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归途
七玄2018-12-18 12:132,533

  寒山寺的佛堂内,只见一女子手握佩剑一步步向暮子方走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暮寒雪。其实在楚尘进入佛堂之前,她就已经在了,只不过一直躲在佛像后面默默观察着方才所发生的一切。<p>  “雪儿,你,你怎会出现在这里。”看见暮寒雪出现,暮子方顿时紧张起来,他清楚暮寒雪的功夫深得暮青峰真传,两人若动起手来,自己恐怕必死无疑。<p>  眼前,暮寒雪与暮子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似乎可以感受到暮寒雪手中利剑所散发出的寒气:“我娘亲真的是你杀的。”<p>  “不,雪儿,你别误会,方才我说的都是些胡话,是他……”说着,暮子方指了指身旁的楚尘说道,“是他,他逼我这么说的。”<p>  对于暮子方的话,暮寒雪岂会相信,事到如今,她已经看透了一切,她不在相信暮子方的任何一句话,而且现在暮子方对于暮寒雪来说只是一个仇人,一个杀害自己母亲的仇人。<p>  ……<p>  眼下,暮寒雪一脸憎恨地盯着暮子方,见暮子方似乎要说什么,顿时身上的怒气越甚。<p>  “拚……”<p>  猝然间,只见暮寒雪拔出手中的宝剑,只听“唰”的一声,眨眼间,暮寒雪一剑划来,顿时暮子方眼前白光一闪,似有一股寒风肆意袭来。<p>  暮子方见暮寒雪的剑充满杀意,赶忙向后撤了几步,也亏他躲得及时,这一剑也仅是划破他的脸颊,瞬时,一道血红从他脸上溢出。<p>  ……<p>  眼下,暮子方摸着脸上的伤痕,知道暮寒雪并无留情,顿时恼羞成怒,凶相毕现,骂道:“你个臭娘们,老子杀了你。”<p>  仓促间,暮子方拔出手中宝剑,快速向暮寒雪刺来,虽说暮子方出剑的速度很快,但暮寒雪比他更快。<p>  只听‘唰唰唰’三声,暮子方的剑还没刺出,暮寒雪已迎着他的胸口连刺三剑,顿时暮子方的胸前连开三个口子,血流如注。<p>  “噗……”<p>  被暮寒雪连刺三剑,暮子方全身已没了力气,此刻的他不得不单膝跪地,支撑着已受伤的身体。<p>  见没了反击的力气,暮子方明白已非暮寒雪的对手,若相斗下去只见必死无疑,明白了这一点,暮子方赶忙跪在暮寒雪面前,苦苦哀求道:“雪……雪儿,你行行好,念在我曾是你爹的份上,饶我狗命。”<p>  “不,你这种人才不是我爹。”暮寒雪言语中有些哭腔道,想不到养育了自己十几年的人竟是自己的杀母仇人,这让暮寒雪很难接受。<p>  “对,对,我不是,我猪狗不如,你就当我是一条狗放过我吧,我保证,我保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p>  眼前,暮寒雪看着自己平日里如此尊敬的人竟这般低声下气的求她,这是何其讽刺啊,说实话,暮寒雪真想一剑直接刺下,结果暮子方的性命。但不知为何,她的手总不听使唤,或者说她根本下不了手。<p>  一边,暮子方见暮寒雪犹犹豫豫,一直没有出手,他明白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因为只要杀死了暮寒雪,那六玄令就是他的了,为了六玄令他甘愿冒险。<p>  做下决定,只见暮子方故意把右手藏在身后,而后从衣袖中掏出几根毒针。<p>  一旁,楚尘见状赶忙提醒道:“暮姑娘小心……”<p>  暮子方本欲出其不意,取暮寒雪性命,不想却被楚尘发现。而一旁的暮寒雪听见楚尘的提醒,即刻回过神来,见暮子方正欲用毒针射她,暮寒雪不在犹豫,手中的利剑直接沿着暮子方的脖子劈过。<p>  “唰!”<p>  只见银白色剑气划过,刹那,暮子方的脖子划开一道猩红的口中,由于伤口太深,暮子方直接倒地而亡。<p>  “暮姑娘,暮子方已死,我们早些离去吧,以免闹出不必要的麻烦。”楚尘提醒道,此刻暮寒雪杀了暮子方,若是被他人撞见,必会报官,到时暮寒雪恐怕就要被官府通缉了。<p>  “好的。”暮子方死了,此刻的暮寒雪内心五味陈杂,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但好在还有楚尘陪在她身边:“谢谢你,楚大哥。”<p>  “没什么,我们离开吧。”<p>  说罢,两人离开寒山寺,往福威镖局而去。<p>  ……<p>  翌日清晨,荒野的道路上,一男一女正骑着马在道路上走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这两人是谁呢,正是暮寒雪和楚尘。<p>  只从发生了昨天的那件事之后,暮寒雪便不想在这福威镖局久待,她打算跟楚尘到四处游历。<p>  ……<p>  “楚大哥,给,你的六玄令……”突然,暮寒雪从怀中拿出昨日从香炉中取出的六玄令交到楚尘手中。<p>  其实昨日暮寒雪与楚尘便约定好了,先由暮寒雪把六玄令取出,尔后将假的六玄令放在香炉中,事情完成之后,便让暮寒雪躲在佛像后听楚尘和暮子方的对话。<p>  看着暮寒雪似乎对这六玄令之事并不在意,不由问道:“江湖人都对这六玄令爱之如命,暮姑娘似乎对它不敢兴趣啊……”<p>  “不,我感兴趣,不过并不是它。”暮寒雪笑道。<p>  “那是什么?”楚尘不解道。<p>  “你猜?”暮寒雪打趣道。<p>  楚尘听着这话,好似猜出了什么,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将六玄令收入怀中。<p>  ……<p>  “对啦,楚大哥,我能问你一件事吗?”突然,暮寒雪开口道。<p>  “你说……”<p>  “楚大哥是如何知道这六玄令藏在寒山寺的。”暮寒雪问道,确实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苏州这么大,楚尘是如何确定西域商人是将这六玄令藏在寒山寺而不是别的地方。<p>  “其实我也是猜的。”楚尘解释道。<p>  “那楚大哥是如何猜出的呢?”暮寒雪又问道。<p>  楚尘解释道:“在我发现西域商人的尸体时,我曾仔细检查他尸体的痕迹,虽说尸体没什么特别,但有一点却很不寻常。”<p>  “哪一点?”暮寒雪问道。<p>  “他的左手包括指甲都藏有香灰。”<p>  “香灰?”暮寒雪问道,“是烧香遗留下来的灰尘?”<p>  “不错,暮姑娘应该知道,寻常的地方不会有香灰,但寺庙除外,因而我猜想死者可能将六玄令藏在寺庙之中,而这一带离我们最近的寺庙便是寒山寺了。”<p>  听着楚尘的解释,暮寒雪信服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那楚大哥又是如何断定六玄令藏在香炉之中的呢。”<p>  “其实要发现这点也不难,因为死者手指沾满香灰,因而我推测死者可能将六玄令埋在香灰里面,而寺庙中香灰最多的地方就是香炉了。”楚尘说明道。<p>  听此,暮寒雪信服道:“楚大哥真厉害,仅凭死者手上的灰尘便能推出六玄令藏在哪处。”<p>  “其实这没什么,只能算我运气好,恰巧猜中了罢了。”楚尘谦让道。<p>  “就算运气好,但要猜出也没这么简单,对啦,楚大哥,不知接下来我们该往何处。”<p>  “金陵!”楚尘回应道。<p>  “去金陵干什么?”暮寒雪问道。<p>  “去找我的一位好友。”楚尘答道。

继续阅读:第一章 消失的新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