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突变
七玄2018-12-17 11:535,673

  佛堂内,楚尘见手中的六玄令被黑衣人夺取,但他并不惊讶,仿佛此事他已预料到一般。<p>  ……<p>  “你一直在跟踪我?”突然,楚尘开口道。<p>  一边,那黑夜人见已从楚尘手中抢下六玄令,似乎不再害怕暴露什么,回应道:“不错,从你离开胡威镖局后,我就一直跟着你了。”<p>  “福威镖局?”听见这四个字,楚尘有些肯定道,“你对我的行踪如此熟悉,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福威镖局的人。”<p>  “你可以这么说。”那黑夜人点头道。<p>  “而且我们相互之间应该也见过面。”楚尘进一步问道。<p>  “不错,而且相见的次数还不少。”那黑夜人笑答。<p>  “如此说来你应该是我所熟悉的人,但福威镖局内,我熟悉的人并不多。”楚尘回应道。<p>  听此,那黑夜人显得很有自信道:“那我应该算其中之一。”<p>  “若事情真如你所说,我想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楚尘肯定道。<p>  “哦,是吗?”听着楚尘如此肯定的话,那黑衣人不免冷嘲道,“虽说你可能知道我身份,但我敢肯定,你知道的一定是错误的。”<p>  “为什么?”<p>  “因为没人知道我是谁,也不可能有人知道。”黑衣人保证道。<p>  “你这么肯定?”楚尘反问道。<p>  “当然,要不我又岂敢如此毫无顾虑地出现在你身边。”黑衣人自信道。<p>  楚尘的本事黑衣人早已见识,一些细微的出错都会引起他的注意,但对于这黑衣人似乎并不怕,好似早已料定楚尘猜不出他的身份。<p>  ……<p>  “当然,你能如此有恃无恐自然有你的原因,因为有谁会相信已经死的人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抢你的东西呢,你说对吧?”楚尘笑道道。<p>  要胖,黑衣人听楚尘如此一说,顿时眉头一皱,眼神一紧,表情不在像以前那么自傲:“你……你知道我是谁?”<p>  “方才我不是说了吗,莫非阁下还要我再说一遍。”<p>  黑夜人见楚尘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仍是硬气道:“哼,故弄玄虚,若你真知我是谁,为何现在还不说出我得身份。”<p>  “看来阁下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当然你会这样我也不会感到吃惊,谁要你是福威镖局的总镖头,暮子方。”楚尘说出黑衣人身份,继而问道,“不知我说的对不对。”<p>  一旁,黑夜人见楚尘的答案,瞬间,面色一僵,有些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你……你。”<p>  见黑衣人神色如此慌张,楚尘更加肯定道:“看来我没有说错。”<p>  “哼,这一切都是你的推测,大家都知道暮子方已经死了,又有谁会相信你说的话。”那黑衣人回避道。<p>  “不,他并没有死。”楚尘反驳道,“因为死的那人并不是他,而是与你交易的西域商人。”<p>  “你认识那西域商人?”黑衣人吃惊道。<p>  “不,我并不认识,只是那天在府上做客时碰巧与他见过一面。”楚尘说明道。<p>  那日,楚尘去找暮寒雪,曾在路上碰到徐子陵送那西域商人离开,因而才有了眼前这一幕。<p>  “那你和他可真算有缘……不错,那西域商人与暮子方的确有几分相似,但死者不可能是他,因为他在拿到六玄令之后便已离开苏州,试问暮子方如何找到他,又如何能将他杀死。”黑衣反驳道。<p>  ……<p>  “不,你说错了,其实他并没有离开。”楚尘摇头道,“因为在这之前,你发现自己被徐子陵跟踪,因而他不敢离开,而是选择在闹市住下,也正是这个缘故,你不得不在黑夜将他绑来福威镖局。”<p>  ……<p>  “你……你竟连这事也知道?”显然,楚尘说的话完全出乎黑衣人的预料,因为一开始他都认为这事似乎除了他并没有人知道。<p>  “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是暮姑娘告诉我的。”楚尘回应道,“在徐子陵死的那个晚上,她曾见你带着一个装人的袋子偷偷摸摸的进入福威镖局,联系上之前你的死,我想要猜出麻袋内的人是西域商人并不难。”<p>  ……<p>  “看来你并没有胡说。”眼前,黑衣人见楚尘推测得分毫不差,知道身份无法再隐藏下去,便揭下面具,继续问道:“但你是如何发现我并没有死的。”<p>  ……<p>  一旁,楚尘见暮子方漏出真容,便知自己推断没错,于是解释说道:“其实这也仅是我的推测,并无十足把握。”<p>  “喔,我倒要听听你是如何推测的。”暮子方问询道。<p>  楚尘解释道:“其实整件事应该从红娘杀人案说起,自陈飞,穆贺,萧道成接连死后,你害怕凶手报复,于是想到了假死的方法。”<p>  “但要大家认为你死了并不容易,首先大家与你相处甚久,若是用寻常的尸首恐怕很容易被别人发现,于是你想到了与你长得相似的西域商人。”楚尘解释道。<p>  暮子方得意道:“非常精彩的推理,但我看事情恐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西域商人虽说与我有几分相像,我要瞒过其他人可以,但要瞒过与我朝夕相处的女儿却很难,试问这天底下有几个人会不认识自己的父亲呢。”<p>  “不错,仅凭相似的外貌你很难瞒过暮姑娘,为此你不得不想一个办法。”楚尘解释道。<p>  “什么办法?”暮子方问道。<p>  “让暮姑娘不得不相信的办法。”楚尘说道。<p>  “但要欺骗最熟悉你的人似乎很难。”暮子方反驳道。<p>  “不,并不难。”楚尘摇头道,“你只需做好伪装,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就算再熟悉你的人也有可能上当……一天前的刺客刺杀案,不知暮镖头可有印象。”<p>  听着楚尘的问话,暮子方眼神一愣,似乎意识到不对,但还是假装道:“当然,当时的情况真可谓有惊无险啊……”<p>  “不,暮镖头,你说错了,那并不是刺杀,换句话说根本不存在什么刺杀,这一切都是你瞎编。”楚尘说明道。<p>  “哦,听你之言,我是故意与你们消遣不成?”暮子方笑道。<p>  “不, 你这样做当然有你的目的。”<p>  “什么目的?”暮子方问道。<p>  “就是让我们看你手肘上的剑疤。”楚尘解释道,“在假装被刺后,你故意露出手肘上的剑疤好让我和暮姑娘看见,至此我们就会想当然的以为剑疤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因而当暮姑娘看见死者手臂上的剑疤时,就不会对你的死起疑了。”<p>  听见楚尘的话,暮子方眉头皱得越来越厉害了:“但就算你知道这些又有何用,死者手肘上也有剑疤,你怎知死的不是我。”<p>  楚尘言明道,“确实,你伪装的手法非常高明,但万事没有绝对,你错算了两点。”<p>  “哪两点。”<p>  “第一便是你身上除了衣服被划破,并无半分剑伤,你应该知道,凶手能一剑宛如无痕般的杀死萧道成武功岂是等闲,若他真要刺杀你,我想并不是划破你的衣服这么简单,这点不得不让人起疑。”楚尘解释道。<p>  “的确,但我相信仅凭这点你只能推断出刺杀的戏份是假,但不至于让你肯定房间内死的并不是我。”暮子方肯定道。<p>  “在此就不得不提第二点了。”楚尘解释道。<p>  “那第二点是什么。”暮子方不服道。<p>  “就是你身上的剑疤。”楚尘问道。<p>  “哦,难道那剑疤有假?”暮子方反问道。<p>  “不,那剑疤的确是真,但它并不是你身上的剑疤,而是死者身上。”楚尘解释道,“若暮镖头要否认的话,可以掀开右手的衣袖证明。”<p>  “不必啦,你说得没错,那剑疤的确不是我的。”暮子方无可反驳道,但想起自己伪造的剑疤与那西域商人几乎一模一样,楚尘是如何发现的呢,于是暮子方再次问道,“你是如何发现这剑疤不是我的呢,你与我并不熟,要想发现这一点,对你来说应该很难,莫非剑疤有什么不对之处。”<p>  “不,剑疤本身并没什么不对,但要放在你身上那就不对了。”楚尘说明道,“暮镖头亲眼见过死者手肘的剑疤,你应该知道这剑疤很深,如此深的剑痕应该是被什么人挑了手筋,试问一个断了手筋的人又岂有力气在此挥剑。”<p>  楚尘的一番话令暮子方忍不住害怕,看来他一早就知道死的并不是自己了,可他为什么不说,莫非有什么企图。<p>  “看来,此事真瞒不过你,不错,死的那人确实是那西域商人,前几日我曾将他抓到福威镖局,本意是问出他六玄令的去向,但他执意不说,因而我只好杀了他,利用他的尸体避祸。”<p>  “但我看你的目的应该不止如此。”楚尘反驳道。<p>  “哦,是吗?那你说说看,我还有什么目的。”暮子方反问道。<p>  楚尘回应道:“或许你想通过我找出六玄令的下落。”<p>  “哈哈哈,看来所有事真瞒不过你。”暮子方笑道,“不错,我心中也有这么个打算,我知道你很聪明,若由你来检查他的尸体,或许能帮到我什么,果然,你没有让我失望。”<p>  “我的确没让人失望过,特别是对暮镖头。”说到这,楚尘的话锋突然一转,继续说道,“不,更确切的说,应该说是柳无双才对……”<p>  听到柳无双这三个字,暮子方心慌意乱,一身冷汗直接从体内渗出,因为足足有十七年没人叫他这个名字了:“你……你怎知我以前的名字。”<p>  “这也是推测而出。”楚尘说明道,“不久前,我曾从福伯口中得知你是在十七年前被暮老爷带回福威镖局的,这让我想起了十七年前突然消失的西域双煞,据江湖传闻,他两是对孪生兄弟,其中一人也曾被暮老爷挑了手筋,另一人则下落不明,依据这些我想要猜出你的身份应该不难。”<p>  听了楚尘的解释,暮子方不再心慌,反而大笑道:“果然,很多事情要瞒不过你很难,的确,我的真实名字是柳无双不解,但这又何,只要杀了你,这世上依旧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p>  “你或许说得没错,但我死之前能否请教你一个问题。”楚尘丝毫不惧道。<p>  “你说?”对于楚尘的请求,暮子方并不拒绝,在他看来楚尘反正是将死这人,事情知知多知少又有何用,“只要我知道,我知无不言,算是你替我找到六玄令的回报。”<p>  “你与暮姑娘是否有血缘关系?”楚尘问道。<p>  “你为何会这么问?”暮子方不解道。<p>  “因为我觉得没有。”楚尘回应道。<p>  “有时候你的直觉真让人感到可怕。”暮子方承认道,“不错,她并非我女儿,不过我能活到现在也该感谢她,当初暮老鬼若不是她女儿怀下这野种,他又岂会饶过我。”<p>  “看来这次我也没有猜错。”听到暮子方这个回答,楚尘内心平静了许多,这结果似乎比暮子方是暮寒雪的父亲更愿意让他接受。<p>  “难道这你也早就知道。”暮子方诧异道,在楚尘来胡威镖局之时,他和暮寒雪之间的关系一直保持得不错,按理来说不应该有人怀疑他们的父女关系才是。<p>  对于暮子方的提问,楚尘摇头道:“不,我并不知道,但我相信虎毒不食子,若暮姑娘真是你亲生女儿的话,我想你的心肠再歹毒也不至于害她性命。”<p>  “哦,你说,我如何害她?”暮子方平静道。<p>  “从你让暮姑娘独自押送六玄令便可看出。”楚尘解释道,“其实这就是一个骗局,因为你委托暮姑娘所押运的六玄令一开始便是假的,你这样做无非是想假借江湖人士的手将暮姑娘杀死,不知在下说得对不对。”<p>  对于此事,暮子方承认道:“不错,这的确我设的局,其实在她去金陵接镖时我便放出消息,说六玄令在她手中,如此一来,武林之人为抢夺六玄令必会对他暗下杀手,可谁想她命不该绝,竟活着回来了。”<p>  不一会儿,又听暮子方怨恨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我非但想要她的性命,我还要了她母亲的性命,要了她爷爷的命,当年正是我安排了陈飞,穆贺两位兄弟将她母亲勒死的,也是我在暮青峰的饭菜中下毒,让他在与天池怪人相斗时毒发而亡,要不然凭他与楚盟主的本事岂会死在天池怪人的手中。”<p>  一旁,楚尘听见天池怪人,神色不由一紧,忙问道:“你说当年是你下毒害了暮青峰老前辈。”<p>  “没错。”<p>  “不,你不可能办到。”楚尘摇头道,“非说暮青峰老前辈武功盖世,就是江湖阅力也非常人能及,你若真在他饭菜中下毒,他岂会不知。”<p>  “的确,让他中毒,且不让他发现,这很难,但凡事都有可能。”暮子方说明道,“楚公子,你可听过落雁沙吗?”<p>  一旁,楚尘听见这个名字,不由惊讶道:“是唐朝遗留下来的奇毒落雁沙?”<p>  落雁沙,无声无味,且没有解药,更可怕的是食用者并不会发现自己已经中毒,这毒会在日积月累中蚕食你的生命,特别在你使用内力的时候,更会加速人的死亡。<p>  但落雁沙这种毒在唐朝就已失去踪迹,如今遗留下来的可谓少之又少,暮子方是如何得到的。<p>  不,他不可能得到,必是有人交给他的,于是楚尘问道:“落雁沙非说现在,就是几百年前也非常稀少,我想凭你的身份不可能得到。”<p>  “不错,这落雁沙的确不是我的,而是他人赠送给我专门对付暮青峰的。”暮子方说明道。<p>  “那人到底是谁。”楚尘问道,他清楚,若自己能问出此人身份,十五年前的案子或许很快就能破解。<p>  “其实我也不知他到底是谁,因为每次我与他见面,他都带着猿猴面具。”暮子方解释道,“虽说我不知他的身份但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能猜此人与暮青峰很熟,而且江湖中的地位应该也不低……”<p>  “猿猴面具?”楚尘口中喃喃自语道,不多时,他又向暮子方问道,“到如今我还有一事不明,就是暮家上下待你不薄,你为何要置他们于死地。”<p>  “待我不薄?”暮子方苦笑道,“哼,十几年过去了,我会不知暮青峰让我入赘暮家的原因,就是为了他女儿的名声,且暮青峰那老贼在世时就将福威镖局过继到她娘两身上,只有她两在一天,我就不可能是福威镖局的主人,这都是他们欠我的。”<p>  “可笑,暮老爷饶你性命,与你有恩,你不但不思己过,反而恩将仇报,你这种人死不足惜。”楚尘呵斥道。<p>  “哈哈哈,死不足惜,你说的没错,但可惜现在要死的不是我,而是你。”暮子方笑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该送你上路了。”<p>  ……<p>  “不,你不会杀我。”楚尘笑道。<p>  眼下,暮子方一步步向楚尘逼近,眨眼间一股肃杀之气倾泻而来:“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说的对不对。”<p>  “对与不对,你看看手中的六玄令便知。”楚尘提醒道。<p>  暮子方听楚尘如此一说,不知为何,心里一阵发慌,他得到这六玄令之后并没有仔细看,难道说这六玄令有假。<p>  匆忙间暮子方看了看手中的六玄令,发现这六玄令的确是假的,见此,他怒将手中假的六玄令摔在地上,双眼血腥,直瞪楚尘,逼迫道:“真的六玄令在哪。”<p>  “你真要知道?”楚尘轻笑道。<p>  “当然。”<p>  “那我告诉你,并不在我手中。”<p>  听着楚尘的话,暮子方快要气得发疯了:“那在谁手中?”<p>  “在我手中。”<p>  话说罢,只见庙堂佛像后侧突然走出一年轻的女子,只见她右手持剑,双眼已失去往昔的温和,只遗仇恨,此刻正恶狠狠地盯着暮子方。显然,方才楚尘和暮子方的答话她都听见了。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归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