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血影渐消,夜色已浓
冰指2018-12-13 15:522,528

  说来迟,其实不过就是卫青平被轰飞的一瞬间,那身影就已经急坠而落,十道能穿金裂石的爪劲,更是离凌慕枫头顶不及一尺。

  那爪劲,阴沉凶戾,凌慕枫可没自信到自己的脑袋也能扛住,收拳之式中途一改,牙关紧咬,“碎空……”。

  何为碎空?打破樊笼桎梏,碎破虚空,从此长生逍遥,为圣不灭,是所有武者追求的至高境界。拳者,自认为天地如烘炉,求道之路,最为凶险,于是摒弃外物,信奉自身,双拳也能打出一片天。越是面临绝境,越是要刚毅奋勇,不屈不挠。

  凌慕枫这一式破空,身处险境,情景何等相似,只见他双脚一并,尔后稍分,双拳一收,略微交错,再向上一迸而出,虎踞龙盘,顶天立地。

  传说中有大能,手持巨斧,有开天辟地之威,可惜并非凌慕枫所为,或者说还不是此时的凌慕枫所能为。

  来人外露劲气足尺有余,分明已经是那丹罡强者,且并没打算手下留情,也幸亏凌慕枫这奋力一挡,才不至于一个照面,就在他的头顶上,多出十个窟窿来。

  “叮叮”之声过后,“呯”的一声,凌慕枫的衣袖已经齐拳炸裂,双拳上也多了十个血洞,触目惊心,身体更再也站立不稳,就像一个破麻袋,旋转着“飞退”。

  事出突然,连老马夫也来不及出手救援,此时,他连忙纵身跃出,把凌慕枫接住,看他嘴角噙血,气息一探,却是并无大碍,顺势一带,将他送到陈然的面前,“照顾好他,凌小子,你还差了点啊。看好咯。碎空……”

  老马夫脚下一蹬,就如一枚出膛的炮弹,冲天而起,一拳砸向那借反弹之力,正从半空重新落下的偷袭者。

  那偷袭之人,却是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瘦削老者,只觉一道刚猛霸烈的气劲如狂潮袭来,心中大骇,连忙挥舞掌爪,意图阻挡,但“霸灭拳”司马错,三十年前在敖危国,曾一拳轰开素以固若金汤自称的大青城城头,又岂是他能抵抗得了?

  老马夫的余音还未落,就听“轰”的一声巨响,那下落老者,已经像是被一根巨桩击中,倒撞回去,又是一声砰然巨响,整个身躯体经被撞到城墙之上,撞出了个深深的人形凹陷,生死不知。

  “司马前辈,还请手下留情。”一个威严的声音又从城头响起。

  “怎么,小的不行,爪牙出手,爪牙不行,大的就出来了?”老马夫本想再往那城墙上的窟窿,加上一拳,他年轻时闯荡四方,最是憎恶此种暗中偷袭的无耻之辈,但是听到那个声音之后,嘴里讽刺着,却还是停下了脚步,负手而立,仰望着城头之上。

  城头之上,冒出一个中年男子,轻衣便服,长相儒雅,须发黑白相间,面带沧桑,依稀可见征战沙场的痕迹,他拱拳朗声而道:“司马前辈,你说笑了,不过只是小辈们为了件小事起的小小争端。这些年,司马前辈屡经我跃马城,卫某自知资历太浅,不敢有所打扰。今日有幸一睹风采,不妨进城一叙,卫某也好尽一回地主之谊。”

  这几句话,貌似谦逊中肯,但其中威胁提醒之意,老马夫却是听得出来。

  如果乍然一身,一个跃马城,他司马错自然能来去自如,但是要带上六小,还有将来带上其他人,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一不小心,在数千披甲铁骑的枪矛下,也要陷身,“哼,看在你‘风雪枪’卫励的面子上,今日一事,暂且搁下不谈。”

  “蠢材,还不放行?”卫励一声怒斥,吓得两名守城门卒,噤若寒蝉,连忙毕恭毕敬地走在前面,为众人开道。

  --------------------------------------

  在卫励的挽留之下,凌慕枫一行人,选择了在跃马城留宿一夜,一来“地主”盛情,二来,大家也要添购所需,尤其是女孩们,老马夫也没有过多的推辞。

  傍晚时分,卫励在城主府里设宴招待众人,席间,推杯换盏,赞誉称叹,热闹非常。

  一场晚宴,算是宾主尽欢,纷纷拱手辞别之后,各归其所,只是谁知出得门时,笑脸褪去,各怀心事?

  城主府后院的书房内,檀香袅袅,清香扑鼻。卫励立于书案之后,负手看着墙上悬挂的一张“大陆山河图”。

  卫青平则垂首站于案下,恭谨非常。

  “魏罂的情况如何?”

  “臂骨尽碎,胸骨折断,五脏皆伤,怕是医好之后……”。

  “知道了,平儿,对你自己的今日之战,你有何想法。”

  “孩儿学艺不精,给父亲丢脸了。”

  “盛元大陆藏龙卧虎,区区一败,又算得了什么,为父还不至于将之记挂在心上。”

  “孩儿愚钝,还请父亲教诲。”

  “匹夫之勇,固然难得,但是面对兵甲所向,也不过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这也是为什么你明明天资卓绝,你二弟天赋也并不差,我却没有让你们去那武神学院的原因,而是让你们跟随为父学那治军之法。”

  “父亲用心良苦,孩儿们明白。”

  “只是如今,也许是为父错了……”。

  “父亲……”,

  “你知道为什么,我骊国兵多将广,君臣同心,却一直没能把那天晟国纳入疆域么?”

  卫青平伸出手指,指了指上方,“不是因为上面一直在压制我骊国的原因么?”。

  卫励摇摇头,“雅风国倚重我们骊国甚多,断不会因此而去撕破脸皮。”

  “那孩儿不知。”

  “四十多年前,天晟国出了几个天纵之才,就在我骊国调动大军,准备一举攻入天晟国,壮大己身的时候,他们曾联手悍然闯入骊国王宫,逼迫我王签下那百年之内,不得攻伐的城下之盟。”

  “啊……”

  “想不到吧?如此还不算,他们还收服了大陆其他十数名丹罡以上境界的强者,让其一路护送天晟国的后起之秀,到那武神学院,称之为引路使,为期十年、数十年不等。今日你所见的那名老马夫,就是其中之一。”卫励轻叹一声,继续说道。

  “我们原本以为,待得那几人老去,天晟国终究是我骊国的囊中之物,但是今日看了那几个学子,再思及这些年间,天晟国江山代有人才出,所以才会说也许是我错了。有些东西,看来是熬不过去的。”

  “父亲孩儿有一疑问。”

  “说。”

  “那武神学院是不是和天晟国有什么牵扯?”

  “如今武神学院的院长,就是天晟国人。”

  --------------------------------------

  凌慕枫一行几个被安排在了跃马城的官驿里,夜深露重,凌慕枫洗漱之后,正准备歇息之际,突然听到房顶上有异响,似是有人在敲击房瓦。

  “谁。”

  “是我。”

  “老伯,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还没睡意,出来陪我喝上几杯。”

  “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