械厂一处,小型铁厂一处及各类小作坊五座,工匠三百余人。这些厂坊每月生产纯利润七万五千余两,另有商队五支,商号一个,月生产利润六月零五百两。商铺,土地,仓库,市场出租出售共获得三十二两一千两,另有商税,关税共收得十六万二千一百两。军费月开支十二万两,另有三十二万六千一百两牺牲及伤残将士安抚及安置费用虽支出,最后结余五十七万九千二百两。另有农业收入,小麦共收三万一千余石,红薯七千亩共收八万九千石,套种黄豆收获一万六千石,各类牲畜养殖三万余头,鸡鸭禽类十二万。最后是人事任命,多亏陈员外从各处招幕人才,现今共有管理人员二百一十七人,他们被分配在各厂坊及商号上任。另属下与员外共同挑选出十名拔尖人才一起总管事务。”

  “好,等下你将各类帐簿文书提交给我,现在家业大了,大家要同心同德,协力管好。”

  “是!”众人齐声回道,陈正涵则接着道:“今天叫大家来,是有事情要交待的。吾有一方法炼制粗盐,明天便要试验,你们有谁自告奋勇担当?”

  “少爷,属下张诚自告奋勇!”堂下,一名三十左右的书生站起来道。

  “哦!不错,本少爷就喜欢你这种人,你先自我介绍一下!”

  “是少爷,属下张诚,乃松江人士,年少时家父从事贩盐,生活富足,因此自小便能读书写字,博览群书,但后来家道中落,属下便四处游历,并随一道士学习炼单之术,加之属下幼时对泰西炼金术有所了解,吾便在炼丹时发现用石灰水及海澡灰水一道混和海盐然后煮干所获得的盐和青盐很是接近,味道纯正,所以属下认为,少爷的制造精盐法子以属下的大同小异,属下愿自告奋勇,参与制盐!”

  陈正涵两眼一亮,没想到竟有人能用这个法子,海澡灰水富含碳酸钠,溶于水后便能产生氢氧化钠,而氢氧化钠再和盐水中的镁盐反应生成氯化钠和镁沙,而石灰水即氢氧化钙又能和钾盐反应生成沉甸物,这样下来,大部分的镁盐和钾盐便被去除,获得高纯度的食盐,而高纯度食盐却比青盐好多了,不反咸味纯正,而且不易受潮,但其法中的海澡灰含碳酸钠即纯碱较少,杂质多,做出来的效果不理想,而陈正涵的方法则是用芒硝制备纯碱,再进一步生成烧碱即氢氧化钠,这样便能制出高纯度食盐,这个制碱方法并不复杂,与现在的技术可以办到。现在又出现张诚这个懂行的人,陈正涵马上同意让他主持。张诚得到陈正涵的赏识,赶忙信誓旦旦地受命。

  陈正涵满意地点了点头,便又接着道:“多日的征战,伤残的士兵及遣孤很多,对他们的安置抚恤犹为重要。陈芬,你作为其中一员吾任命你新职位,军抚司司长,专门从事军人及其家属抚恤及安置,向外宣传军队形象。”

  “将军,我还想和兄弟们一道上战场,请将军任命他人!”陈芬已融入军伍生涯,现在让他改行,他那甘心,于是心切地道。

  “陈芬,你现在状况再上战场那行呢?……!”陈正涵想多说点却又无话可说。

  陈芬却又回道:“少爷,自从那日加入军伍,我已将全部身心投入了,我觉得军人以战死沙场为荣,你让我退居后方恕属下难从命,只要能让属下从回军伍,那怕做一伙头兵,属下也愿意,望少爷成全!”

  看着陈芬诚恳的表情,陈正涵被打动,只见他一改语气威严地下令道:“陈芬听令,中秋节后命令你马上复员,前往古北口听候认命!”

  “是!”陈芬回个军礼大声回命。

  接着,陈正涵把军抚司交给陈福并任命他为团练千总,专门从事招兵及训练,同时维护好白河村至古北口一带的治安。会议开了一个时辰,各人便领命散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末逆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