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枪出如龙争口气
冰指2018-12-10 20:003,005

  陈然也没再废话,手腕轻振,枪头轻抖,枪势就如那毒蛇吐信,迅捷无比,在空中划出一条残影,不过弹指,已到“少城主”胸前两寸之处。

  “哗……”,周围的人群从旁看去,寸许距离,那里分辨得清?以为已是枪尖临身,而眼见有人要血溅当场,吓得齐齐发出一阵惊呼,胆小之人,更是赶紧地捂起了眼睛。就连随那“少城主”而来的三个同伴,也面显惊骇之色。

  其中那个坐在一匹枣红马上,身穿一身红衣的女孩,同样掩起了双眼,只敢从指缝间,透露出些余光,注视场中。

  “好枪法。”那“少城主”,口中轻赞,脸色却不见改,他身体微侧,然后回枪竖立,再往外一架,就已经化解了陈然的一式夺命突刺。

  “到我了,看枪。”趁着陈然钢枪回收,“少城主”也是长枪一抖,就见寒芒闪闪,如同千朵梨花落,又如霜雪飘然而至,裹着透骨的寒气,齐齐卷向了陈然。

  寒气袭身,陈然只觉体内气机一滞,自己那不知道曾挥动了过多少次的出枪之势,都似乎变得不再圆转自如,脚下步法也不再灵活随心。

  他双眼再睁,全身一震,听得“噼啪”一声轻响,衣服上像是有一层冰壳被崩裂,然后脱落,就见他全身上下,顿时迸发出淡淡的浅金色光芒。

  气息运转,举足再无艰涩之感,陈然手中的钢枪,迅速地朝着左中上连点三下,“叮叮叮……”三声,几乎是同时响起。说来迟,那时快,却是陈然找到了“少城主”的长枪本体,并且与之快速地触碰了三次。

  一时间,场中枪影如泼,如雨丝笼罩,已是难以看清两人的身形,只隐约见漫天的寒光之中,有一条灵蛇在穿行舞动。

  “小哥儿,看好咯,天下武技之途,异曲同工,外人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陈然主快,枪走如毒蛇出击,笔直突刺,看似并无太出彩之处。但刚才第一招,暗劲蕴藏,后招相连,那少城主侧身,格挡,外架,才一一消尽了去。一杆长枪,如臂指使,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夫呀。”老马夫轻捋短须,指点起身边的凌慕枫来。

  双方的枪势虽急,但眼力过人的凌慕枫,还是能捕捉到其中的招式轨迹,此时又得了老马夫的指点,更是又清晰了许多,“看明白了,老伯。”

  “前辈,你看陈然大哥,能打赢么?”一旁的骆霞睁着一双溜溜转的大眼睛,很是担心地发问。

  老马夫摇了摇头。

  “为什么,我怎么看着,还是陈然他占了上风?”许辰在边上也紧张地看着两人的交手,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陈然这个人,但此时怎么也算“荣辱与共”,也就表示关心地问道。

  老马夫同样不大喜欢许辰的性子,但谈不上有多讨厌,又捋了捋胡须,回答道:“另外一边使枪之人主繁,枪如缤纷落英,迷人双目,但繁中带快,速度上也并不逊色。枪法算是各擅胜场,难分轩轾。表面看来,快捷克繁芜,但陈然的修为,却毕竟低了一截,恐怕也就不出二十个来回,陈然必败。”

  相处日久,众人都已悉知他的能耐,听他这么一说,都纷纷替陈然担心起来,且不说陈然本就是自己的同伴,此次与人相争,也是气恼不过,挺身而出。

  果不其然,过得片刻,“当……”的一声之后,场中寒芒尽褪,枪影顿消,一杆钢枪掉落在旁边地上。再看陈然,双手虎口流血,蹬蹬地退了几步。

  凌慕枫见状,连忙跑上前去,伸手扶住陈然,帮他稳住身形。

  “我输了。”陈然又微闭起双目,看着对面的“少城主”,神情却宠辱不惊,淡然说道。

  “你是输了,但你没败,我前后一共用了十八招,已经过了我们约定的招数,你们走吧。”两人相搏,陈然败的不是枪技,输的是武境修为,那“少城主”倒也算守信诺,恢复成清冷模样,挥了挥手,没有再刁难纠缠。

  “少城主……”,一名守卒似乎还心有不甘,拱手上前,还要说点什么。

  “嗯?”“少城主”的视线一转,盯着那名守卒,目光如刀锋似剜。

  守卒顿时被瞧得额头冒汗,道了一声“是”,那敢再多说一言,赶忙垂首退了回去。

  “我们走。”陈然稍稍平息了体内翻滚的气机,就要去拾起地上的武器。

  “且慢。”对面却突然传来一声娇喝。

  “怎么啦?三妹。”“少城主”转过身,看着发声的红衣姑娘,一张冷峻的脸上,竟难得地多了一丝笑意。

  “大哥,我想要那个人肩膀上的那只大蝴蝶。你快帮人家要过来。”红衣女孩笑靥如桃花烂漫,朱唇轻点,纤手遥指,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可惜双眉过于笔直,此时青黛稍竖,着实破坏了一片柔和之景。

  “三妹,夺人之物,回去怕是要被父亲责怪啊。”“少城主”似是有点为难地回答道。

  “我不管,我不管嘛,哥,人家就要。”红衣少女嘟着小嘴,撒起娇来。

  “你呀,真拿你没办法。”“少城主”脸上笑意更浓,满是溺爱,他转回身,看了一眼站在陈然身后的凌慕枫,“这位小兄弟,能否请你忍痛割爱,把你那肩上灵物,赠送于我?待会,我自会派人将五十金盘缠,加上本州郡的路引一并交给你们。”

  言语算得客气,话里意思却不容抗拒。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时许辰、孔燕几个都愣住了。

  凌慕枫初始听到有人要“抢”自己的小梦,也是稍稍一愕,然后反应过来之后,想也没想,就应了一句:“不能。”

  那个“少城主”怎么也没想到凌慕枫竟连客套都没一句,就断然出言拒绝。他眉头一蹙,双眸之中有寒光轻闪,手上的长枪往地面一杵,发出砰的一声,叩击心弦。

  “真不能?”“少城主”虽然不过双十年华,却不知何因,身上积威已是甚重,气势逼人,往往三言两语,就能让常人不寒而栗。

  凌慕枫却不以为然,脸上甚至还露出了微笑,他轻轻摇了摇头:“真不能。”再次摆明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哈哈……”,一阵大笑传自刚才一起驭马前来的一位年青公子口中,此人生得眉清目秀,五官端正,就是一双唇太薄了些,“柳兄,你说这么个泥头巴脑的小子,该不会是傻的吧?你看,他竟然还在笑。”

  剩下的另外一人,束巾结髻,青色长衫,打扮得犹如文士书生,他“嚯”地一展手中折扇,两边嘴角往上轻扯,颔首笑着道:“林兄,我看着也像。”

  “在跃马城,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如此大胆,拒绝三郡主之所喜,卫兄之索取,实在是不识好歹。哈哈……”,那“林兄”仿佛是看到了一件极为有趣的事,越说越发地抑制不住,又仰头大笑起来。

  “你也是天晟国此行派去武神学院求学的学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同伴的言语所激,那“少城主”声音又变得冰凌般,寒冷彻骨,一如刚才他要对陈然出手之时。

  而面对着“少城主”的盛气凌人,凌慕枫依旧不为所动,伸出手指头,在小梦那色彩艳丽的羽翼上轻轻地拨弄着,口中淡淡地回道:“是。”

  “好胆色,天晟国果然是英才辈出,让人刮目相看,我卫青平,说不得也要领教领教一下这位小兄弟的高招。”

  “喔,是要打架么?那好吧,徐念,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小梦。”凌慕枫素非喜与人争之辈。但彩蝶小梦,陪伴日久,在他心中,早已经不是区区一只宠物,而是他被视作为亲人一样的存在。

  今天对方如此的“咄咄逼人”,竟要仗势强夺,他表面云淡风轻,实即已是逆鳞被触,自然不会再去作那无谓的商量乞怜。他刚才看过对方的身手,此时还历历在目,又得了老马夫的指点,略一斟酌,自觉并非没有胜算。

  一路前来,骆霞徐念他们都已经了解凌慕枫的为人,平时言语不多,也很少作那冒头的举止,但是不说则已,出口就是一锤定音,且十分的坚持己见,也就没上前相劝,而且他们也都很清楚那只彩蝶在凌慕枫心中的地位。

  看到他今日在面对连陈然都无法抗衡的人物,也毫不退缩,除了暗中有些窃喜的许辰,其他人都是又担心,又不由多了一丝敬佩的神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