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人在他乡弱三分
冰指2019-05-13 15:052,792

  “拳法无名,只有三式,第一式无锋,第二式破山,第三式碎空。名字不重要,拳意才是重点。”

  “剑为百兵之君,刀为百兵之帅,枪为百兵之王。但人自古生来与天地相争,兵器再强,最灵活的却是自己的一双手,所以在拳者眼里,拳才是百兵之首。天地桎梏,但赤手空拳,也能打出一片天来。这就是拳意,懂么?”

  “好像懂了,又不大懂。”

  “不大懂?那就对了,老头儿我练了一辈子,都还没想透呢,你要是一下都懂了,那我还怎么教你?”

  “无锋为重,大巧不工,一力降十会,出拳之时拳头如挂千斤之物,似慢实快。破山重猛,开山裂碑,山来破山,石来碎石。碎空重意,刚猛在心,任你天地似樊笼,我自一拳破开。且看我为你施展一遍,记住,别太注意拳式,随心所至,就是招式。”

  立于篝火前的老马夫,全身一振,发出“噼噼啪啪”如爆炒黄豆的响声,而随着这样的声响,他的身躯似乎一下增高了许多。

  他的一双拳头,皱纹也似乎兀地消失不见,岁月留在上面的铭刻,此时看去,更像是钢铁浇铸,青筋凸起,就如虬龙潜伏,随时飞跃而出。

  “哈……”,吐气、开声、挥拳,拳式简单,没有太多的花里胡俏,砸劈横架直,却有响雷炸裂,罡气纵横。

  “看明白了么?”

  “没呢,老伯。”

  “好,那再来。天下拳法万千,我司马破,独取‘猛烈’二字。”拳头再挥,拳式已变,但那霸道刚烈的气势没变。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沉睡的众人,也都已经醒了过来,围在了篝火周围。

  自此,每天早晨,只要条件许可,老马夫都会带着六小,迎着朝雾晨露,站桩练拳。

  而经过几天,看了大家的领悟之后,虽然老马夫总是说拳式无关紧要,最重要的就是随心所至的拳意,但是他又坦言,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练成他的拳法的,那怕再坚持和努力也没用,这和心性有关。

  慢慢地,先是骆霞,然后是许辰,最后是孔燕、陈然,都选择了放弃,倒是年纪最小的徐念坚持了下来。

  而用老马夫的话就是,凌慕枫体会到了拳意,徐念则更像他自己。

  不疾不徐,马车日行不到百里,在第十二天的中午时分,一行人终于离开天晟边境,然后要穿过邻国骊国的两座郡城,才能进到雅风国的国境。

  同为雅风国的属国,骊国在国力和人口上却是天晟国的数倍,且与天晟国众多山地丘陵不同,骊国疆域平坦,土地肥沃,且盛产良驹。

  雅风国素以铁骑威震盛元大陆,又以“风骑”、“狼骑”两支最为瞩目,而其中“风骑”的主要组成,则大多是来自骊国。

  如果说,天晟国的军士在每次联军对抗强敌侵略的时候,多作为的步兵方阵,靠着两条腿,冲锋陷阵,那么骊国的兵将则多是骑着高头大马,来往呼啸,驰骋战场。

  骊国曾数次要吞并掉天晟国,而每次在两者之间发生了冲突,雅风国都会出面翰旋。表面上自然是对双方各打一板子,其实对于前者多以劝说拉拢为主,对于后者,则大多是威慑压制。

  在听说到一行人来自天晟国之后,骊国跃马城的两名城门守卒,顿时就露出一丝不屑的目光,神情语气也变得趾气高扬起来,颐气指使着众人翻开随身所带的行囊,连两个女生装着贴身之物的小包袱都不放过。直到在接过了许辰暗里塞过的两袋碎银,托于掌上,掂了掂,才接过路引,准备放行。

  国小势弱,高傲者如陈然、孔燕等人,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出行前,他们早已被告知,路上尽量要谨慎行事,尤其不得在异国滋生无谓争端。

  就在众人心怀愤懑,却又无可奈何地收拾好东西,然后准备随着马车,步行入城之际。身后“哒哒哒……”突然响起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一时间,后面跟着排队等待入城的人们,纷纷向两旁躲闪,避之唯恐不及。

  两名守卒也赶忙展目望去,待看清来人,更是急急地大声呵斥着:“闪开,快给我闪开,都别挡道。”

  又看到天晟国一行人的那辆马车,因为体积甚大,转向不易,行动缓慢,抽出皮鞭,一皮鞭就抽在驮马身上。

  “唏聿聿……”,马惊而立,如果不是老马夫拼命地拉住,那奋起的双蹄,很有可能会践踏到路人身上。

  那名守卒还不罢休,又扬起皮鞭,劈头盖脸地朝着老马夫头上抽去。

  一旁的陈然,似是再按捺不住,“唰”地抽出背上插于皮套里的两截钢枪,拿到了手中,两两相对,左右一拧,合成一把长枪,然后纵身飞到了老马夫的前面,长枪一横,架下鞭子,冷眼盯着对方。

  另外一名守卒看到如此,大声喝道,“好呀,天晟贱种,竟敢反抗?想找死不成?”说完就抽出腰间佩刀,要前来帮忙,一起收拾陈然。

  陈然手腕轻轻一抖,就抖开了缠着枪杆上的鞭子,脸上毫无惧色,把长枪往地上一杵,昂首而立。

  “住手……”,风轻马蹄疾,刚刚还只是听到蹄声,不过片刻,四匹精神抖擞,神俊无比的高头大马,已经来到了跟前。

  三男一女,鲜衣怒马,其中的一位黑发青衫的公子,最为出众,剑眉星目,俊朗不凡,看到城门前起了争执,他眉头微皱,屈鞭而指,冷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两名守卒轻轻偷抹了一把虚汗,戍门这活计做久了,每天迎来送往,怎么会没点眼见识?知道了对方是要去那武神学院求学的学子,真打起来,自己两人定然不是对手。

  即使心中笃定,眼前的这些意欲抵抗的“天晟劣民”,会心有顾虑,大多只是虚张声势罢了。但就怕万一,真要争斗起来,刀枪无眼,一不小心,落下了个伤残之类,那怕事后追究,一刀剁了对方,也是弥补不回的。

  而如今,正主儿赶到,两名守卒赶忙整理整理稍稍歪了的顶盔,抱拳肃立,齐声说道:“禀告少城主,七名天晟国人路过我骊国城门,不听我等指挥,堵塞跃马城道,且持威相逼,气焰嚣张。”

  许辰看到两名守卒,竟如此的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就要出声申辩,但一双拳头攥了攥,欲言又止。

  那个“少城主”先是看了一眼守卒,转而望向持枪而立的陈然,冷然说道:“怎么,你也使枪?”

  陈然也不争辩,此情此景,对方肯定是沆瀣一气,认定多说无益,淡淡地回道:“是。”

  “喔,那我倒要领教领教。”那“少城主”更也不与陈然理论谁是谁非,翻身下了马,然后取过悬于马侧的一杆长枪。

  那长枪,有红缨簪簪,枪杆玄黑,枪尖如雪。

  一枪在手,那“少城主”原本就略显淡漠清冷的气质,更是徒地大盛,日头高悬,他却如太阳底下一块千年不化的坚冰,寒气森然,凌厉逼人,身后路人,都不由齐齐打了个寒颤,使劲往后挤去。

  “枪名‘乌霜’,深海玄铁加亮银所铸,五尺七寸。你是易筋中阶,我为高阶圆满,我也不欺你,挡得了十招,就放你们穿城而去。”不是不论是非,原来这就是他的道理。

  陈然呵呵哂笑两声,然后脚尖轻踢钢枪底部,待枪身一横,双手阴阳相握,那时常微闭着的双眼,兀地全睁,扎步沉腰,犹如一头见猎待噬的野豹,毫不示弱道:“你大可全力施为,无谓留手,我手中此枪,虽不过普通的纹钢所制,却照样能枪枪见血。”

  “那来。”“少城主”声冷如冰渣迸出,把手中“乌霜”长枪一摆,斜负身后,不顾空门大开,“让你一招。”语气傲然,气势凛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