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口老酒一套拳
冰指2020-06-26 23:502,859

  大家重新回到马车之后,老马夫“驾”的一声,车轮滚滚,尘土轻扬,重新上路。

  陈然又闭上了眼睛,似睡非睡。

  两个女生交头接耳,偶尔会看一眼凌慕枫,轻声细语。

  徐念更加靠近凌慕枫的身边坐着,并小心翼翼地尝试着伸出手指,要让彩蝶飞到上面,看到小梦偶尔也会停留片刻,他就两眼放光,开心到不行。

  凌慕枫则依然我行我素,言语不多,每天都会早早起来,挥挥划划,一如在李家寨后山的时候。

  唯独许辰,自从那次和凌慕枫的赌斗之后,除了经过一些集市的时候,会买上些好吃好玩的小东西,送给徐念和凌慕枫之外的其他人,也变得安静了不少。

  千里之遥,有缘作伴,其他人倒也没有太落他的面子,都尽量维护着这表面的融洽,没有再起过多的争端。

  这一天傍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老马夫决定在路边的一座荒废的古庙里过夜。

  吃过随身所带的干粮,两个女生在古庙里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早早就歇息去了。餐风露宿,一路前来,再怎么娇生惯养,也要收起在家中的性子,习以为常。

  在马车旁边,点起篝火,老马夫酌一口黄酒,说一些见闻趣事,是打发时间的最好佐料。

  彼此熟悉了,老马夫也会让众人尝尝他壶里的心头之好,只是许辰嫌酒劣,陈然则说自己更喜欢烧刀子。至于徐念嚷嚷着说要喝,但是一口沾唇,就呲牙咧嘴地伸着舌头,直喊太烈了,老马夫笑骂着说他年纪太小,稚毛未脱,还不懂酒,便再不给他碰了。

  酒不尽人意,故事也来回说了几遍,没了趣味。当徐念打着哈欠,也被赶去睡觉之后,篝火前,便只剩下老马夫和凌慕枫两个,端着泥碗,有来有往。

  “诶,我说小哥儿,看你长得也算秀气,但想不到喝起酒来,比那藏头露尾的陈然还爽快,这点老头儿很是喜欢。”抹了一把胡须上的酒渍,将只剩下碗底些许黄酒,一饮而尽的老马夫,突然开声说道。

  凌慕枫微微一笑,没有接话,他似乎天生就有点喜欢这碗中之物,不管是母亲所作的鲜花酿,还是老马夫这从集市里,半两银钱就能灌满一大壶的老黄酒,他都能喝得有滋有味。

  看到凌慕枫没有说话,同样也把剩酒一饮而尽,老马夫又给他倒了大半碗,然后摇了摇酒葫芦,像是有点心疼地塞上木塞,“你们这帮孩子,一个个的,其实都还不错,比之前带过的,都要好些,就是都不怎么爱说话,骆霞那女娃子本是副活泼的性子,也给带成了个闷葫芦,也不怕天天的憋得慌。”

  其实老马夫自己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但三杯下肚,就像换了个人似的,逮着什么都能说上一通。

  “不是咧,老伯,不是我不想说。我自小就没出过远门,见识太少,很多东西只能多看,说不上来。”不知是酒意上涌还是火光的映衬,凌慕枫双颊微红,一双眼睛却更显得明亮透彻。好几天来的相处,让他对眼前这个面冷心暖的老马夫,早已没了什么生疏隔阂,说话也变得自然随意。

  “嗯,也是,出门在外,谨言慎行,终究吃不了亏的。”老马夫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满是老茧的一只手,端着那个有些残缺的酒碗,一时走了神。

  凌慕枫也不去管他,用手指蘸了点酒,伸到停在肩膀上彩蝶的前面。

  在家的时候,小梦对鲜花酿,并不抗拒,偶尔也会吮吸几口,但是它对这老黄酒,却是不喜。看到凌慕枫又来逗弄自己,它拍打着翅膀,似是在表示抗议,而看到凌慕枫并没有罢休,依然在挠动着那根手指,它干脆呼地一下飞走了。

  从回忆里醒过神来的老马夫,看了一眼凌慕枫头顶上的彩蝶,又抿了一口酒,“小哥儿,我看你这些天,早上练的那些把式,都不怎么的有头有尾,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尤其是使的那套剑法,能不能和老头儿我说说。”

  “大多都是我在村子里偷学的,剑法是我父亲所教,他跟我说是别人传授,具体的我就不太清楚了。”凌慕枫并没有看向老马夫,依然在和小梦嬉闹着,听了对方的问话,脱口而出,似乎一点都没有隐瞒,但其实暗已是有所警觉,并没有尽然说出。

  “喔,这样呀,这样啊,我知道了。对了,那天我看许辰取出那落魄金钱之后,你摸了摸自己的怀里,能不能把里面的那把匕首,拿出来给老头儿瞅瞅?”老马夫眯着眼睛,火光中,满是沧桑的一张脸上,似乎只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老伯啊,你真好眼力,你是怎么知道我怀里藏着一把匕首的?喏,你拿去看吧。也不是什么宝贵东西,就是锋利了些,你可得要注意点。”凌慕枫也没有扭扭捏捏,赞了老马夫一句,就从怀里取出父亲送给他的匕首,递了过去。

  匕首有鞘,长约七寸,通体玄青,并无任何花纹饰刻。

  老马夫接过,小心翼翼地拉出小半锋刃,马上就感到一股寒气,隔绝了火光的暖意。扣指轻弹,匕首无声,他脸色开始变得有些凝重,稍稍迟疑了一会,才伸出食指,在那匕锋上轻轻滑过,而就是这么轻轻的一划,他那长着老茧的手指头,马上就被划破了一道小口子,渗出了血丝。

  “辟邪玉,断金铁,果然,果然啊……”,锋刃伤手,老马夫却完全不去理会,嘴上连说了两声“果然”,马上就把匕首合上,然后深深地看了凌慕枫一眼,并把匕首递回给他。

  “老伯,你没事吧,我就说这匕首磨得太利了,没伤着吧?”凌慕枫接过匕首,关心得问了一句。要知手里的这匕首在交给他之前,父亲就给他演示过,能轻在父亲的把刀把上,留下豁口,何况是人的手指头?

  老马夫摇了摇头,没有马上接话,意味深长地又看了凌慕枫几眼,然后说道:“小哥儿啊,你知道为什么那天,许辰听了老头儿的话之后,就乖乖没有再动手了吗?”

  凌慕枫摇了摇头,虽然他早已经怀疑过,这千里迢迢的,自己这一行六人,其他五个怎么也算是天晟国难得的俊彦天才,在这乱世之中,怎么可能就让一个个普通的老马夫一路护送。但这种事,别人都没问,或者都早已知道些什么,他也就没去探究。

  老马夫放下酒碗,把一双手,伸到篝火里,然后就听到“滋滋”声响起,冒出一阵阵白烟,那是手上面洒的一些酒渍被烧着了,定眼再看那双满是老茧的手,却几乎是毫发无损。

  “那是因为,老头儿这一双手,就是让那许烈乖乖呆在清河郡三十年,安心做一个富家翁的原因呀。”说到这里的时候,老马夫看着自己那被火炙烤着的手掌,略带讽刺地撇了撇嘴,叹了一声,接着说道:“唉,这一双手,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添过新伤了。究竟有多久呢?都快忘了。”

  老马夫说完,却没有等来想象中该有的惊叹声,他奇怪地转头望去,看到正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老黄酒,并砸吧了一下嘴的凌慕枫,“咦,小哥儿,你不好奇么?”

  “好奇啊。”

  “那你怎么不问?”

  “因为我知道老伯一定会说的。”

  “哈哈……,你倒是了解老头儿的脾性。不过今儿我还偏不说它。”老马夫畅怀一笑,像是要和凌慕枫较起了劲来,“我有一套拳法,没太多用处,就是强身健体的,你想学么?”

  “学呀。”

  “真的想学?”

  “真的。”

  “为什么想学?”

  “能强身健体也很不错的。”

  老马夫笑意未褪,收回双手,端起酒碗,饮了一大口老酒,然后立起身来,说道:“好,那老头儿教你。”

  “现在?”

  “对,现在。”

  “会不会太晚了,他们都睡了。”

  “睡了是无缘,醒了才是福气。”

  “这样啊……,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