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半边身
茄丝2019-01-07 21:262,122

  “活人!活人来阴间了,活人来阴间了……”

  许巍山只是听到这句话,这儿顿时沸腾起来,这是何等稀奇的事,鬼魂蜂拥追来,哥哥张牙舞爪,它们的身后有无数的钢爪伸来。

  许巍山回头看了一眼,从很远的地方不断的伸出钢爪,好像抓娃娃似的抓那些鬼魂,被抓住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却无法逃脱利爪的束缚。

  “快走啊!”女鬼见那钢爪不断的往她方向伸,她堆了许巍山一把,两人便在深渊上空行走,许巍山小心翼翼的快步前行,随后深渊注满了谁,两人也慢慢的背水淹没,许巍山感觉自己不断的下沉,将要被淹死在此处。

  女鬼拖着他一直往水面上赶,水下伸出许多透明的手,想要把他们拖入深渊,女鬼一心想要逃离这里,她还有夙愿未了,必须逃出去。

  这时天空上的钢爪伸入水里抓他们,被女鬼避过,反而抓住会下的手,双方竭力的往回啦,透明的手不断的被扯断,整条河水瞬间沸腾起来,不断的往岸上冲,女鬼借势努力的向对岸游去,反而被河水反冲回来两次,回到河心。

  许巍山露出水面呼吸,后方的恶鬼们在岸边徘徊,很想渡江,女鬼一直紧握许巍山不放,见他惊恐害怕的模样,两人都有可能葬身于此,女鬼给了许巍山一巴掌:“清醒点!”

  随后又吻许巍山的唇:“不用怕,我会保护你,带我离开这儿!”

  许巍山看了看女鬼,点点头,和她一起疯狂的往前游,游上了彼岸,看到的是满地血红的玫瑰,上面长满了坚硬的钢刺,女鬼气愤道:“血色玫瑰,你心里都在想什么?我是鬼你是人,我只想等你清醒,不是要牵动你的心,这满地荆棘,你让我如何过得?”

  “我没有!”许巍山说道,回头看了一眼,对岸的鬼魂羡慕的飘荡,越过深渊的钢爪却不计其数,就是想吧他们抓回去,每一个都及其凶猛。

  女鬼知道许巍山说谎,若没有牵动他的心,就不会有这满地荆棘玫瑰,女鬼弄了弄头发,在这紧急关头居然有梳妆的心,对许巍山吹了一口气。

  一边躲过钢爪的攻击,一边对许巍山说:“你还是处的吧?若我们逃离这儿,我就是你的,我会让你体验”

  她不断的诱惑许巍山,让他失了心智,随后将许巍山推向满地荆棘的玫瑰花中,让他往前跑去。

  这时的许巍山被女鬼迷惑在他的世界里,钢刺刺穿他的脚也浑然不知,随着他脚下血的流淌,前方的荆棘为他开道,一路平坦,碉楼出现在他的前方,上面有一双黑亮的眼睛盯着女鬼,女鬼害怕的把头埋在许巍山的怀中。

  过了血色玫瑰,便是踏上碉楼的三台阶梯,踏上第一个阶梯时许巍山好像被电触了一下,意识恢复清醒,女鬼此时紧握着他的手,后面的钢爪不断的伸来,许巍山拉着她往自己的房间里跑。

  刚要进门,女鬼被钢爪抓住肩膀,许巍山想要把她拉回来,胜利就在眼前,他想救下女鬼。

  用力一拉,女鬼被撕裂成两半,一般被他拉进房间,扑倒在自己身上,另一半被那钢爪抓走了。

  许巍山见那半被撕裂的身体,吓得往后坐退,嘴里不停的道歉,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随后起身看门外,陈业军依旧在烧纸,古树街道都没有变,当初发生的好像一场惊恐的梦。

  看到地上一半的尸体,他吓得跑出门去,有多远跑多远,最后还是回到门前,他心里很害怕,房间里有个死人。

  又转回门前,他想透过门缝看尸体,想了想灵魂应该没有尸体才对啊,那刚才自己拉回来的是什么?

  看那身被撕裂的衣物,是那个女鬼的,准备错,领他惊讶的是,居然看到另一半身体在敲窗,自己都被下了一跳。

  敲窗的那半身体慢慢转身对他说:“请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许巍山慌忙的跑进房间,想把地上的那半身体送出去,了怎么也弄不动,好像与地板连为一体,无法挪动,他对窗外的另一半身体说:“太沉,我弄不动啊!”

  “她不出来,你就弄不动,让我进去请她就出来了!”那半身体在窗变说道,许巍山倒是很乐意她能进来带着,给她开窗开门,她都进不来,这次许巍山不敢去带她啦。

  陈业军的烧纸突然消失,女鬼的两半身体也不见,鸡鸣天亮,白天虽然一切都很正常,但许巍山知道那两半身体肯定还在。

  折腾一夜,许巍山不敢在租房待下去了,他慌张的回到宿舍,找同学的正定药吃了,干忙躺床呼呼大睡,他现在只能白天睡觉,夜里还得与恶势力作斗争。

  这次他不敢回去了,原本想着从她那儿能获取些信息,现在却把人家分成两半,到时肯定会报复他,后半生都没有好日子过。

  见许巍山痛苦的模样,仓雨对刘子说道:“老刘,还是帮帮许巍山吧,只要能赶走那不干净的问东西就可以了,他也是咱们的兄弟,……”

  “仓雨,天天在我耳边唠叨,难道你不烦吗?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无能为力,我在试着联系老同学毛汶岳,希望他能帮忙,到时费用我们三平摊,不可能让人家白来”

  “这话你已经说了好几遍,到现在还一直没有结果,他什么时候才会露头啊?该不会被鬼魅缠上了吧!”

  “我你再联系好吧?至于何时能联系上,我自己也不清楚,许巍山看不见我们,至少是安全的,你们俩尽量的避开他,等我朋友来了再算一算。”

  那晚刘子他们请许巍山吃饭,再锅里下了料,如果许巍山被邪祟缠上了,糊魅符就会生效,短时间内无法看清施术者的容颜,从而避开许巍山给他们带来伤害。

  这样做虽然有些不道德,刘子他们需要保命,不得不这么做,只有自己避开了危险,才有可能帮助许巍山逃离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