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烧纸的人
茄丝2018-12-07 20:152,192

  仓雨坐在我书桌前,看到了许巍山的租恁合同,上边的月居然是年。也就是说许巍山的房子是500元一年,仓雨笑着说他赚大发了,许巍苦笑,房东那么好,该给的还是得给,没必要玩这种小心机。

  仓雨接着之前的话说:“哪有房间?你真会逗乐子,等寒风过去了,我再来给你暖被子,走!先约一把游戏再说。”

  那个租房信息许巍山没有撕,听到仓雨说看不见,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没有在意,笑着说:“就算是基友,也不能搞基啊!想来随时欢迎你,租金就是请我上网就行”

  ……

  北方的春天来得比较晚,到四月才感觉暖和,不再穿得厚厚的出门,独自一人生活了一个多月,有时会耳鸣,有时会心慌,这也是人体的正常反应,毕竟年轻人很难适应孤独。

  一天夜里,许巍山从网吧回家,看见门前纸在烧,还插了三炷香,那些都是烧给死人的,这让许巍山很头大,第一反映是房间死过人,他害怕,第二反应是有人故意咒他,于是大骂起来,真想把那烧纸人揪出来暴打一顿,这事太缺德了。

  当晚许巍山忐忑了许久,第二天起来烧的纸和香的灰都没有,没有证据不好找房东理论,接下来的几天夜里,还是看到纸在烧,香在燃,心里开始害怕起来。

  这么便宜的房子,环境也不错,怎么就没有人来租房,我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而且还那么实惠。

  许巍山不相信鬼神,但也有敬畏之意,拨通房东的电话,让他过来一趟,一直有个人在门前烧纸,真的很气愤,若是恶作剧非得暴揍那人不可。

  到了晚上,房东来了,许巍山将缘由告诉房东,房东也皱眉,一脸苦像,说道:“小兄弟,那陈业军我已经赶了很多次,骂了很多次,他还是非的在这儿烧纸,其他哪儿都不去,听说他儿子被水淹死,他伤心欲绝,从家闭着眼睛一直往前走,磕倒在我家门前,他就说他儿子会经过这里,让他在这儿等儿子,我也没办法,你就体谅体谅一个爱孩子的老人”

  “这栋楼有没有死过人?该不会是阴宅吧?你怎么能把死过人的房子租给我,而且租金还那么高”许巍山苦着脸,不管怎么说死过人的房间都是不吉利的。

  “小兄弟,世上哪有那么多鬼怪,都是小说家编出来骗人的,真有那么多鬼怪,世界还不大乱了,你说是不是?一个年轻大小伙子疑神疑鬼的可不好,以后有女朋友了怎么保护她,这是在锻炼你胆量的时候,我在这里租了二十年都没事,只是工作需要才不得不搬走,你就放心住这把,从风水的角度看,这是一处福地,能聚灵气。住在这儿能让你更聪明,更有精力……”

  ……

  在李塘的忽悠下,许巍山也觉得没什么,谁家老人没有去世过,也许新建的房子下面有座墓也是正常的,没必要纠结这事。

  房东走后没多久,许巍山隐约看到光点,好像有东西在门外飘荡,他所住的位置夜里毕竟暗,被大树挡住了月光,往窗外看去,居然有烧纸凭空出现自燃,他想努力的寻找那个烧纸的人,却找不得踪迹,十分怪异。

  许巍山的眼睛移到门缝时,这才看到一个人在那里烧纸,我拿起房东给的菜刀走了出去,对那人说:“大叔,你天天在我门前烧纸,怪吓人的,你能不能拿到别处去烧”

  “我儿子在让我在这儿等他,等他来了我就不烧了,对不起,我只能在这儿烧,李塘也同意我在这儿烧,白天我都打扫干净了”

  那人的声音悲痛,掺杂着哀求,他也明白在别人家屋外烧纸不好,估计眼前的人是来赶他走的。

  许巍山事先不知道的话,肯定不让他在这儿烧,这人失子之痛让他太过迷信,死人哪有回生的可能,对那人说道:“那你别在我门前烧,你去右边点烧,在那里一样可以等到你儿子,他也能看到你,好吧?”

  许巍山只见他的衣服轻微的动了几下,地上的火堆莫名的往他指的那个方向移去,看得他目瞪可呆,烧纸都烧出技术活了,这人够屌。

  许巍山也不打扰他,转身回房去了,他始终没有看到那人是啥模样,在树荫下黑乎乎的看不清,不知他是驼背还是盖着头。

  过了几天,许巍山开始做噩梦,好像有人要杀他,总是半夜惊醒,半夜惊醒后睡不着,总觉得身旁有人,开灯后什么也没有。

  也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自己患上疑心病,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睡眠质量越来越差。

  一晚,许巍山和几个哥们在网吧上网,他的朋友刘子对他说:“这几天你都干嘛去了?不会天天通宵吧?你不能这样继续下去,眼神黯淡无光,印堂发黑,小心猝死,如果……如果没有熬夜,那就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你要小心啊!”

  刘子微胖,为人和善开朗,总是喜欢玄学,总是在同学面前班门弄斧,在班里有个道士的称号——刘道仙,听说他高中时和一个很厉害的道士学过些皮毛,听到他的话,许巍山心里有些不高兴,明显的诅咒他,“小心你个头,游戏里我能杀你千百次,不信来试试……”

  在游戏里正打上头的时候,仓雨对我说道:“刘子说的也许是真的,最近你气色很差,刘子虽然不是道士,可他多少还是懂一点那方面的事”

  “疑神疑鬼的不累吗?打完这一把让他去看看,真如他所说,我的装备送给他”

  说好打完一把,结果离开网吧以是二更天,在游戏世界里时间过得太快了,学校宿舍进不去,几个人只能去许巍山那里睡。

  离碉楼还有一百米时,刘子愣住了,说什么也不去,他的右中指不停的颤抖,还叫着其他人去住宾馆,他自己出钱都行,许巍山听了很不爽,他又不说原因,就是坚决反对去他的住处。

  “要滚快点,老子不欢迎你,就当我没有你这个朋友,滚啦!”许巍山大怒,朝着他大吼,刘子不怒反喜,笑着对其他两人说:“听到了吗?他让我们滚,你们还不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