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婚姻的治愈
落雁翩翩2019-10-24 14:00339

  科技的飞速发展使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大山如他所说接到命令执行任务去了,文雯的心像是一片湖水被投入一颗石子,泛起一阵涟漪后又恢复了平静。大山与文雯分别后的第二天晚上,文雯的电脑上开始显示一条陌生的信息,文雯点开看是大山发过来的“你好!我已安全到达目地。”文雯心里暗自的窃喜,没想到他如约而至,看来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于是回答到:“一切都顺利吧!”大山回答:“一切都好!现在有空可以聊一聊吗?”文雯肯定的回答:“有空。”就在这样最普通的开场白之后,文雯和大山开始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夜晚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孤寂漫长,接下来的每晚,文雯都快速的吃完饭,只要听到有“滴滴”的提示音,文雯就急忙坐到电脑跟前,那闪动的大山的标识,仿佛就像夜空里对她眨着眼笑的星星,让文雯倍感快乐和幸福!

  到大山回来的时侯两人的关系已突飞猛进,正好赶上过中秋,大山邀请文雯到家里过节,文雯明白大山的邀约的含义,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文雯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第一次相亲的时候陪着大山的是大山的姐夫,因为忙着和大山聊天,所以对姐夫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只听着是北方口音,给人一种成熟练达的印象。当天大山还向文雯介绍过家庭成员,二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听着介绍感觉情况都不错。八月十五这天文雯提前备了些节日礼品跟着大山来到他家。文雯一进门发现房间是中式装修,显得端庄古朴,房间四室二厅,客厅显得宽敞。屋子里早已挤满了人,二个姐姐、姐夫、哥哥、侄儿、侄女,好大一个家庭。大山把文雯介绍给了家里人,除了大山的母亲稍显严肃外,大山母亲虽然个子不商,交雯却感觉她眼神里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哥哥姐姐们都对文雯热情招呼。寒喧过后,文雯看到二个姐夫都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也急忙跟进去帮忙,可厨房只能容下两个人,再多人就转不开身了,第一到家里,大家还把文雯当客人,让大山领着文雯到客厅里坐,出了厨房来到客下厅坐下,文雯这才发现客厅里坐着俩个姐姐,侄儿侄女趁着做饭的时间都跑到外面溜达去了。大姐二姐坐在客厅卿得热火朝天,是一幅坦然面对“热闹是他们的”光景,自然而又轻松。坐近了文雯开始观察到她们的样貌,大姐长着一张略方的脸,大大的眼睛加上略粗的眉毛,眼睛炯炯有神,留着齐耳的短发。说起话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骨子里就带着一种凛然正气,就像样板戏里的女主角,让你接触到就不由自主的被震慑。二姐相对温和的多,话不是很多,语调也不高,更多的时候是在做一名倾听者,并时不时的附和着大姐,让人感到是一个舒服的存在。从厨房里出来的大山加入到大姐二姐的聊天团队中,本来还和谐的气氛立即被打乱。大山看事情总是带几分批判性质,而大姐则是极度乐观,从造纸厂工人到公务员的人生转变,使得大姐跟身边人相比像是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估计是那些羡慕的目光让她变得自信,一个人卑微不是天生,一个人的骄傲也不是轻易能粉碎的。一个超越现实和一个批判现实在一起的结果就是激烈的辨论。大山说:“我们目前的生活的环境还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还有待完善,”大姐反驳到:“现在比起以前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不能总和国外比,我去过很多国家,走来走去还是故乡最好。”大山立即反唇相讥:“你要说现在的环境最好,那你干吗还要出去旅游,难道就只是去体会贫穷和落后吗?难道没有更美的风景吸引着你吗?”大姐有些词穷不过还是嘴硬的辨到:“那些好不是我能拥有的好,所以对我而言也就不是最好。”听起来有些狡辩,可也有几分道理。就这样你来我往,谁也不能说服谁。文雯安静的听着,也不插话。刚开始感觉有趣,可到后来发现俩人为了各自的观点争得面红耳赤,又感到俩人是认真的,可这种较劲在文雯眼里感觉沒必要花那么大功夫来争论那些看似遥远的事情,不如谈谈好吃的好玩的事情。可当文雯以后更深一步的进入到这个家庭,才发现自己是缺乏政治站位的人。直到姐夫们喊到:“菜都做好了,准备吃饭了。”“辨手”们才慢下节奏,按顺序落座下来。

  一家人坐好之后,大山的母亲开始代表长辈讲话:“老伴,今天大家都到齐了,孩子们都让我代表大家向你道一声问侯,你走了已经五年,在这五年里我没有一天不想念你,现在我和孩子们都过得很好,你不要牵掛。我代表大家敬你一杯,希望你在天堂也快快乐乐的!”说完一饮而尽,眼角已有泪花闪闪。大家此刻也都举起酒杯向这个家庭里最值得敬重的人献上一份深深的怀念。文雯也跟着大家一并举杯一饮而尽。饭桌是一个很容易交流的环境,放下长幼尊卑,放下地位高下,一家人吃顿饭,拉拉家长,不知不觉中文雯就融入到这个大家庭中了。走的时候除了大山母亲还带着些客套,其他人都和文雯有了平常的话话,文雯开始还端着的心慢慢放下,这算是面试过关了吧!不管了反正大山乐哈哈的,文雯就感觉吃了一剂定心丸。

  一切好的开始都是接纳,婚姻也是这样,在开始接纳的初期幸福无限的放大,对远景的的期望也充满着美好。文雯没有计算过自己会在婚姻里的得失,敞开心扉迎接未来,前路风雨彩虹未可知,设过防的心也许不会被伤害,可往往也把幸福拒之门外。

  命运之神是岀于怜悯还是其它什么原因不得而知,之前觉得不可翻越的婚姻的大山,如今却变成一马平川。大山和文雯一同去医院看望了父亲,文雯把要和大山结婚的消息告诉了父亲,父亲显得有些冷静,这样的冷静让文雯有几分失落,在了解了大山的基本情况后,父亲并未表示不赞同。文雯想也许是父亲长期饱受病痛的折磨的缘故,还是父亲在母亲去世后的一段婚姻的经历,让父亲对一切事物变得冷静甚至有些冷淡了。不过马上要结婚的喜悦还是让文雯忽略了这些小小的不愉快,全力以赴的投入到结婚的准备工作中。

  接下来的日子文雯特别忙碌,拍婚纱照、订婚纱、订喜宴、送请柬、发喜糖……文雯从来沒有这样忙碌而充实。发请柬的时候俊好像并不意外,只是问了一下文雯婚后和谁一块居住?之前文雯和大山商量过婚后住哪的问题,因为大山之前一直在外省工作,没有准备好在哪里成家立业,于是没有买房。文雯就和大山商量要不先居住在文雯目前住的公寓,大山死活不同意,可能是怕有当上门女婿的嫌疑,大山母亲的房子倒还宽敞,于是在大山的坚持下,把新房布置在大山母亲的家里。为了让大山和文雯住得宽敞,老人主动把主卧让了出来,这让文雯心里十分感激。当闺蜜问到自己的时候,文雯毫不犹豫的回答:“住大山家,和他母亲一块住。”俊听到这样的回答有几分迟疑的问道:“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和婆婆住。”文雯斩钉截铁的回答道:“考虑清楚了,我感觉我婆婆人挺好的。”俊看到文雯回答这样的坚定,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了。

  胖二嫂带着文雯去做指甲,无限深情的回忆自己结婚当天天情形,“我当时还没有生小六(文雯侄儿),身材就跟你现在差不多,很多人都说我跟张曼玉长得像。”胖二嫂不无自豪的回忆道,接着又意味深长的对着文雯说:“女人结婚这一天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所以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文雯听着好像有些不太理解,心里暗自想难道除了结婚这一天往后余生都沒有幸福感了吗?做指甲的过程文雯很享受,这是一个被人仔细呵护,认真打理的过程。做完美甲后文雯忍不住伸手一遍一遍的端祥,饱满、闪着光泽的指甲确实令双手更加美丽修长,可文雯总觉得美甲过后就不知手该怎么放了,总怕磕着碰着令美丽不复存在,就这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双手,在兴奋与期待中睡去。

  结婚这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从早晨的梳装打扮到过门给婆婆奉茶,再到晚宴的迎宾和敬酒,文雯一直都在笑,这是种发自内心的高兴,以至很多宾客都感受到了文雯这发自肺府的笑容说:“新娘子真是笑得灿烂。”到婚宴的告白时文雯深情的对大山表白:“今天虽然我的父母不能到场见证我的幸福时刻,(文雯的母亲很多年前车祸去世,父亲因为重病的缘故,不能到场。)但我仍在这里向他们表达我的衷心的感谢,感谢他们对我的养育之恩,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让我快乐健康的成长。同时也要感谢大山,感谢他为我搭建起另外一个家,让我找到心的方问!”音乐响起,全场热烈鼓掌,本该是落泪时刻,文雯却仍然快乐得合不拢嘴,文雯此刻已忘记了优伤,那些质疑、嘲讽、孤独、不理解和冷言冷语都被这热闹的婚礼击得粉碎,悲伤与痛苦都属于过去,文雯就像一个久病初愈的人,只想健步如飞的奔向一片绿意蛊然的原野,呼吸着最清新的空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下次主角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