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赌雨
单刀小马2018-12-04 22:023,194

  当叶梦华收到项目组被撤销的邮件,她才恍然醒悟过来,最近好几个同事都在联系内部转岗的事了,而自己还在没心没肺地在关心着水彩笔的色号。她没有联系转岗,两天前看到一篇程序员加班猝死的报导,她打算趁这个空档出去散散心。梦华定了去暹粒的机票,蒋勋的《吴哥之美》让她对吴哥窟一直心生向往。临行前一星期,原本约好一起的老同学叶倩放了她的鸽子,叶梦华只好一个人做攻略,把原先订好的标间改成了大床房。

  六个多小时的航班让叶梦华不堪其苦,好在订的三星酒店超出预期,虽称不上豪华,但空间通透,落地窗洁净无瑕,天台上还有个迷你游泳池。登记完身份信息,此刻的梦华只想好好睡一觉,她定了个晚上六点的闹钟,准备晚上去老市场旁边的酒吧街逛一逛。

  她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但门铃声又把她吵回了现实。敲门的是刚才替叶梦华拿行李的服务生,原来是隔壁客人的T恤刮在了叶梦华房间的阳台上!梦华推开落地窗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现在正是柬埔寨的雨季,那件印有宾尼兔的T恤衫已经被浇得湿透。Sam不停地跟叶梦华说sorry,叶梦气的头顶生烟,狠狠地关上了门。

  第二天,叶梦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一刻了,楼下的早餐只剩下一些香肠炒饭和面包屑了。昨晚她喝的有点多,不过后来被街头的“油煎蛐蛐”吓得瞬间清醒,小贩用蹩脚的中文吆喝着“拍照,一刀拍一次照”,现在想想,叶梦华还有点反胃。

  小吴哥寺确实异常壮观,高大蔓延的石庙建筑比想象中的还要广袤,叶梦华原本的计划是在这儿逗留两小时,逛着逛着一下午就过去了。她对印度教的神话故事知之不多,攻略里有提到《花样年华》片尾曾在这儿取过景,但叶梦华并不是王家卫的影迷,也就没有寻找的兴致。

  逛到腿膝酸痛,她就坐在一块大青石上翻看一天下来拍摄的照片,翻着翻着,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是那件宾尼兔的T恤!看身形应该是一个中年大叔……会这么凑巧?叶梦华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此时天空里已经打落下雨点,她才意识到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伞。新买的耐克鞋已经附着了一层厚厚的红泥,叶梦华张望四周,有一排像城堡构造的独立石塔。她也没管太多,一只手抱着自己的单反相机,一只手捂着头发,冲进了其中一间石塔。

  庙里已经呆着一个躲雨的男人了,叶梦华最初觉得有点尴尬,但是对方主动递给了她一张纸巾,这让气氛稍微得到了一点缓和。更让叶梦华感到亲切的是,对方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会说普通话。两人分别做了自我介绍,梦华才知道对方名叫饶至诚,他来暹粒是看望朋友的,只是顺道来吴哥窟转了转,因为郊外没有信号基站,他一时没有联系上司机。

  后来叶梦华回忆起她和至诚的这场相遇,她承认自己在这座石塔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至诚,要说好感的缘由,是因为至诚身上有一种让人很放心的安全感。至诚是天主教的信徒,但他对印度教、佛教的传说故事也有涉猎,他告诉梦华他们现在所呆的庙宇其实是建于12世纪末的十二生肖塔。梦华默默在心里数了一下,果然是十二座!传说当年国王会将同生肖的犯人关押在一起。

  “你属什么?”梦华好奇地问道。

  “羊!”

  “啊,这么巧?我也属羊的!”

  “哈?我说的没错吧,怪不得我们会一起关在这儿。”室内的光线很暗,背着光的至诚面部一片黑糊,笑起来竟看不到任何表情的变化。至诚告诉梦华,过去这些石塔之间是有吊桥钢丝相连,一些杂耍艺人会在钢丝上表演杂技给国王看。

  雨还在下着,并且越来越密,看不到丝毫喘息的迹象,天空黑压压的,塔庙四周的草尖已经淹没在水里。看着屋檐下那连绵不断的雨帘, 至诚提议说:“反正也是无聊,要不我们打个赌,赌……赌雨怎么样?”

  “赌雨?”

  至诚解释说“赌雨”是柬埔寨当地一种流传已久的赌博方式,降雨时间、降雨量都可以拿来赌。至诚看了下手表,胸有成竹地说:“再过十分钟雨一定会停。”

  “你当自己是孙悟空吗,认识风神雨神?我不信。”梦华主动将赌注从一美元提高到十美元。

  暴雨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梦华感觉胜券在握,可是那一阵白烟激喘之后,雨势陡然变弱,不到两分钟的工夫,雨竟然偃旗息鼓了。梦华很不不甘心,她怀疑至诚看过天气预报。至诚大喊冤枉,说自己手机根本收不到信号,梦华十分不情愿地给掏给了至诚一张皱巴巴的十美元。

  至诚的司机到了,至诚邀请梦华上了车。车厢很宽敞,但是空调的温度有点低,梦华打了个喷嚏,至诚脱去自己的运动外套递在梦华手上,梦华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也在这时,她才看见至诚身上穿着的正是那件印有宾尼兔的T恤!梦华刚想开口说什么,车子已经在梦华住的酒店门口停下来了,原来至诚正是那位邻居。

  后来两人在婚礼现场聊起这段十美元的吴哥奇遇,梦华才知道至诚一直保存着那张十美元的面钞,至诚则和宾客们打趣地说,他打赌赢回了一个新娘。

  晚上,至诚微信发给了梦华一个酒吧定位,梦华稍作简单打扮,到了酒吧。眼前这个浑身酒味的男人和白天遇见的判若两人,他一言不发,只顾着大口咕咕地吞没了一杯又一杯的啤酒。酒吧里越来越嘈杂,至诚喝完了最后一杯啤酒,拉起梦华的手,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街市上,聚集着各种肤色的游客,空气里混合着高棉语、英语、普通话和广东话,好不热闹。梦华是第一次知道足底鱼疗这种待遇,此刻她正和刚认识不久的至诚坐在浴缸旁,享受着奇痒而又惬意的脚底按摩。她学着至诚,仰面朝天,望着漫天的星空,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那些舔舐脚底的金鱼似乎是这夜空释放出来的精灵,带着三分酒意,竟有一种遨游星空的缥缈感。

  至诚缓缓地跟梦华聊起了自己的工作,原来至诚的父母已经在多伦多过世了。他学医出身,白手创业,在吉隆坡当地拥有一家连锁整形美容医院,名下的产业还包括一家化妆品公司。他这次来吴哥窟不是为了观光,而是为了怀念太太,他和太太顾奕茗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小吴哥寺前的栈桥上。

  一年前,他和奕茗在一艘游轮上举办公司年会,没想到游轮上的厨房发生爆炸,奕茗被气浪冲入海中,之后音讯全无。这一年的时间里,至诚停下手头所有的工作,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几乎将海岸线搜刮了一遍,他还在报纸上悬赏了50万美金给提供线索者,但每次都是带着失望而回……“不找了,是时候接受现实了,这一年来我也尽力了,真的累了,找不动了。”

  两人喝了很多酒,聊到凌晨四点,至诚答应梦华下午会陪她去郊外看看以雕刻闻名的女王宫。梦华带着浓烈的醉意回到房间,直接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早上八点,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梦华从满天星斗的梦田唤醒,电话是至诚打来的。“叶小姐,对不起,明天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女王宫了。”

  “噢,好。”梦华还是半昏睡状态。

  “我在吉隆坡的医院出了一起医疗小事故,我得赶9点的飞机回去处理。”

  梦华突然睡意全无,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没关系,公事要紧,我可以一个人打车去嘛!没事儿!”

  “实在抱歉,答应过你的事没有做到,现在又把你给吵醒,如果你之后的目的地是吉隆坡的话,请一定要联系我,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哦,好,谢谢。祝你一路平安!”

  挂断电话,梦华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门外的动静。隔壁的门关上了,接着传来清晰的行李箱滚轮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弱,直到寂静无声。梦华又接着躺了20分钟,翻来覆去地实在睡不着了,索性起了床,烧了一壶水。屋外飘来当地政党竞选拉票用的歌曲,昨天和至诚相识的每一帧画面不断在梦华眼前浮现。

  梦华的手机响了,梦华快速地打开手机,是一条当地的广告短信。梦华意识到自己居然有一点舍不得,她告诫自己这只是一种错觉,至诚只是她偶遇的路人,连朋友都算不上。她望着楼下的游泳池,静静的看着一个小女孩在哪儿练习着蛙泳。这一晃神,梦华手中的玻璃杯掉落在地,滚烫的热开水洒在了她的脚面上。

  也就在这时,梦华的手机再次响了,是至诚打来的!梦华强忍烫伤的疼痛,接听了电话。

  “喂,饶先生,我在!”

继续阅读:第二章 面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整容面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