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演员
单刀小马2018-12-06 11:102,924

  “是的,你的样子是有点变化,脸比以前胖了那么一点点!”

  “我是认真的,你不觉得这张脸不太像以前的我了?”梦华躺在沙发上跟老同学叶倩聊着视频通话。

  “当然咯,你现在养尊处优的富太,吃喝都有专人伺候,另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现在长相开始有点马来西亚的地域特色了,恭喜你!”

  “胡说!我才没那么黑。”

  之后的几天,梦华都没有再用过面膜,她新买了一些护肤品,脸上的红肿也开始慢慢消褪。至诚回来后,给梦华做了一个详细的皮肤检查,结论是梦华是食物过敏,跟面膜无关。

  至诚特意安排厨师给梦华调整了营养食谱菜谱,梦华的气色也确实改善了很多,心情也渐渐开朗了许多。受厨师的影响,梦华突然对做菜产生了兴趣,她瞒着至诚报了当地的一个烹饪班,学习做娘惹菜。娘惹菜融合了中国菜和马来菜,将中国传统菜式与马来西亚本土的香料结合,无论口味还是色相都极具马来特色。

  参加烹饪课以后,梦华认识了一位来自福建厦门的乔阿姨,她的儿子是槟城的一家中餐厅的老板。乔阿姨听闻梦华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全职太太,感到十分惊讶,她鼓励梦华要入乡随俗,时间久了就会和她一样爱上槟城的生活。尽管,梦华不习惯乔阿姨的福建方言,但和乔阿姨的相处时光会让她有一种回到故土的亲切感。

  至诚不在槟城的时候,梦华经常约乔阿姨一起出去吃早茶,逛庙会,或者是到海边晒太阳,梦华有时候觉得乔阿姨的内心比自己还年轻,因为她总是能在这座小岛上挖掘出新鲜的好去处。周五的上午,梦华接到了乔阿姨的微信语音,邀请她一起去参观娘惹博物馆。

  前几天梦华还特意补了几集《娘惹芸曦》的电视剧,因此张贴在博物馆门口的电视剧海报显得格外熟悉。梦华跨过高高的门槛,精致优雅的室内装饰映入她的眼帘,她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了乔阿姨,她正在聚精会神地听着女导游的讲解。梦华不打算惊扰乔阿姨,就自己一个人跟着人群的簇拥逛到了院子里。院子里的摆设既有中式的浮雕壁画,也有西式的烛台和餐器。其中一副神话故事的浮雕引起了梦华的注意力,她试图辨认浮雕里的古典人物,但书到用时方恨少,她费劲脑汁也没有想起来出自何处。

  梦华站在浮雕前苦思了良久,竟没有发现身旁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女性。她穿着一条波纹的连衣裙,像是刚从海边过来,戴着的墨镜足以遮住她半张脸。那女孩冲梦华甜甜一笑,梦华不好意思了起来,也干涩地笑了笑,那女孩指着浮雕解释说:“我听刚才前面的讲解说过,这个说的是姜子牙钓鱼”。

  梦华醒悟过来,浮雕中那老翁手中握着的是鱼竿,远处向童子问路的老者应该就是周文王了。

  “嗨,原来你在这儿!”乔阿姨的声音把梦华从远古的神话世界拉回到了现实。梦华这才发现,那个戴墨镜的女性已经转身进入了旁边的服装展览馆。

  “那个女孩看着很眼熟……”乔阿姨在默默嘀咕着什么,“好像在电视上,要么就是最近的报纸,看样子特眼熟。”

  回到家,梦华快速地冲了个淋浴,并换上了至诚给她买的粉色真丝睡衣。她躺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今天走了太多路,浑身酸软无力。梦华贴上了一片蓝色面膜,刚刚收到了至诚的语音,说是周日才能回来。梦华不感到意外,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周末夫妇的生活节奏了。至诚说现在这款面膜是升级款,比之前要轻薄多了,与面部贴合以后,梦华能感受到面膜的蓝色液体在面部有节奏的流窜,并带有轻微的震动,像是在进行面部按摩一样。

  现在梦华慢慢接受了镜子里那个有点陌生的面孔,她不再怀念过去那张因长期电脑辐射而油腻兮兮的面容,眉心的那颗新生斑点仿佛是身体发出的信号,是全新人生的一种暗示,这么一转念,她反而觉得那颗斑点越看越顺眼。

  梦华打开电视,继续追看昨天没有看完的《娘惹芸曦》,突然,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面膜差一点被甩出去。她想起来了,今天在娘惹博物馆遇见的女孩竟然就是这部电视剧的女二号扮演者翁晶怡!这可是一个意外的发现。

   “真的是那个新加坡女明星翁晶怡啊?我就说吧,她在电视上出现过!”乔阿姨正在一块大青石上拉筋压腿。两个人今天来到了山上一农家院子采吃榴莲,浓郁的榴莲味道招揽了一大群嘤嘤嗡嗡的苍蝇。

  “电视报道明明说她和男朋友去日本度假了,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梦华没有想到乔阿姨一大把年纪了,对年轻明星的新闻了如指掌。梦华告诉自己要控制自己的体重了,尽管拒绝餐盘上已经剥好了的榴莲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洗完手后梦华才发现有一条至诚发来的讯息,至诚今早已经回到槟城了,但要去会见一个合作伙伴。

  一想到今晚就能看到至诚,梦华的心情顿时舒朗了许多。坐在出租车的后排,梦华手里把玩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那是她刚才在商场为至诚挑选的一款打火机。梦华把礼盒塞进了手提包里,心里盘算着今晚要亲自下厨,做几道至诚最爱的小点心,给至诚一个惊喜。出租车拐到了一条热闹的旅游小街,车速开始放缓,车窗外一群外地来的游客在排队跟一面壁画进行合影。壁画是一对骑自行车的小姐弟,自行车的实物与小姐弟的绘画互相映照,十分有趣,这也是槟城最受欢迎的合影之地。梦华望着那些说普通话的中国游客,有种穿越回祖国风景区的错乱感。

  车子终于穿过了人群,拐到了一条海岸线沿岸的公路,一辆黑色的汽车从身边穿过。梦华觉得车后排的背影有点眼熟,再定睛一看,车后排坐着的居然是至诚,而他旁边坐着一个长发女人。

   “亲爱的,你回家了吗?”梦华拨通了至诚的手机号码。

  电话里那头,至诚稍微停顿了一下,说:“我还在谈公事,可能还要晚一点。”

  梦华感觉刚才吃的榴莲将她的胃慢慢撑起,浑身流窜着热量。

  “噢,那我等你回来一起吃晚饭吧!”

  “哦,好。等等,还是别等我了,我今晚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去。”

  电话挂断了,梦华感到头脑一阵晕眩:“师傅,跟上前面的那辆车!”

  车子停在了一家名叫Rosebud的咖啡馆门前,这是一条很僻静的小路,零星散布着几家装修低调的西式餐厅。梦华躲在咖啡馆的一个小角落里,隔着一个中式的古典屏风,远远地看到至诚在和那位戴墨镜女人的背影。两个人有说有笑,至诚偶尔会故意压低声音,似乎在聊着什么秘密。梦华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不定她是至诚的高级客户,说不定只是在聊一些商业秘密,如果自己现在冲过去了,万一闹出一个大笑话,诚岂不是很没面子。

  至诚从皮包里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梦华依稀听见“生日快乐”的祝福语,今天是那个女人的生日?那位女子似乎有点不悦,扭头望着窗外对面的西班牙餐厅。梦华心跳加快,她正在努力平复此刻翻滚的醋海,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一瞬间心态爆炸:至诚双手托起那个女人的脸,女人主动摘下了脸上的墨镜。至诚用一只手轻刮那个女人的眼角!

  “梦华,你怎么会在这里?”至诚的话音还未落到地上,满满一杯的红茶已经泼在了他的脸上。气鼓鼓的梦华正准备和那个情妇兴师问罪,然后她终于看清了那个情妇的脸: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在博物馆遇到的翁静怡!奇怪的是翁静怡的左眼内眼角有一道浅浅的紫色疤痕。

  至诚也顾不上众人围观的目光,站起身来冲着梦华大吼:“你在干什么!”旁边的一名女服务生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着走上前,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她还没说完,翁静怡迅速戴上墨镜,在众人目光的环伺之下逃离了现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整容面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