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密室杀人
七玄2018-12-08 19:405,168

  下午五时,或许是天黑的比较早的缘故,天空已被黑色笼罩,而此刻,刚摆完寿宴的福威镖局似乎显得有些冷清。要清楚,中午的时候,这里还有聚集着大批的人给暮子方贺寿,可如今,这些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留下来的也仅是与暮子方关系特别好的几位朋友。

  ……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到了晚膳的时间,可大厅却没出现几人,这并非是大家不愿意来,而是今天中午,大伙喝了太多的酒,以致现在还没人醒来,以致偌大的厅子显得有些冷清。

  见大厅内没人,暮子方对身边福伯嘱咐道:“福伯,你去瞧瞧,大伙酒醒了没,若醒了便告诉他们到了用饭的时间了。”

  “好的,老爷。”

  说罢,福伯便径直往客房走去,将那些贵客叫醒,安排他们用膳。

  ……

  在赶往客房的路上,福伯刚好碰到了才来福威镖局不久的两个丫鬟,小翠和小环,想到客人的房间可能在醉酒的时候弄脏,便安排两个丫鬟道:“小翠,小环,你二人与我去客房一趟,将客人的房间打扫一下,离开后记得换洗一下传单,免得客人夜间睡得不舒适。”

  “好的!”

  说罢,三人便往客人的房间而去,他们先去的是陈飞的房间。

  来到陈飞房间不远,福伯发现他房间的大门趟开着,并无关闭,想到自己带陈老爷来这房间时,曾亲手将这门关闭,如今房间门为何打开,难道是陈老爷已经醒来了,可他为何不到大厅用膳呢。

  ……

  想到这,福伯没有再细想下去,而是来到陈老爷的房口,对着房内说明道:“陈老爷,现在已到晚膳的时间,老爷嘱咐你过去。”

  房间内,福伯的声音在回荡,可房间却处处不见回声。念此,福伯只好向里走去,看陈老爷是否呆在房间。

  但事情似乎总有些出乎意料,因为房间内并无陈老爷踪迹,福伯很好奇,陈老爷到底去哪了。

  也就在福伯思索之际,身后突然传来小翠和小环的尖叫声:“啊,李,李管家……房间……。”

  “怎么了?”

  “房间里好像死人了。”小翠惊恐道。

  “死人了?”福伯一听大感不妙,赶忙冲出房间,跑到小翠身边,想要看看房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果不其然,房间的确死人了。

  ……

  就在陈老爷隔壁的房间,透过窗户,福伯看见一道人形黑影悬挂在横梁之上,虽说从外面根本看不清房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完全能感觉得出来,有人被吊死在这房间里。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福伯有些惊慌失措,他来到房间门口,本想打开门看看里面死的到底是谁。但无奈,房门已被紧锁,他根本进不去。

  但还好,客房的钥匙都归福伯保管,要打开着紧锁的房门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一件难事,于是大致估摸出房间的门号,在弄清房间的具体位置是,福伯脸上不由渗出身冷汗,惊吓道:“这,这是红娘的房间……”

  每每想起房间的主人,福伯仍心有余悸,但还是有条不紊地对身旁的两位丫鬟吩咐道:“小环,你去大院将刘管家请来,只有他有红娘房间的钥匙。”

  “好的。”说罢,小环急忙转身,去大院请刘管家来。

  见送走了小环,福伯接着又对另一个丫鬟道:“小翠,你也跑去跟老爷说一声,就说红娘的房间内死了人,要他快点过来。”

  “好……好的。”说罢,小翠也急身去请暮子方过去。

  不多时,原本就空荡的门庭只留福伯一人,这段时间,他哪也没有离开,因为他要等,等待大家到来。

  “老爷,不好了,房间死人了……”

  ……

  不多时,有关福威镖局死人的声音在府内传开,也许是死人的消息特别引人注目的缘故,才片刻功夫,福威镖局上上下下竟全部向死人现场赶去。

  ……

  一处,红娘房间,福伯有些焦虑地等待暮子方到来,而暮子方似乎也没让他失望,因为第一赶到现场的正是暮子方和小翠。

  ……

  “福伯,事情到底如何。”暮子方一来便急切地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福伯自己也是云里雾里,只能牵强说道:“老爷,此事老奴也不知从何处说起,只是一来便发现房间吊死了人。”

  “知道死的是谁吗?”暮子方问道。

  “不知道。”福伯摇头道,“因为房间被锁住了,老奴无法进去。”

  暮子方见问不出答案,心中不免有几分急躁,囔道:“那房间的钥匙呢。”

  “在刘管家那,老奴已让小环取去了。”福伯说明道。

  “刘管家?奇怪,这房间钥匙不都由你保管的吗?”暮子方质问道。

  “老爷不知,其实老奴负责的只是客房的钥匙,至于这废弃房间的钥匙一直由刘管家保管,以免弄错。”福伯解释道。

  “废弃的房间?”听到这几个字,暮子方神色有些诧异,死者怎会死在这废弃的房间,念此,暮子方不由问道,“福伯,这房间以前是给谁住的。”

  “禀老爷,是……是红娘。”福伯哆嗦道。

  听到红娘这字,暮子方全身一阵哆嗦,像是见了鬼一般,嘴中不禁冷颤道:“红,红娘……”

  ……

  眼下,福威镖局上上下下的人几乎都集聚在房间的门口,他们之中有镖师,有仆人,有大官,当然楚尘和暮寒雪也在其中,只不过房门依然紧锁着,只等刘管家来把门打开。

  “踏踏踏……”

  ……

  终于,一颤颤巍巍地脚步声慢慢靠近,只见一年过七旬的老者在小环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来到大家面前。

  见大家都在等他,刘管家有些愧疚道:“老爷,近日来老奴的身子不太好使,让您久等了。”

  “先不急着说这些,你先把门打开。”暮子方有些急不可待道。

  说罢,那刘管家便迈着年迈的身子,有些手抖地将门打开。

  ……

  “咔……”

  房间终于打开了,只见瞬间皎洁的月关透过门缝漫射进来,不时,黑暗的房间多了几丝光亮。

  透过月亮的光芒,房间的影像渐渐呈现出来,当大家盯着房梁看时,果不其然,房间内真的死人了,而且是直接吊死在悬梁之上的。

  见看不清房间内死尸的面貌,暮子方有些心急的身旁的丫鬟说道:“把房间内的蜡烛点亮。”

  ……

  “呼……”

  房间的蜡烛一根根被点亮了,瞬间房间亮如白昼,原本黑暗的角落尽收眼底,当然,那被吊死在悬梁上的人也不例外。

  ……

  “是他……”看清死者面貌,一旁暮寒雪瞳孔不由一缩,有些诧异。

  “暮姑娘,此人是福威镖局的人吗?”

  “不是。”暮寒雪摇头道,“他叫陈飞,是我爹的好朋友。”

  ……

  “把尸体放下来。”认清死者是身份,瞬间,暮子方心如刀绞,自己的结义兄弟竟会死在自己的府内,这是谁也接收不了的事实。

  ……

  “趴!”

  也就在尸体放下之后不久,一伙人一拥而上,将尸体团团围住,而这群人中凑在最前面的就是暮子方,此刻他正仔细检查着地上尸首。

  “暮老弟,你有何发现。”一旁,萧道成问询道。

  “陈贤弟的尸体尚有余温,应该才死不久。”暮子方说明道。

  “如此说来,陈老爷是不久前上吊的。”萧道成问询道。

  对此,暮子方摇头道:“不,贤弟他并非自杀,应是他杀。”

  “他杀?不知暮老弟有何凭证。”萧道成不解道,陈飞明明是吊死在房梁上的,而且他脚下还有因为垫脚而倒下的椅子,这完全符合自杀的迹象。

  “大人你看,陈贤弟脖子上的勒痕。”暮子方说明道。

  “这勒痕有什么问题吗?”萧道成不解道。

  “大人有所不知,陈贤弟若真是上吊自杀,他脖子上的勒痕应该只有半圈,可现今,情况却大不相同。”

  萧道成默默看了看死者的尸体,惊讶道:“脖子上全是勒痕。”

  “因而我敢肯定,陈贤弟应该是先被凶手勒死尔后才被吊死在这房梁上的。”暮子方说明道。

  ……

  房间内,暮子方已知陈飞是被人勒死的,不时他眼角不断抽搐着,似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于是对这身旁的福伯质问道:“福伯,是你安排陈贤弟睡这红娘房间的吗?”

  “不……不是,老奴记得将陈老爷安排在隔壁的四号房间,不知怎的,陈老爷竟跑到五号房间来了。”福伯不解道。

  听见福伯这么一说,暮子方好似明白了什么,便对四处的仆人说道:“今天是谁送陈老爷来这房间的。”

  “启禀老爷,是……是小的。”不久,只见一位三十多岁的仆人吓得口齿有些不清道。

  “是你?”暮子方见眼前答话之人正是红娘的弟弟,似乎明白了什么,再次问道,“来福,你确定是你将陈老爷送到你这五号房间的。”

  来福见暮子方的责问,不由胆怯道:“不,不……奴才记得当时是将陈老爷送到四号房间的,可不知怎的陈老爷就死在五号房间了。”

  ……

  一旁,萧道成听着来福的回答,冷嘲热讽道:“依你说来是死者自己走到这五号房间的?”

  听着这话,来福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只能勉强说道:“不,不,奴才不是这个意思……这事究竟如何,奴才也不知。”

  “不知,那本官便来告诉你吧,是你把陈老爷带到这个房间,也是你将他吊死在这房梁之上。”萧道成气愤道。

  来福一听,吓得跪地道:“大人,冤枉啊,奴才怎么可能杀陈老爷。”

  ……

  “大胆奴才,还敢狡辩,这里只有你有杀人的时间,也只有你有杀人的可能。”萧道成厉声道。

  “小人冤枉啊,大人,您可不能仅仅凭此就妄断小人之罪啊。”来福哀求道。

  “哼,妄断,那你告诉本官你可有证据证明自己不是凶手。”萧道成问询道。

  听到证据二字,来福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忙解释道:“有,有,小人记得当时送陈老爷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李管家打算离开庭院,这点李管家可以作证。”

  “福伯,这件事是真的吗?”暮子方问道。

  ……

  听此,福伯赶忙解释道:“启禀老爷,来福他并没有说谎,当时奴才送穆老爷回房间,回来的路上,正好碰到来福从四号房间出来,他曾跟老奴一起出了庭院,这点老奴可以作证。”

  ……

  正午时分,大事大伙正在给暮子方贺寿,陈飞和穆贺都吃醉酒了,是福伯和来福将他二人送到客房的。

  而且福伯记得当时自己是将陈飞安排在三排的四号房间,将穆贺安排在二排的五号房间,因此福伯送穆贺去房间,因而回去的时候正好看见来福从四号房间出来。

  ……

  “福伯,此事你确定你没有说错,来福真是从四号房间出来的。”萧道成质疑道。

  “大人,小人不敢说谎,且小人在福威镖局干了三十余年,对房间的排序还不至于弄错。”福伯肯定道。

  “而且……”这时福伯又插话了。

  “而且什么?”萧道成问询道。

  “而且红娘房间的钥匙似乎只有刘管家才有,来福用在红娘的房间杀死陈老爷,似乎也不太可能。”福伯解释道。

  ……

  听这么一说,暮子方似乎意思到什么,赶忙向刘管家问道:“刘管家,红娘房间的钥匙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有吗?”

  一边,刘管家一经询问,不由有些哆嗦道:“老,老爷,红娘死后,房间的钥匙一直由老奴保管,十几年来从未离身,其他人应该没有。”

  萧道成一听刘管家这么一说,朝着他冷哼了一声,问责道:“这么说来凶手就是你咯。”

  刘管家一听自己是凶手,吓得大气一喘一喘,连连求饶道:“大……大人,小人冤枉啊。”

  “冤枉,这房间只有你能打开,而且四周并无容人进入的窗口,你说凶手不是你还是鬼不成。”萧道成质问道。

  “这……”听到萧道成的质问,刘管家口中不停喘着粗气,差点吓晕过去,确实,在场的人群似乎除了他,其他人并没有杀人的可能。

  ……

  “大人,不知在下能不能说上几句。”这时,一直在旁侧静静聆听的楚尘终于开口了。

  楚尘话一出,萧道成便将目光移向楚尘,见楚尘不卑不亢,气度不凡,有着难得的贵雅之气,料其必是世家大族之子,语气不免收敛几分道:“你说。”

  “方才暮老爷曾说,死者是被凶手吊死在横梁之上,若此,凶手应有足够的力气,而刘管家人已年迈,似乎并不具备这力气。”楚尘进解释道。

  ……

  听着楚尘的解释,在场众人面面相觑,纷纷点头,同意道:“是啊……”

  ……

  见众人都在质疑自己,萧道成羞愧难当,确实刘管家是半边身子都快入土之人,岂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将死者吊起,光凭这点完全可以证明他不是凶手。

  ……

  “这……这本官当然知道,本官如此行事实为欲擒故纵,好让凶手放松警惕,漏出破绽,此等谋略岂是你这初出茅庐的小子所能理解的。”萧道成勉强解释道。

  “如此说来,大人可谓深思熟虑,是小人僭越了。”楚尘‘奉承’道。

  “哼,这是自然。”萧道成一脸得意道。

  “那我想大人也应该知道死者是如何死在这房间里的了?”楚尘问道。

  听到楚尘这么一说,萧道成一时语塞,口中支吾道:“这……这,莫非你知道。”

  “在下不知。”楚尘摇头道,“不过死者本该睡在隔壁房间,最后却死在红娘的房间,且红娘的房间一直紧锁,似乎很难想象凶手是用何种手段将陈老爷吊死在房梁上的。”

  “确实,这样的事情常人难以办到。”暮子方说明道。

  ……。

  “常人难以办到。”听着暮子方的话,萧道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紧张,似乎想到了什么,支吾道,“难道说是。”

  “是什么?”楚尘问道。

  此时,萧道成脸色煞白,身上一事渗出许多冷汗,惊愕道:“是鬼。”

继续阅读:第八章 问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