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与炎德的警局相遇
雯仁气2018-08-03 18:454,875

  警察局可不是个好待的地方,来往的警务人员步履匆匆,电话、公文交接不断,不时还会进来急需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群众和偷摸被捕的犯罪份子。

  “大爷你就承认了吧,你偷扒大妈裙底,你又不是耗子,那还能从裙底穿过。”

  警察劝说的那叫一个苦口婆心,但大爷就是打算抵死赖账,脱裤子上吊——死不要脸了。

  “我……我怎么不是,我数鼠的。”

  “诶哟诶~~”警察拍着大腿直嘬牙花子。“大爷呀,我的大爷呀,您可饶了我吧。耗子要长您这么大,那得揩多少转基因的油啊。得了!大爷,我关你三天。下次可不……”

  说着警察就要在拘留单子上签字,没等大爷辩驳,坐在旁边一直很安静的大妈却率先一声怒吼,拍案而起。

  “不行!”

  这声可谓气贯山河,震的警察将点从椅子上坐到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大妈乘隙一把抢过了单子,刷刷几笔改了拘留时限。

  “这个登徒子敢吃我豆腐,你得给我再关他个三百年。”

  警察和大爷具备大妈的气势所折服,同时哭丧了脸。果然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是小白兔,哪怕是只老白兔,也定是母老虎变的。

  之后,大妈便不再顾及形象亲自下场与大爷厮打在了一起,凡是去协调的警察都被大妈的九阴白骨爪伤及,脸上或多或少都荣幸挂了伤。

  佳妮和一帮带着手铐等待处理的小偷小摸一起并排蹲在角落里,正看戏看的不亦乐乎时,肚子突然响起一阵饥饿的咕噜声,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诶,算来她们从林中发现尸体到现在已经六个小时了,除了刚进来时有人来问了两句,外加填了一张例行表格外,便再无人问津。

  佳妮肚子一饿眼皮就打架,看着还有余力生龙活虎刺探案情进展的黛倩也是艳羡,警察待她们和待她身边蹲着这些人没有任何区别,真是难为黛倩那冷傲的性子竟然受得住。

  实在受不住困意,她瞅准一把空椅子,刚打算坐上去眯一觉时,却被一大袋子盒饭抢了位置。

  看见那格外多的盒饭分数,佳妮数了一下大厅中的全体人数,心里转怒为喜,盒饭订的刚刚好,看来她也会有一份。

  但她眼巴巴的盯着那些盒饭分发到最后,却只等来一个空袋子,因为这是套餐,每个警察拿两盒数量也是刚刚好。

  毛线啊,她又不是罪犯为什么连饭都没的吃。既不让她回家,也不让她吃饭,这是虐待。

  都怪黛倩,若是她肯亮亮身份——刑警大队队长的女儿,在这派出所里还不得横着走。

  可惜黛倩死活不肯,还纠正说是什么分局的刑警大队,而且不管辖西郊这一片区,出不得威名,让佳妮少做梦。

  好吧,梦可以少做,但饭不吃会饿啊!折腾到现在饿的要死,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讨个说法,就算讨不了说法,讨碗饭也好。

  佳妮特意挑了一名年轻面善的小警察,咳嗽了两声吸引他的注意。

  小警察盒饭的盖子才打开了一半,看到佳妮,停了手头的动作。

  “有什么事吗?”

  佳妮瞄了瞄那半开的盒饭,砸吧了砸吧嘴,下定决心豁出了脸将腹稿一股脑道了出来。

  “警察是人民的子弟,是公民的公仆。常言道,父母长者不食,子弟不吃,主人不食,仆从不吃。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祖国的花朵都被践踏,少女强则国强,少女不吃饭,国家心忧忧,少女不吃饭,主人心忧忧,少女不吃饭,父母心忧忧……”

  “打住,你家是说顺口溜的吧!有话直说,你是不是饿了,想要这盒饭?”

  果然是当警察的,观察就是入微。佳妮忙不迭的狂点头。

  “拿去好了。”小警察大度的将那盒饭直接推给了她。

  佳妮正谋划着要怎样与黛倩分食这盒饭,耳后却传来了笑声。

  “不好意思,女士!您挡住路了。”

  佳妮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挡住了门口,蓦然回首,道歉的话在瞄到出声者身后站着的另一个人时戛然而止。水汽顷刻侵红了她的眼眶,这一刻连时间都静默。

  她看见他了,不再是逆光中的片刻回眸,如此真切,近在咫尺。

  炎德,又是你!

  这一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直视他。他站姿洒脱却不松散,许久未见的琥珀色眼睛正看着她,眼里含着轻渺的笑意。

  他这个人就这样喜欢故作随意,方才的笑声一定出自他。她很搞笑吗?她是小丑吗?可以愉悦世人······吗?

  佳妮忽然觉得羞耻,仿佛做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事,羞恼的只想找个地缝藏起来。

  “女士,可以让一下吗?你的眼神会让我误以为你是爱上了我才挡住了去路。”

  连续问话的人是炎德的领导,一位睿智幽默的老者。

  佳妮认识他,也不愿再被人道破心事,于是收回了视线,闷头穿过人群,扎进了角落。

  “喝杯水吧!”

  黛倩递过来一杯水,佳妮摸了摸还是温热的。

  “你探听的如何了?”

  “没探听到有用的消息,他们都防着我。”

  “我们不是证人吗?为什么我感觉他们对待我们与那些犯人没什么不同。”

  佳妮对这个问题十分疑惑,她想听听黛倩对此有何见解。

  “可能……这个案件有蹊跷。”

  话说有大人物驾到,办事效率自然是快了不少,她俩这还没说几句,那边就有工作人员过来安排她们进审讯室等候。

  佳妮和黛倩是分开审讯的,而负责审讯佳妮的恰巧是她最不想面对的人——炎德。

  真可谓独木桥上遇仇人,分外眼红。

  炎德今日穿了一条直挺的青灰色牛仔裤,衬的双腿细长矫健,臀部浑圆挺翘,再搭配圆领的贴身体恤,完美的勾勒出他健美魁伟的身姿。

  “骚包!”佳妮暗暗咒骂道。

  但不得不承认炎德是块当警察的好料子,自身气质给人以阳刚感的同时又不失沉稳可信,骗其小女生来,尤其是像她这样的纯情少女一个顶俩。

  “变态渣男。”佳妮又暗暗咒骂了一句。

  炎德没听见佳妮嘴中的咒骂,他坐于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并没有急于开口审问,也没有摆弄那些带来的文件,而是随手放于旁处,显得一派风轻云淡,语气柔和显得亲善可信。

  “女孩,不用紧张,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谈话。我们有些详细的细节想要了解,非常抱歉留你到这么晚,我们会尽快的。”

  炎德在面对罪犯时总会有不同的表情,但他面对弱者,从来都是一个表情,一个语气,从没变过。就像现在,真诚、柔和甚至还带有点慈悲的味道,如果她是受害者这份悲悯味还会更浓一些。多么官方的表情,佳妮早就司空见惯到想吐。

  “我不紧张!还有,请尊称我为女士。我们不熟!”

  佳妮错开了对视的视线,将身子侧转了几度,不再正面对他,她怕她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出手打他。

  炎德是见惯世面的,想来对付她这种中二期的少女也不是第一次了。炎德转换了语气,道:“好吧,女士!请您配合再重复一次昨晚的经过。

  有什么好配合的,只要看到他,这世界上就不会有“配合”俩字。

  佳妮挑寻的张嘴就是一句:“没什么好说的。”

  想来自己的语气也能活脱脱把人气死,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果然她达到了效果,炎德之后的态度不再客气。还是那句话,他是个见多识广的人。

  “夜深人静时进入西郊森林,警察赶到时尸体死亡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我有理由怀疑你有作案可能,报警是为了混淆视听,洗清嫌疑。”

  “你空口胡说。”

  佳妮被激怒。怎么可能,她们赶到时只有尸体,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不可能她们到时人刚死,犯罪分子也不可能这么快逃离现场。可转念又想到那奇怪的呼救声,好似在故意引导她们过去一样。

  “说出昨晚的经过,为你自己洗脱嫌疑!”炎德乘胜追击。

  佳妮抿唇不语,她想辩驳,可看到炎德那张公事公办,智珠在握的模样,就死活张不开口。她就不乐意看他得意。

  “女士,知情不报,就算不是凶手也意味着包庇罪犯,情节严重的,将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你知道吗?”炎德的语气逐渐严厉。

  “不知道,不知道不行吗?我不像你是个警察什么都知道,还能不要脸。”

  这是明晃晃的人身攻击,任何人都听的出来。

  “你对我有意见?”

  “我哪敢对你有意见,你是警察呀,你多牛!”

  她对他怎么可能有意见,她有那个资格吗?她只是恨,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三天前她对他的恨还停留在被他抛弃的伤感中,凡是跟他有关的她都希望遗忘,断个干净,永为陌路。

  可现在不同了,郭梦黎死了,她的罪孽被赤裸裸的横在她眼前。同一个噩梦中,她用灵魂铭记了这个渣男却用埋葬良知遗忘了郭梦黎,这是不可饶恕的,她要拉上他一起来背负这个罪孽,永远不会原谅他。

  “那就请配合我们工作。我看过你之前的笔录,你为什么会在晚上十点多出现在西郊森林?那片半原生森林在晚上6点以后是明令禁止进入的。还有,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已经超出了森林外围圈,你难道不怕被野兽攻击吗?”

  “你说的好~~~~有道理呀!为什么呢?我也忘了,被你吓忘了~~~怎么办?”反正事情的经过她不说黛倩也会说清楚的,她就是打死也不会让他痛快的。

  她的不配合让炎德逐渐丧失了耐心,他站起了身,强硬的隔着一张桌子,躬身俯视着佳妮。

  “我是神特局的专员,现在怀疑你与最近发生的连环杀人案有关,如果你不能解释清楚,我有特权对你进行48小时的留置盘问。配不配合由你选择!”

  他这是要拘留她吗?疯了吗?这个混蛋!佳妮就差张嘴骂‘你奶奶个卷了’。

  “唰”的一下佳妮站了起来,这桌子也不算宽,顺手就给了桌对面的炎德一巴掌。

  佳妮彻底发狂了:“知道我是谁吗?我该被拘留?你才该被拘留呢!知道我是谁吗?你这个渣男。我告诉你,你妈做的最错误的事情就是生了你,你们全家最错误的事情就是养了你,你个人渣。你知道为什么神特局的办事效率越来越低,做个笔录都会迟到吗?因为录用了你!你知道自来水公司最错误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给了你水喝。还有,替我转告你妈,如果有下辈子让她不要生你!”

  “碰~~”的一声巨响,一把座椅被甩到佳妮身后的墙上,碎了个四分五裂掉。现在该轮到炎德发飙了。怒火烧透了他蜜糖色的肌肤,面红目瞪的盯着佳妮,琥珀色的瞳眸里寒风凛冽。

  一场对普通证人的目击笔录,生生演绎成了警民内斗。佳妮或许能成为炎德职业生涯里的之最,并且这个地位想来也是绝对不会被轻易被撼动的。

  炎德深吸了一口气:“我现在通知你,你因妨碍执行公务——”

  “炎德,头儿叫你,这里我来负责!”打断炎德,开门进来的是个御姐范十足的帅气女人,也是那天在学校见过的那个女人。

  炎德的怒火显然还没消,他看了眼左侧墙的那块单面玻璃,在平静了几个呼吸之后,他猛的拉门走了出去。

  静谧,死一般的安静。这个小小的审问室里,连空气都不再流动了。佳妮望向房顶那盏白炽灯。这灯太大了,这么小的空间要这么亮的灯有何用,照得人眼睛生疼,让人眼花。

  帅气女人像是在等佳妮平复心绪,静默的站在屋子一角,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她才拉动椅子坐下。

  听着椅子来回挪动的声音,佳妮本来被灯光晃花的眼,忽然清明了,只是这清明之上不知为何罩了层水汽。

  “昨天晚上的事一定吓坏了吧?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如若遇到,很多都会被吓哭的。如果你也……还感到害怕,那么可以倾诉出来。说出的话,有人与你分担,恐惧会消减一半。”

  “是吗?”佳妮认识这个女人,她是那渣男的同事,名叫夏至。上一世与渣男关系最好时,曾远远见过几面但不是很熟,从没跟她说过话,今天是第一次。

  佳妮长喘了口气,伴随着颤音缓缓呼出,余味仍在胸膛环绕。

  夏至并没有急于再问,而是换了个动作,将双腿放平,微动肩膀将身子更加贴近桌面,身体前倾着,眼神越加专注的注视着佳妮。

  这个动作可以拉近她与佳妮之间的距离感,增进彼此的亲密度。佳妮懂,这是跟炎德一开始动作的衍生版。

  “女士,这次谈话是为了更加了解罪犯,以避免其他人也受到同样的加害。我们需要得到您的帮助,了解更多线索,尽快捉拿凶犯。”

  在这个破地方呆了这么久她不想在呆了。刚才佳妮是因炎德的出现才冲昏了头脑,现在换了个人,她也没有理由再闹脾气了,便在夏至的提问中交代了她们在西郊森林的经过,除了碰上汽油污渍那段。

  虽后来还算配合,但佳妮前面的表现实在过分,这令也在审讯室外陪同的分局局长十分愤怒。这有辱警局的威严,小惩大诫,要留下佳妮进行几天思想教育。

  最后,还是在黛倩拿出父亲大人的名号为她作保后,佳妮才得以逃过责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