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往事
子潇夜2018-12-10 08:052,232

  苏亦辞别纺婆之后,来到小溪边,苏家村群山环绕,站山上看重峦叠嶂,山头倒挂一泓清溪,清澈透明,顺着山势流淌,在阳光照射下,如银河下泻,落在山脚激揣翻腾,珠玑四溅。

  村中无井,村民们平日里的吃水都靠这条山溪,为防止有人投毒,每家轮番出人看着,今天正轮到村长家,苏定安说是看守水源,却见不到人。

  苏亦真气回转,脚尖在水面上轻点两下,似燕子抄水,低头看鞋上沾了水珠,叹口气,还是达不到师傅的境界。

  “易兄,你怎么来这了?”

  苏亦站了许久,才听到苏定安的声音,手里拿着两只烤好的山禽。快步跑上来,把其中一直比较小点的放在他面前,看来他是想收买自己,不让告诉村长,苏亦摇摇头表示不用。

  苏定安狠狠咬了一口,满嘴流油,说道:“这可真是美味,你不吃真是可惜了”。

  苏亦眯起眼,看着吃相极其不雅的苏定安,突然两指之间多出一枚铜钱,飞速向他射去,铜钱速度极快,苏定安只觉一道亮光闪过,铜钱径直穿过山禽,钉在身后树里。

  苏定安小声问道:“苏兄,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一道亮光嗖的一声飞过去?”

  试探失败,苏亦心中更谨慎几分,不是高手就是名副其实的傻子,要是傻子还好,不会干扰到自己行动,要是高手,那将是个很可怕的队友,他太镇定了,丝毫不露出马脚。

  苏亦心不在焉的说“可能是流星,你慢慢吃,我先走了”走了几步又回头说道:”对了,我刚来的路上看到村长正在到处找你”

  “啊!?你怎么不早说”苏定安正在美美的品尝野味,听到苏亦后半句话,急忙把口中的山禽吐到地上。

  苏亦耸耸肩,不理崩溃的苏定安,继续向山下走去。

  金秋时节,层林尽染,走在山林中,清然恬淡,秋风吹起,吹落一片黄叶,随风摇曳几下然后落下。

  苏亦漫步而行,感受这一刻的寂静,心中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从一个本本分分的普通人到灭门的孤儿,又从一个孤儿碰见寻找自己师傅,成为在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一切都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苏亦忽然停下脚步,在距离自己五十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套着一个白袍子,面无五官,看装扮就是纺婆说的那个鬼魂。

  白衣人缓缓向苏亦飘来,在三米处停下,没有任何言语,就在那静静飘着,因为带着面具,苏亦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他的身形好像在哪里见过,似曾相识的感觉。

  过了一刻钟,白衣人的耐心大概被磨完了,率先开口说道:“我并无恶意,我是来帮你的”声音忽男忽女,忽老忽少,让人猜不透的身份。

  “帮我就亮明身份,不要装神弄鬼的”

  “我现在并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等事情结束后,我自会向你坦白”声音还是飘忽不定。

  苏亦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可怜之人”白衣人虽一直用真气使用改变自己声音,但苏亦还是听出了他话语中的感伤。

  苏亦没说话,白衣人接着讲道:“十八年前,原本平静苏家村杀伐不断,有很多不认识人的进到村中,听他们说好像来找什么宝藏,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苏梅生一家被灭门后,那些外乡人便退出村子了,我自知功夫低微,所以我忍了这么十八年,就等这个机会”

  果然是为了宝藏,但在苏亦的印象中,家中并没有什么珍宝值得出动那么多人来村里搜查,更不至于被灭门,除非父亲有什么秘密没告诉自己,也是,那时还一个顽童,就算和自己说了恐怕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原来当年发生这么多事情,怪不得那段时间父亲把自己锁家里不让出去,“说的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了!”白衣人情绪有些激动,说道:“我的家人,当年也被牵扯进来,我躲进竹筐中才逃过一劫”

  通过对白衣人话语的分析,苏亦心中猜到几分,竹筐能有多大,能藏进竹筐里,看来当年他也只是个孩子。

  “那你怎么帮我?”苏亦语气带些高傲,并不是看不起他,而是经常一个人单独行动,带着别人只会碍手碍脚,拖累自己。

  白衣人察觉到苏亦的轻视,嘿嘿笑道:“我可以告诉你黑衣人是谁”

  “是谁?”苏亦感到惊讶,自己苦苦查寻几日失去踪迹的黑衣人,每次都找不到线索,他居然知道是谁,应该在暗地里调查了许久。

  “他是已经死去的人”

  已经死去的人,和黑衣人说的一样,苏亦对于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

  白衣人接着又道:“他是死去了,不过我把他挖出来了”

  “你去后山坟场就为挖他?”

  “没错,其实我早就怀疑他还活着,前几日我去挖他坟墓,里面果然是空的”

  “他是谁?”

  白衣人也不拐弯抹角了,轻轻吐出三个字,“苏戎卫”

  苏戎卫,三个字让苏亦惊愕失色。

  苏戎卫,苏梅生的至交好友,平日经常来往,苏亦为数不多几个印象深刻的人,因为他每次到苏宅都会给还是幼年的苏亦带去礼物,要么小玩艺,要么糕点甜品。

  十八年前苏亦亲眼看到他为了保护自己,死于敌人的乱刀之下,现在有人告诉他,他还活着,而且化成黑衣人阻扰自己报仇。

  苏亦压下内心上下翻腾的情绪,恢复到平静状态,问道:“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他还活着?”

  “目前还没证据,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只想说我不会骗你”

  “你……”

  苏亦话还没说出口,被白衣人打断,说道:“有人来了,我先走了,等找到证据我再来找你”说完快速向后飘去,眨眼不见了踪迹。

  苏亦怪自己乱了心神,有人来了都没发现,还要别人提醒,这要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白衣人刚走,就看到村长出现在视野中,看样子要到山上去,毕竟自己那倒霉儿子在山顶看护水源,生怕他一不注意就跑到林中捉鸟了。

  对于苏定安,村长也是操碎了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雪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