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认不清
茄丝2018-12-29 22:582,142

  这晚对许巍山来说是最煎熬的一夜,他在等罪恶的审判,或者等恶鬼把他带走,脑子一片空白,屋外的汽笛声让他找回意识,感觉屋里的阳光迫不及待的想逃离此屋,刚要动,才发现腿脚已经麻木得失去知觉,艰难的在地上躺着。

  麻木感从神经里传入骨髓,使他变得乏力,过了很久都不见警察来带他走,不由的自嘲起来,不知道这样的折磨何时是个头,等阳光逃离窗户,许巍山肢体能动,透过窗看向外面,很是安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尸体,也没有血迹,路人自然走过,之前的一切好像是梦。

  “难道是这屋的鬼帮他处理掉?或者是那个一直敲窗的女鬼”心里泛起了疑惑,难怪警察一直没来,可不管怎么说他算是杀人了,被审判是迟早的事,在房间里关了自己一天,课都不去上了。

  拿起手机拨打房东的电话,想向他了解更多关于此处的事,怎么也打不通,一会儿说是不在服务区,一会儿说是空号。

  到了晚上,那个烧纸的人居然又出现了,许巍山担心了一天,可是他并没有死,便想到他也是鬼,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拿起手机,回想以前的种种,房东也是鬼,也就是自己租了鬼的房子,怎么会有这么邪乎的事,恰巧被自己碰到。

  许巍山走出去想问问,顺便看看这人是怎么回事,心里虽然害怕,但有些事他还得面对,他问陈业军:“这房子是怎么回事?”

  他才发问,陈业军顿时跳起来,将许巍山扑倒,激愤的说道:“我不会走的,我哪也不去,我已经躲得够远了,为什么还要逼我?为什么还要逼我?”

  许巍山一句话也说不上来,静静的看着那张空洞的脸,那张干瘪没有一丝血肉的脸,陈业军说什么已经不重要,许巍山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想要把他推开,可自己被他抓得死死的,无法动弹。

  “放开我!放开我!”

  “为什么要逼我?我只是等儿子,为什么要逼我?”陈业军死死的压住许巍山,好似很久没吃饭,眼前就有一块大面包,任凭许巍山反击,他都毫不动摇。

  “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

  陈业军想要杀了许巍山,昨天许巍山砍下他的头,让他积怨爆发,等儿子本就是一件焦虑的事,现在终于有地方发泄了,然而下一刻他畏惧了,立刻松开许巍山,对着鬼屋作揖磕头,然后继续去烧纸,一副唯唯诺诺的害怕样。

  许巍山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跑进房间把门关死,见陈业军害怕的样子,那么这里住着一个怎样的怪物?他又为何一直不出来对付自己。

  不对,他已经出手了,是想慢慢的折磨许巍山,可这样又有何意义,许巍山觉得可笑,可自己又无可奈何,没有那能力,就只能认命。

  不一会儿,那救命声又传来,依然还是那个人,每晚都来敲窗求救,这一敲就是一个月,真不知道她是咋想。

  许巍山还是不敢去搭理她,捂着被子瑟瑟发抖,这种倒霉事怎么就被他遇上,又是一个平安的夜过去,许巍山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种种迹象表明他难逃魔爪。

  天刚明,那个敲窗的女人不在了,许巍山跑到教室坐着,希望找刘子帮忙看看,他在焦虑中等待着,感觉时间无比的漫长,直到有学生陆陆续续的赶到教室上课。

  终于,他看到三个熟悉的身影,却不认得他们谁是谁,脸变得很模糊,不管许巍山怎么努力,就是看不清三人。

  许巍山心里很纳闷,为什么会这样,刘子他们见到许巍山,装作没看见的避着他坐,三人刚坐下,许巍山一下子就坐了过来,他看不清脸,但还是认得衣服的,激愤的对刘子说道:“我见到他们了,你一定要救救我,还有我手上有个莫名的印记,现在我不能离开那破楼了,你一定要救救我”

  “我不是刘子,我是仓雨,你怎么能把我认错”

  “我是刘子,他不是仓雨,他是大江,你是怎么了?既然分不清我们三个?是不是得脸盲症了”

  “我是大江,他不是刘子,你应该能用声音分辨,你这是怎么了?你到底遇到了什么?现在憔悴得分不清我们谁是谁”

  ……

  许巍山被他们绕晕,其他人能看见,就是他们三看不清,说也奇怪,有种被屏蔽的感觉,许巍山大吼道:“不管你们谁是刘子,一定要救救我”

  三人沉默片刻,异口同声的说:“他在联系高中同学,你再坚持几天,否则没人能救你,以后都别来找我们了,我们很害怕”

  听了这话,许巍山当场翻脸,在他落难的时候,这朋友太不可靠了,他很气愤,气冲冲的走了。

  其实刘子三人见许巍山来上课,就已经很害怕,他过来搭话,却分不清他们谁是谁,更验证的刘子的说法,许巍山真的中邪了,而且还不清。

  刘子和仓雨心里暗喜,这样许巍山就不会给他们带来不祥,可同时也很担心他,一直努力的试着联系高中同学,找他救命。

  许巍山回到租房,气愤的摔东西,想把这房子拆了,不管他如何发飙,如何的痛苦,没有人会注意和在乎,孤独感让自己失去所有的感觉。

  到了晚上,陈业军依旧在那烧纸,女鬼继续来敲门,许巍山躺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一直不明白为何这么倒霉。

  如果给他分配的室友不是那些人,他就不会出来租房子,也不会被折磨成这样,许巍山慢慢的把胆怯转化为恨意,迁怒于他的舍友,认为都是他们的错,都是他们害的。

  第二天醒来,依旧是平安的一夜,他的恨给了他几分精神,整理一番就往宿舍跑去,他想把室友拉进来,让他们也尝尝这种恐惧。

  进了房间才发现,自己虽然很恨他们,可还是下不了手,也不知道该如何把他们引入其中,倒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