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山前风雨急
冰指2018-12-12 18:462,890

  披衣出门,凌慕枫双膝微曲,脚下一蹬,腾空而起,伸手在屋檐上一搭,向上轻轻一拉,再一个翻身,身体越过房顶,然后轻轻落在了屋脊上面。

  “老伯。”借着月华微光,凌慕枫对着在屋顶上探腿而坐,正一手拿着酒壶,一手端杯而饮的老马夫,轻声打了个招呼。

  “来,过来坐。”老马夫招招手,又拍拍自己身旁的位置,让凌慕枫坐下,然后掏出个空杯,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并没有说其它,倒像是真的只是来找凌慕枫喝酒来的。

  数杯过后,凌慕枫“啊……”地发出一声轻叹,还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角,才开口说道:“老伯,有话您不妨直说,我听着呢。”

  老马夫“哈哈”一笑说道:“你个鬼灵精,老头儿大半辈子看来是白活了,这点心思,却瞒不过你呀。你的手,没事了吧?”

  凌慕枫摸了白天被双爪所伤的拳面,短短不过半日,原本触目惊心,流血不止的伤口,已经结了淡淡的疤,“还有点疼痛,并没什么大碍。”

  老马夫“啧啧”两声,说道:“小小年纪,就能扛住‘阴煞’魏罂的全力一招,数十年来,你怕是第一个了。”

  凌慕枫听了,放下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抱拳弯身,“慕枫在此,谢过老伯这么些天来的指点教导,还有白天的援手之恩。”

  老马夫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老头儿那不过只是举手之便,终究是你自己的领悟应变。”说到此,老马夫喝了一口酒,停顿片刻,才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找你想要说什么吗?”

  凌慕枫重新坐下,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老马夫侧身看了看四周,又抬头看了看天,“再过得几日,就要到雅风国了,这一段路,大都是官道坦途,我怕人多口杂,所以有些话,要和你提前交待。”

  凌慕枫恭谨地说道:“还请老伯赐教。”

  “打这往后,你就不要再练你往日所习的那套剑法了,即使以后要练,也要找无人的地方,偷偷地练。你怀中的那把匕首,更是不宜张扬,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取出。另外,你还需注意一个人。”

  “陈然吗?”

  老马夫一下瞪大了眼睛,惊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说的是他?”

  “我猜的,或者可以说是一种直觉。”

  老马夫上下打量着凌慕枫,似是在看着一头怪物,“你却是猜对了。你们一行六人,其他骆霞孔燕徐念三人,一眼可看尽。”

  “许辰呢,他这个人心高气傲,貌似聪明,天资也算不错,实则充其量不过是个井底之蛙。”

  “唯独陈然,老头儿我却开始把握不定了。他来自清河郡陈家镇,之前名声不显,但三年前,像是突然开了窍,在这一次争夺武神学院的名额选拔比试中,力压众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呵呵,不是我存轻视之心,但陈家镇那帮老小子,可真教不出这么个天纵之才来。”

  “今日在进城的时候,他明知道那城门守卫伤不了我,也应该清楚老头儿自有应对手段,却一改常态,抢先出手,我想他可不是单纯为了讨好于我。”

  “再说他与那卫青平一战,看似已经尽力施为,其实还藏着后手。初始之时,老头儿也看走了眼,只是在他落败的时候,明明还有余力,却暗暗卖了个破绽,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琢磨不透。此人看似心性正直,平常喜欢置身事外,但实则心思谨密。小哥儿啊,往后你得多留个心眼,不得不防。”

  凌慕枫笑了笑,拱拱手,轻轻说道:“谢谢老伯提醒,我会留意的。但无论陈然他有什么别的用心,在我,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已。”

  老马夫点点头,喝了口酒,赞许道“也是,一路上,陈然对你还算是维护,自然也不能为了一点猜疑,就胡乱地下判断。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得赶路,你先回去睡吧。”

  凌慕枫将碗里剩下不多的余酒,一饮而尽,站起身说道:“那老伯你也早点歇息。”说完,就跳下了屋顶。

  望着凌慕枫那略显笨拙的“身法”,老马夫神情有点肃然,“小哥儿啊,你那身后的大能,也不知是谁,老头儿同样揣摩不出呀,分明有着通天彻地之能,为何却连一套完整的剑法,一套普通的纵身术都没交给你?”沉默片刻,又轻叹了一声,“唉,如今老头儿将平生绝技传授与你,也不知道会否有越俎代庖之嫌。”

  --------------------------------------

  第二天早晨,老马夫谢绝了卫励的再三挽留,匆匆离开跃马城,尔后通过骊国的另外一座郡城——扶安城,再行将半日,就来到了骊国最东边的边境关口——兵马隘。

  骊国兵马隘,地势险要,与雅风国接壤,关隘左右两边山峰连绵,只有中间的一条山道,能供行人车马前进。

  山头上遍布骊国的烽火台,两旁分别设有驻军所。穿过山道,山脚下的另外一边则已算是雅风国国境,有雅风国的夜影游骑来回巡弋。近百年来,骊国虽名义上附属于雅风国,但两国并非和睦相安,皆相互防备着彼此。

  马车行到山隘口,“轰隆隆……”忽然传来的一阵雷声,过得不久,已是大风起,暴雨将至,

  老马夫看了看头顶上密布着天空的乌云,知道今晚想赶到雅风的宣抚郡,打尖休息的计划,明显要泡汤了。当务之急,就是寻一处开阔点的地方,停好马车,等风停雨歇过后,才能再动身。否则,贸然进入山道中,在这样的恶劣天气里,山道两边随时会有碎石泥沙倾泄而落,即使人能幸免,马车也必然遭难。

  刚想到此处,瓢泼大雨,已经倾盆而下,电闪银蛇,雷鸣似爆,修为高绝如老马夫这样的存在,面对如此天威,也暗觉心惊。

  他一边披起蓑衣,一边细眯着双眼,打量着周围,看到前方不远有一处小山岗,急忙皮鞭一扬,驱车赶了过去。

  “几位小姐小哥们,看来今晚得露宿山野了,大伙儿没事尽量不要到外头来。”把马车停在小山岗边,略略能抵挡风雨,老马夫转头交待了一声。

  马车里的众小也大概知道了外面是什么的状况,又都是清楚老马夫的能耐,纷纷道了一声“老伯,辛苦了。”即使心里难免报怨,却也没再去多说什么。

  好在马车里的干粮肉脯还剩不少,倒不用担心饿了肚子,想要饮水,更是伸手可得。

  经过跃马城发生的一事之后,一行人,关系也变得融洽了些。

  许辰在路上买了一副围棋,陈然恰好也精于此道,两人已经能够暂时摒弃成见,时不时地相对而坐,对弈谋子。

  徐念也变得开朗不少,说起些山村趣事,让一旁的骆霞瞪着大眼睛,听得津津有味,颇为向往。凌慕枫有时候也会加入,说上段精怪传说,更是让骆霞又惊又怕,说到精彩处,还会忍不住拍着小手掌,轻声叫好。

  依然最少言语的,还是始终冷着张脸的孔燕,自从见她以来,在凌慕枫的记忆里,好像还没见过她笑过。

  这么多人中,徐念连陈然都能说上几句,唯独对孔燕,只要一看到孔燕瞄自己一眼,他就忍不住全身打个冷颤,从不敢靠近,避之不及。

  风越来越急,雨愈发的大,整个天地像被泼了一砚的浓墨,伸手不见五指,山林树木,只隐隐看得见个黑色的影子。

  “咴咴……咴咴……”,马车突然一阵起伏晃动,却是驮马也变得惊恐不安起来,四蹄在不停地刨着地面,嘶叫声声。

  老马夫连忙把车架从驮马身上卸下,将缰绳系在路旁的石头上,又从马车的后厢中,拿出油纸蓑草,盖在驮马的上面。

  “噼啪……”,乍然一道霹雳,划破长空,霎时,让整个大地都铺上了一片银色。

  雷声轰鸣,充塞着人耳,老马夫却突然心生警觉,他蓦然一惊,手搭凉棚,凝神望向了山岗之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不是大剑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