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意外
七玄2018-12-16 17:403,028

  黑夜,暮寒雪一人静静坐在树下思考问题,今天发生了太多意料不到的事了,以至让她现在还没缓过神来。

  一旁,楚尘静静站在离暮寒雪不远处的地方,他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呆着,在暮寒雪的身边,等着。

  “楚大哥,你觉得福伯说的话是真的吗,我真不是我爹的女儿?”

  对此,楚尘不好说明,只能推脱道:“此事我不好判断,但我知道一人,他或许知道事情的真相。”

  “是谁?”暮寒雪问道。

  “你父亲,暮子方……”楚尘言明道,他的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暮寒雪现在去找暮子方,向他问明真相。

  “可……可我不知该如何开口。”暮寒雪为难道。

  明白暮寒雪的难处,楚尘应承道:“暮姑娘要是不嫌弃的话,此事就交给我吧。”

  ……

  “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也就在楚尘和暮寒雪商定之际,府内的丫鬟突然跑了过来,此刻她的脸色非常难看,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小翠,你怎么了,怎如此着急。”暮寒雪问道。

  “小姐,不好了,老爷他,老爷他……”小翠喘着大气颤颤巍巍地说道。

  “我爹他怎么了?”暮寒雪焦虑道。

  “老爷他去世了。”

  “什么……”

  一旁,听闻消息的暮寒雪根本没心思询问这件事情的真假,而是直接跑到暮子方的房间,她不相信,先前还好好的父亲,现在就死去了。

  ……

  福威镖局,暮子方的房间,暮寒雪和楚尘纷纷赶到。

  这时,两人一进门便看见靠在椅子上的暮子方,小翠说的没错,暮子方确实死了。此刻的他的头向上仰着,双眼几欲爆出,眼角留有余白,显然,他是被人勒死的,且脖子上有一道很明显的勒痕。

  ……

  一边,暮寒雪看到了暮子方的死状,似乎并不相信,因为在她的意识中,暮子方是非常聪明谨慎的人,她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这般轻易的死去,死的这人可能另有其人。

  “不……他不是我的父亲。”暮寒雪摇头道。

  虽说死者的样貌与暮子方非常相似,但她并不承认死的这人是暮子方,因为在暮寒雪回家那天,她曾亲眼看见西域商人的样貌与他父亲相差无几,或许死的这人是西域商人,并不是她爹。

  暮寒雪默默祈祷着,她希望事情真如她所料的那样,但说实话,她也不敢确信,毕竟西域商人早就离开金陵了。

  突然间,暮寒雪像是想起了什么,只见她撸开死者的衣袖,据了解,暮子方右手有一块很大的剑疤,若死者手臂上有剑疤,那么可以肯定,死的这人是暮子方无疑。

  “呼……”

  不多时,死者的衣袖慢慢撸开,渐渐的,一道剑疤出现在暮寒雪的眼前,看见这个剑疤,她清楚眼前死的这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她爹,想到这暮寒雪的内心瞬间崩溃。

  “爹……”

  知道暮子方已死,暮寒雪忍不住大哭起来,显然,此刻她不在想自己是不是暮子方的女儿,因为那已经不重要了。

  ……

  一边,楚尘看着一旁难过的暮寒雪,心中也不好受,他本想安慰上前安慰这接连遭遇不幸的女孩,但他根本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安慰道:“暮姑娘,请节哀……”

  对于楚尘的话,暮寒雪并没有回应,这种情况,换做任何一人恐怕也不会回应。

  “或许我说的话暮姑娘听不进,但我还是要说,因为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楚尘说道,“这一切都会慢慢过去,我希望暮姑娘能向前看。”

  不知为何,看着暮寒雪这么难过,楚尘心中也有些希望死的这人不是暮子方,哪怕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因为这样暮寒雪也不会这么难过了。

  但人死不能复生,现在楚尘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出杀害暮子方的凶手,替他报仇,这或许是他现在唯一能为暮寒雪做的事了。

  “暮姑娘,接下来我要去找杀害你爹的凶手,你愿意跟我去吗。”楚尘开口道。

  其实楚尘在发现暮子方的尸体时,他曾仔细检查了暮子方的尸体,虽说他身上除了脖子上的勒痕外,其他并无什么可取之处,但楚尘却通过仔细的检查仍找到了一些关键的线索。

  一旁,暮寒雪听进了楚尘的话,她擦干了眼泪,不在沮丧,尽管这世上没了依靠,但她能够变得更加坚强:“楚大哥,我去。”

  黑夜下,楚尘和暮寒雪一同离开了福威镖局,不知往何处而去。

  ……

  这几日福威镖局内发生了太多可怕的事,先是府内之人接连被杀,虽说最后凶手被抓住了,当这并不意味着结束,因为暮子方也死了,这也意味着除福伯之外,福威镖局内还藏有一位凶手。

  在离开福威镖局不久,楚尘孤身一人来到寒山寺,他来寒山寺非是要去烧香拜佛,因为现在已过了拜佛的时间,而是另有目的。

  眼见楚尘见寺庙之门紧锁,赶忙上前轻扣门扉,继而一位小师父慢慢将寒山寺的大门打开,那和尚见楚尘衣服书生打扮,不由问道:“请问这位施主有何贵干?”

  “不瞒师父,在下因天黑赶路,错过宿头,路经宝刹,向来借宿一晚,还望大师行个方便。”楚尘说明道。

  那小师父见来人是来住宿的,心中难免芥蒂,佛寺本就入不敷出,岂有钱接待显然,于是有些为难道:“这……”

  “大师不必担心,在下此来并不白住,待会自有川资奉上。”楚尘解释道。

  那小师父一听如此,便答应道:“好吧,施主你跟我来。”

  说罢,小和尚打开寺院大门,带楚尘进入,而楚尘一进入寺庙也没闲着,立刻向小和尚打探道:“小师父,请问这寺庙的佛堂坐落何处。”

  那小和尚一听楚尘之言,想起佛堂内藏有佛像金身,心中难免起疑,寻常借住的书生岂会关心这佛堂之事,莫不是些偷鸡摸狗之辈,特来佛堂寻些便宜。

  ……

  而楚尘一见小师父起疑,连忙解释道:“小师父不必疑心,在下问询佛堂落处只为诚心礼佛,以望日后能得到佛祖的庇佑,顺便为贵寺添些香油钱。”

  “施主言重了,您宅心仁厚,小僧岂敢怀疑。”小师父解释着,不多时,只见他笑着指着前面的一处大庙说道,“施主请看,佛堂就在前面,但施主想要礼佛,怕已错过了时辰,我看还是等明日了。”

  楚尘双眼望着前面的寺庙,笑道:“小师父所言极是,现在已是深夜,在下也只好等明日了。”

  ……

  “客房就在前面,施主请跟我来。”

  “有劳啦。”楚尘客气道,说着,两人一同离开庭院,往客房而去。

  ……

  时间才过不久,那小师父便将楚尘带到一处客房,在提醒到明日礼佛的时辰之后便自个离去了。此刻,偌大的房间只剩楚尘孤身一人,见四处空无一人,楚尘明白是时候动手了,于是悄悄走出房间,独自往佛堂而去。

  ……

  显然,楚尘此次前来寒山寺非是为了借宿,而是另有目的,若不然好好的福威镖局不待,偏要来这较为偏远的寒山寺呢。

  ……

  只见不一会儿,楚尘来到佛堂,见佛堂之门并没有紧锁,他径直走入,直接来到佛像面前。

  “呼呼呼”

  黑夜下,寒风袭来,佛天内,庄严的佛像矗立在楚尘的面前,但他似乎并没有拜佛的打算,而是直接走到佛像旁侧的大鼎边,不多时,只见楚尘伸出右手,摸进身旁香炉的香灰之中。

  四处摸索了一会儿,突然,楚尘轻声一笑,似有发现:“这东西果真藏在这里,看来我没有猜错。”

  话说罢,只见楚尘从香炉内取出一块牌子,仔细一看,这牌子不是其他什么东西,而是六玄令。

  六玄令竟藏在佛堂的香炉之中,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没人会相信。

  但事情并不像楚尘想象的那般,因为在他拿出六玄令之时,似乎已被人盯上,只见刹那,从佛堂外窜出一个人影,他身子轻轻一掠,快速绕到楚尘跟前,也就在这时,黑衣人的右手一探一拿,眨眼间六玄令竟从楚尘手中脱出,落入那黑衣人手上。

  此刻,黑衣人见六玄令已经到手,便大笑起来:“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如今这六玄令终是落到我的手上。”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突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