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梦话
万里西风2018-12-13 01:543,177

  南宫武双拳频频挥击与林绝硬撼一起。两色星力在拳拳撞击间激射出耀眼的火花

  白默犹如暗中伏击的毒蛇,借南宫武强壮的身躯来掩饰自己的身影,每每都能偷袭得手。心中喜不自禁。

  林绝又是右拳一挥朝南宫武轰去,拳势已发,身形已侧出半边,白默再次抓准时机,一掌拍向林绝左侧半身的空门。

  “终于上勾了。”林绝蓦地一笑。

  挥出的右拳陡然收势,前倾的身形也是瞬间回转。原来方才那一拳只是虚招,故意露出破绽让白默钻。

  白默心中一惊,身子已暴露在林绝眼前,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只能咬紧牙关,将这一掌勉强拍出,但他的动作却因心中的顾虑而有所变形。

  林绝抓准机会,掌心金芒翛然会聚,一掌“疾阳诀”竭力拍在白默手心。后者脸上惨无人色,急忙开启苍穹印抵挡,却还是被一掌拍飞出去。

  “疾阳诀”的阳刚之火,如跗骨之蛆一般瞬间在白默臂膀上燃烧,噼啪作响,饶是星力也抵挡不住,一股肉体的焦臭味随着白默的惨叫一齐传了出来。

  林绝又是两道焰球朝白默砸去,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

  白洪涛在下面终于是坐不住了,颜面到底没自己孙儿的性命重要,几个腾跃便飞到了白默身旁,拂手一挥瞬间灭了那疾阳之火。

  白默此刻的模样狼狈不堪,一头黑发被烧的一根不剩,身上的锦衣也只堪遮羞,通体焦黑就如烤糊的鸭子。如今这白家的颜面怕是在域主府上丢尽了。

  白洪涛望了林绝一眼,浑浊的双目噙着冲天的杀意,但就算他是白家之主在这处却不敢放肆分毫,再怒再怨也都只能忍着。当下他也不再逗留,直接提着白默离开了域主府,这宴席他是没脸再坐下去了。

  南宫武见林绝在自己面前,以雷霆之势重创了白默,心中更是急躁。眉心苍穹印果断开启,双臂顿时暴涨一倍,臂膀上白光缠绕,如附金盔铁甲一般。

  “破军之拳”的威力,林绝在南宫府的时候可没少受。

  南宫武双拳疾轰,拳影道道已经快的瞧不清形状,只能感受拳势凶猛,阵阵拳风刮的空坛上飞沙走石。

  林绝狂笑一声,“我就喜欢以硬碰硬,以牙还牙!”

  随后双拳金光缠裹与南宫武战在一处。亦是快的只见道道拳印。两人在空坛之上,如同发了疯的野兽,在进行最原始最野蛮的角力。

  先是点点血珠在烁烁拳影中飘了出来,既而是浓郁殷红的血流,分不清是谁流的血。

  南宫武脸色涨红,口中牙根几欲咬的粉碎。反观林绝依旧风轻云淡。

  嘭!

  又是一阵对轰结束,二人身形分开数丈。

  滴答滴答。

  寂静的域主府,能清晰听到血珠落在地上的声音。

  林绝和南宫武的手上,都有血珠落地。但若有离得近的细细一看,便会发现不同。林绝手背上只是沾着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血迹,随着星力的运行,不一会便就蒸发了。而南宫武的手背上则是崩开了密密麻麻的血口,有的甚至能看见白森森的指骨,伤的很是严重。

  半个时辰前,在座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三个星士阶品的小子,能战得这般嗜血残暴,酣畅淋漓。这一战虽然还未分出胜负,但一众看向林绝的目光已然不同。这人静如深潭,狂若雷海。谦谦有礼的外貌下,居然藏着令人胆寒的桀骜。

  南宫武也开始重新审视着眼前的林绝,一年前他还是个任由自己揉捏出气的玩偶,如今居然成长到这般可怕的地步。

  “看来我这么年来真是小瞧你了。一年时间,就能让人刮目相看,真是不简单。”

  南宫武一边说着,一边集聚全身的星力。

  “但我身为南宫家的少爷,是绝不可能输给你这个令家族蒙羞的孽种!”

  南宫武眉心陡然放光,竭全身之力使出了星辰技。

  炽盛的星力聚集在他的右拳之上,南宫武一跃而起,半空中一拳高高轰击而下,拳间星力顿时如火山喷发,直接在半空涌动,形成一个风暴漩涡。

  地面上亦是狂风大作,肉眼可见道道气流朝半空涌动,少顷之后,那漩涡骤停,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拳头在漩涡中成型,随着南宫武的动作,一拳轰下,直直的砸在林绝所站之处。

  嘭!

  那本就破败的空坛,终于被毁的彻底,碎石横飞尘土弥天,整个空坛被一拳凿成了废墟。

  南宫武踉踉跄跄落在地上,浑身因极度的脱力而不停的颤抖,但他双目仍是紧紧的注视着眼前的废墟,一眨不眨,生怕一个不留神林绝就从中飞了出来。

  “结束了吗?”南宫武喃喃问道。

  转目一瞧,他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自己身上,或是说聚在自己身后。

  南宫武勉强一笑,语气很是无奈道:“我输了,输的彻底。你动手吧!替你的母亲报仇!”

  林绝缓步走到南宫武身前,他的脸上并没有南宫武想象中的得意和痛快,反而略感伤情。

  “如果杀了你们,能让我娘活过来,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下手。或许在她的心中,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我与南宫家反目成仇。”

  言毕,林绝头也不回的走向长空殿,双手抬起那个装着玄鹿的笼子,亲手交到了婉兮手上。

  “这小鹿现在交给你处置了。”

  说完就眼帘一沉,不省人事了。

  戎苍这六十岁的寿辰随后便草草结束了。黎宏、沙犷和文逸萧一齐道辞离开,众多的来宾也相继散去,但自今日起,“林绝”这个名字怕是要在紫罗域名噪一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林绝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极其奢华的床榻上。床前一人正在焦急的踱着步子。

  “域主,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特意为你安排的寝殿,供你日后在顺天城休憩使用。”戎苍见林绝醒了过来,也是重重松了一口气。

  “多谢域主厚爱,只是……”

  戎苍直接摆手打断林绝继续说下去。

  “不用只是,你如今在域主府才是最安全的。你可知外面有多少人想除掉你?”

  “想杀我的无非就是那几个。”林绝不以为然道。

  “几个?你真是小瞧自己了。”戎苍冷笑一声,“如今想杀你的怕是数也数不清。”

  林绝神情一凛,“为何?”

  “就因为你那苍穹印!”

  “我的苍穹印?前辈知道我那星云的来历?”林绝忙问道,他对这星云的好奇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那种心情,就仿若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姓名一般。

  “有些事目前还不能告诉你。我只问你是谁让你来这顺天城的?”戎苍神色肃穆道。

  林绝看了看他,心中有些犹豫,这戎苍虽然之前救过自己一次,但不见得就能信任他。况且无名老身份诡秘,不宜向外人透露。

  戎苍何等人物,一看林绝那欲言又止的神色,就猜到他的顾虑。

  “不想说也没关系,你先在我府上住下。有些事慢慢自会明了。”

  戎苍说完也不多留,嘱咐几句就离开了。

  域主府中有十几座寝殿,林绝所处的青华殿与戎离的留芳殿相邻,中间只隔着一条石板铺成的小道。青华殿中有数十间空房,章清白和婉兮也住在其中,青华殿比原先的石牢大出几十倍,而且更加空旷寂静,婉兮因为害怕,第一晚便又跑到林绝的床上来了,所幸他也习惯了。

  夜阑人静,一旁的婉兮早已熟睡,纤细的双臂似爪鱼一样环抱在林绝腰上。后者也是气定神闲不受丝毫影响,仍盘坐在床上静修,体内的星力一圈一圈在经络中游走,不停扩充着脉络。待修习结束后,林绝动作轻柔的解开婉兮环绕的双手,慢慢的摆正他的睡姿。

  林绝刚刚躺下,婉兮双手又似藤蔓一般绕了上来,勾住了林绝的脖子,修长白皙的左腿,也姿势豪迈的架在林绝身上,口中还迷迷糊糊的说着梦话。

  林绝不禁莞尔一笑,想起在天道院和章清白同床时,他睡觉也是这般不老实。不过婉兮要比章清白好很多。至少不会被压得喘不过气,有好几次林绝都是在快窒息的边缘醒来。若婉兮是一棵缠人的藤树,那章清白就是一座压人的大山。

  “娘,不要走……”

  “娘,不要离开兮儿……”

  “我一定好好修行去那里把你救出来……”

  林绝听了婉兮不少夜的梦话,唯独这一次听的最清楚。

  “修行?”

  婉兮是一个连星云都没缔结的普通人谈何修行。况且这小子懒散的很,林绝几次想教他龙虎拳,作为强身健体之用,他都不学。

  “许是这傻小子又做了什么怪梦,在胡说八道。”

  林绝哑然一笑,也不再琢磨,听着那迷糊的梦话逐渐睡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斗九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