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长枪如雪,拳影无锋
冰指2019-03-03 22:402,690

  “亮兵器吧?”卫青平作了个请的手势,冷然说道。

  “大哥,这人挺好玩的,你待会别伤着了他,把那大蝴蝶取过来就好。”红衣女孩清楚自己兄长的本事,对方那个看起来最强壮的都被打败了,她并不觉得凌慕枫能讨得了好。

  只不过刚才看到凌慕枫一副“呆呆”的模样,很是有意思,忍不住打量了一番,心想这人还长得挺俊的嘛,于是一时兴起,就嘻嘻笑着嘱咐了几句。

  卫青平向后摆了摆手,轻声说道:“大哥我自有分寸。”

  把小梦交给徐念之后,凌慕枫伸出左右双手,一掌一拳,交相互击,发出啪的一声,笑笑着说道:“我没有兵器,但有一双拳头。”

  看着凌慕枫那皮肤微黑,十指却秀气修长的双手,卫青平又是眉头一皱,“你练拳?”

  “练拳。”凌慕枫如实回答。

  也难怪卫青平会心生疑问,练拳,说白了就是“熬”拳,讲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日月不辍。经常站桩捶打,一双拳头自然就容易显得粗糙,长满老茧,甚至变形。但是凌慕枫的手上,却看不到那怕一丝练拳所留的痕迹,是找死么?

  其实这一点,就连老马夫司马错都解释不了。凌慕枫跟他学拳近半月,形意皆备,开碑裂石还谈不上,但小碗口般粗的树桩,却能一击而倒,已是略有小成。

  同样极为出色的徐念,因为练拳,经常使得他自己双手带血,伤痕累累,而凌慕枫则最多是偶尔会留下些小伤疤,但往往第二天就会消失不见,全然无事,像曾经所见,只是大家的错觉,着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你如此自持,想必自有过人之处,那么,看招。”话音甫落,枪闪银光,就向凌慕枫袭去。

  卫青平自幼天资过人,却不知事出何因,并没有进入武神学院,但一手家传枪法,造诣不凡,在整个骊国,也算颇有名望。其生性本清高气傲,在他想来,向人索取区区一灵物,对方乖乖献上,是理所当然之事。凌慕枫刚才的所言所举,已经让他很是气恼,所以,几句过后,也没有再摆出所谓的“谦让”风度,悍然出枪,先发制人。

  外人观战,只见光芒闪烁如雪,但只有在枪势的笼罩之下,才会切身体会到觉那股冰寒之气,实即是罡气所化,让人犹如刀斧临身,凌慕枫也是暗自心惊,此人怕是已初窥丹罡之境。

  刚才卫青平和陈然过招,在那长枪所发的千百虚影中,藏着三枪实体。陈然以极快的出枪,勉强能抵挡,但如此一来,十数招一过终究败差了一筹的修为之上。而此时,卫青平心有恼怒,出手更是毫不留情,三枪之上,虚虚实实,却是更多了一枪,

  虽然凭着过人的目力,凌慕枫依然能看清对方的枪式轨迹,但看得见,并不等于就接得下。要知道他所学的本领中,无论是剑招还是拳法,都还没让他领悟到“快”之一字,但已不容他多想,花落雪至,长枪已在眼前。

  凌慕枫口里低声一叱,吐气、开声、出拳,枪尖锐利,我自无锋。

  他身体微缩,双膝微曲,然后脚尖用力,也不顾那急速扎向自己头顶、双肩和腹腔的枪尖,拳头上青光氤氲流转如琉璃,整个身体,就如一把大铁锤般飞出,“砸”向卫青平的胸口。

  一旁的陈然见此,心中又是惊奇又是担心,他惊奇的是平时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凌慕枫,竟然一上来就是这样的搏命之势,手段刚烈,心思狠辣,担心的是凌慕枫怕有丧命之危,忍不住向着老马夫叫了一声,“前辈……”

  老马夫却摆了摆手,老神在在的说道:“稍安勿躁,我看这小子可不见得比你差,跟你一样,扛个十数招,还是不成问题的。”

  凌慕枫的一拳,势大力沉,且还有蕴含一股向内拉扯的暗劲漩涡,让卫青平觉得自己的身形步法都变得迟滞起来。

  他虽自信自己的长枪,定能够势如破竹,先发而至刺穿对方的身体,但是能不能躲过对方的那只铁券,他却犹豫了。

  长枪扎实,对方自然命丧当场,怕就怕自己的五脏六腑,也要被对方的捶成碎块。而他堂堂一城少主,又岂会和一个草根少年,以命相拼?

  心思一起,卫青平连忙收回长枪,横于胸前,“当”的一声,拳枪相接,卫青平借着拳劲,飞身后撤数步,拉开距离,身形落下之时,竟觉胸腔里一阵气闷。

  凌慕枫同样被枪杆上传来的一股巨大力量击退,尘土飞扬间,地面如被犁过,露出两道五尺长的浅沟。

  凌慕枫却也去不管那因为剧烈的摩擦而裂开的靴子,露着十个脚趾头,沉声低喝,“破山。”身体一纵,腾空而起,一拳前击,一拳随后。有山在前,一拳破之,一拳不破,还有一拳。

  拳头未至,半空之上,却已经有风雷声响。老马夫司马错所授的三招无名拳法,最重一往无前的拳意,此时由凌慕枫使出,看得老马夫都有点目瞪口呆,暗自咋舌,这小子,才真正的是个妖孽啊。

  平日里,他总觉得凌慕枫虽然悟性很好,但是在练他的拳法上,或许是因为性子使然,有点偏于软绵,还不如那看起来软弱,其实坚韧刚烈的徐念,使来得淋漓尽致,却那曾想到,今日与人一战,却如此的霸道凶绝。

  “你……”,明明只有两只拳头,卫青平却觉得自己整个身形都被笼罩其内,体里的气机也被莫名的拳意牵引着,已经不能控制自如,心中惊骇出声,却还没等说出,话到嘴边,已被刚猛的拳息逼了回去。

  快速地搜刮所学,卫青平发觉,面对凌慕枫这明明有点顾前不顾后的双拳,竟没有应对的招式,无奈之下,只好双手持枪,径直相迎而去,以求打断对方的拳势。

  他咬牙暗想,我就不信,你的拳头还能硬过我的枪尖。

  面对突刺而来的枪尖,外人看来,最佳的选择,自然是暂避其锋,收拳躲过,但凌慕枫眼睛微闭,然后一睁,光芒迸射,竟不管不顾,拳势不改,一往无前。

  “叮”的一声,无比尖锐,如刀子在人的耳朵里狠命地挖刮,让人听之酸麻刺痛。拳头与枪尖相碰,拳头并没有如人们所料的那样,被贯穿而过,枪尖也没折断,倒是那五尺七寸的玄铁枪杆,弯成了个弧形,然后恢复张力,带动枪尖,在凌慕枫的拳面上,划出一道血痕。

  凌慕枫侧头躲过弯来的枪头,一拳势竭,但他还有一拳,他记得老马夫曾经说过,拳者,最怕再而衰,三而竭,所以管你是否生死相搏,得势就须不饶人。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长而强、锋芒毕露,短而诡,暗藏杀机。用枪之人,最忌惮被人欺身,而此时凌慕枫离卫青平不过四尺,长近六尺的长枪已是收枪不及,反成累赘。

  卫青平也顾不得内腑间翻涌的气血,连忙松开紧握的长枪,双掌微微交错,往外一推,奋力抵挡。

  一边是匆忙应对,一边是蓄力而为,即使卫青平的武境修为要胜于凌慕枫,急急间,也非敌手,“砰”的一声闷响,如中败革,卫青平竟被整个地击飞而去。

  凌慕枫也并没打算“赶尽杀绝”,他抖肩沉身,拳掌互击,化去余劲,就准备作那收拳之式。

  “小辈,敢尔。”却不曾想,意外陡生,城头上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尔后一个干瘦的身影飞扑而下,两只利爪,如苍鹰扑兔,抓向凌慕枫的天灵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