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真假
七玄2018-12-29 12:082,664

  李府的客房内,楚尘和暮寒雪靠着椅子坐下,开始叙述今日去邀月山庄所发生的一切。

  ……

  “楚大哥,那邀月山庄内你可发现韩姑娘的踪迹?”暮寒雪问道。

  “没有……”楚尘摇头道,“当时一直有人跟在我身侧,我无法查看,不过我可以确定韩姑娘的消失定与这邀月公子有关。”

  “若此事真与这他有关的话,那这件事就好办了,只要我们弄清这邀月公子的身份,便可顺藤摸瓜找出韩姑娘的去处。”暮寒雪问道。

  “不,小雪,其实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楚尘摇头道。

  “为何?”暮寒雪不解道。

  “因为我们低估了一点。”楚尘回应道。

  “低估什么?”暮寒雪问道。

  “那邀月公子是个十分谨慎地人,谨慎到至今我都不知他的真面目。”楚尘回应道。

  “怎会?”暮寒雪疑惑道,“楚大哥方才不是与他见过面了吗?”

  “不。”楚尘摇头道,“其实我与他交谈时,他一直用屏风遮挡自己,因而他究竟长得如何我也不知。”

  听完,暮寒雪明白道:“这么说来,要弄清这邀月公子的身份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的确不简单,但万事都没有绝对,因为我有一种推断。”

  “什么推断。”暮寒雪感兴趣道。

  “邀月公子很可能就是我们认识的人?”楚尘言明道。

  “楚大哥何以确定。”暮寒雪不解道。

  楚尘说明道:“第一,我们初来金陵,认识你我二人的人并不多,但有三处除外。”

  听到楚尘的提醒,暮寒雪口中直言道:“楚大哥是说王府,李府,韩府。”

  “不错。”楚尘点头道。

  楚尘为何会怀疑这三个地方?因为他来到金陵时,只去过这三个地方,可不知为何邀月公子却好像完全知道他的行程一般,因而楚尘才推测邀月公子可能就是这三处府邸中的一人。

  ……

  “那楚大哥觉得哪处府邸的人最可疑。”暮寒雪问询道。

  “这我也不好确定,但有一处我们或许可以排除。”

  听此,暮寒雪好奇道:“不知楚大哥说的是哪处。”

  “韩府。”

  “为何?”

  听了楚尘的话,暮寒雪有些不解,因为在她看来韩府更为可疑。

  为何?因为在她和楚尘离开韩府后,邀月公子便派人来李府找他,而当时最有可能知道他们行动的就是韩府,暮寒雪不知楚尘为何最先将它排除。

  对此,楚尘解释道:“因为我去过邀月山庄,从外面看,那处山庄才建不久且非常气派,就是比起王府也毫不逊色,要建造这样的山庄必须耗费巨大的财力,而韩府似乎并不具备这等财力。”

  楚尘的话一语中的,他说的没错,韩府虽说不穷,但也算不上富裕,若是要让他建造像邀月山庄这等规模的宅子是万万不可能,但王府和李府不同,他们是商贾之家,家资颇丰,要建造这样的宅子对他们来说不算难事。

  ……

  “这么说来就剩下李府和王府了……”暮寒雪言明道,“莫非王子文和李丛林中的一人便是邀月公子。”

  “或许吧,但也不一定。”楚尘摇头道。

  “为何?”暮寒雪不解道,邀月公子既然能引起韩雪晴的青睐,那他至少也该是个青年才俊,对于这一点,王子文和李丛林似乎更加适合。

  “因为我的推断可能都错了。”楚尘说明道。

  “楚大哥这话是何意?”暮寒雪不解道。

  “因为我们现在不能确定这世上是否真有邀月公子其人,他是老是少,是男是女,这些我们都不能确定,因为这些都是他人告知我们的。”楚尘言明道,事到如今,他发现了太多的疑点,其中一点便是韩雪依一说出邀月公子,邀月公子便出现,请他到邀月山庄做客,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听到楚尘的解释,暮寒雪点头道:“或许楚大哥说的是对的,看来这件事并非我想象的这么简单。”

  “总之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我们还是在等等看吧。”楚尘耐心说道,毕竟他们现在掌握的线索太少了。

  ……

  也就在楚尘和暮寒雪商讨之际,门外突然想起李叔的声音,只见他问道:“楚公子,你在里面吗?”

  听到李叔的呼喊,楚尘应承道:“我在,李叔找我何事吗?”

  “是韩二小姐,她到李府来了,说有要事找你。”李叔提醒道。

  听此,楚尘点头道:“好,李叔,麻烦你替我通知一声,我马上就到。”

  ……

  不多时,楚尘和暮寒雪纷纷来到庭院面见韩雪依,当时李丛林正在旁侧招待韩雪依,一旁,暮寒雪见楚尘出现,便兴奋走来说道:“楚公子……楚公子,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还请韩姑娘告知。”楚尘问明道。

  “哼,猜你也猜不出。”韩雪依得意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找到了一封信,是邀月公子写给我姐的。”

  其实在楚尘离去后,韩雪依仔细寻找了姐姐的房间,恰好在床头发现了一封信。

  楚尘听此,好奇道:“哦,不知那信现在何处。”

  “就在我这,我这就拿出来给你。”说罢,韩雪依摸了摸袖口,发现一直藏在袖口的那封信不见了。

  “奇怪?”见袖口不见那份信的踪迹,韩雪依有些疑惑了。

  “韩姑娘怎么了?”楚尘问道。

  “那封信不见了。”韩雪依有些着急道,“我记得方才出门时那封信还藏在袖口的,可不知怎的就不见了。”

  “韩姑娘不必着急,其实信在不在对我们来说并无多大关系,重要的是那封信的内容。”楚尘安慰道,“不知韩姑娘可记得信上说了什么。”

  “等等,我想想。”一旁,韩雪依饶了饶头,开始回忆那信上的内容,然后说道:“我记得那信上好像写着邀月公子希望我姐在结婚当天的晚上逃出李府,与他远走高飞。”

  “……”楚尘听了韩雪依的话,脑中陷入了思考,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没错,这话与先前邀月公子对他说的如出一辙,难道邀月公子并没有对他说谎。

  “韩姑娘,除了这之外,信上还说了什么吗?”楚尘问道。

  “没有了……”韩雪依摇头道。

  ……

  听完,楚尘点了点头,这时,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说道:“嗯,我知道了。”

  ……

  “韩姑娘,我有一事相邀。”突然,楚尘开口道。

  “楚公子请说。”韩雪依好奇道。

  “能否带我到你姐房间看看。”楚尘问道。

  对于楚尘的请求,韩雪依细细思考了片刻,不久答应道:“好吧,我带你去。”

  “韩姑娘,我也要去。”一旁,李丛林自荐道,“雪晴是在我家消失的,此事我有不可推脱的责任,我希望自己能尽些微薄之力。”

  ……

  “你去干什么,那是我家,不欢迎你们姓李的人。”韩雪依反驳道。

  见此,楚尘劝谏道:“韩姑娘,李公子仅是想弥补些自己的过错,并无他想,你就不要与他为难了。”

  见楚尘开口替他说话,韩雪依便同意道:“那好吧,看在楚大哥的面上就同意这一回。”

  “好,那我们出发吧。”楚尘有请道,“劳烦韩姑娘前方带路。”

  “好的。”

  说着,四人再次前往韩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