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夜宿寒山寺「求收藏」
龙芯2019-05-06 12:102,168

  轰隆!一声响彻天际的炸雷凭空而起,接着便是“稀里哗啦”的大雨倾泻而下。

  睡梦中的琉光被雷声惊吓的从被子里面惊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手挑起车帘,见着外面此刻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天空黑压压一片就像要塌下来一般。马车冒着风雨行在泥泞的路上摇摇晃晃,她的身子也跟着左右摆动着,时不时地磕在车辕上,传来一阵硬生生的疼。琉光扭头望了一眼一同坐在车内的师傅,外面恶劣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此刻玉清天师正在细细翻阅着手里的卷轴,斜依着矮几坐得好不稳当。

  “天师,雨势越来越大了,前方有一座破庙要不我们先进里面避一避如何?”外头驾车的驭夫合着雨声在马车外头大声说道。

  “去吧。”天师低着声音轻轻回话,眼睛却仍旧紧紧盯着手里的书卷。车外雷雨交加,分外嘈杂,但天师低低浅浅的声音却让人听的尤其清楚。

  马车继续颠簸了大概一刻钟,驭夫终于在一处半山腰停了下来。玉清天师将手中的书卷合好放在桌上,伸手挑起车帘弯着腰便跳下了马车。身体微恙的琉光见状,也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手扶着车壁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刚打开车帘准备自行扶着车辕爬下马车,哪知玉清天师向着她横手一伸,将琉光一把打横抱在了怀中。双脚突然离地,琉光反射性的抬起双手就搂住了师傅的脖子。天师走的甚是稳当,但脚步却快得很,眨眼功夫就将她抱进了庙内,寻到一处干净的地方将她小心的放了下来。

  满脸通红的琉光为了避免他二人看见自己一脸的娇羞与尴尬,转过身假装四下打探了起来。庙里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木板,墙壁与屋顶也都结满了蛛网,当中一尊高大的铜筹神像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当今世上,世人都异常崇敬神明,像如此破败的神庙已然不多见。

  “这里本来有一个村落,几年前一伙盗匪夜袭了此地。那一夜血流成河,哀嚎遍野,侥幸活下来的人最后也都南逃了……”驭夫抹了抹眼角,酸涩的说道。

  这里离京城就几百里的路,盗匪竟大胆如斯?琉光错愕的望着驭夫,看着他如此伤心,竟一下子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起人来。

  驭夫双手用力擦了一把脸,四下找了些干柴过来生火,三人围着火堆静默地坐了下来。将将坐定,又是一声炸雷凭空响了起来,琉光一个惊颤,双手抱着膝盖往墙角缩了缩。玉清天师转过身望向她,那淡淡的面容被橘黄的火焰一照,凭添了几许人间烟火。“莫怕,雷击不到此处。”他温温软软的声音如同清风拂过心头,将原本有些惊惧的心一下子抚平了。

  “嗯。”琉光将埋于双膝的脸颊微微抬了抬,侧过脸正好与师傅看着她的目光相对,心中无来由的一想:不知道是怎样的父母才能生出这般不染纤尘的人儿?

  “师傅可还记得您的双亲?”她没头没脑的问着。

  “混沌未分之时便有了道,道生天地,分阴阳,阴阳交合而生万物。大道无形亦无名,为师的双亲乃是大道。”

  琉光愣头认真的听着,可一句也没听懂。“呵呵,那这个道还真是厉害,将师傅生得如此好看呢!”她朝着师傅没心没肺的咧嘴一笑,见着他也似淡淡一笑,遂又问:“师傅,您说说您以前的事情呗?”

  从第一次见面起,她对他的好奇心似乎就没有止尽。玉清天师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闭上眼睛佯装休息。

  三人围着火堆,听着屋外越来越大的雨声都将似昏昏欲睡。这时,外面的土道上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哒哒哒的朝着寺庙而来,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到得门外。

  “他娘的,这雨竟愈下愈大!弟兄们,等雨势转小我等再走罢!”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翻身下马,一边拍打着蓑衣上的雨水,一边不耐的朝着身后紧跟着的四名汉子叫嚣。

  “老大,我们何不等上几天再启程?看这天,可能还要下上好几日呢……”

  被唤作老大的络腮胡子扬起手里的马鞭,朝着还在说话的那人就挥了过去。“啪”的一声抽在他的脚边,留下泥地上一条深深的沟槽。“此地马上就要沦为阎军之地,此时不跑,你还想等着人家把刀架你脖子上再跑?”

  说完,他将抽回的鞭子往腰间一别,转身领着其余四人闪进了庙里。到得庙里,定睛一看,神像下一堆火烧得正旺,正对着庙门坐着一位白袍道长正在闭目打坐,旁边的老汉与一妙龄女子见得有人进来,正抬眼看向他们。

  “哟呵!此处还有如此标志的小娘子……”走在络腮胡子后面一个精瘦的男子,压着嗓子朝着后面进来的几人说,那快眯成一条线的小眼睛缝里透出来一道猥琐奸诈的光亮。走在当头的胡子老大一边朝着里面走,一边紧盯着琉光几人。到得一处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领着四人席地坐了下来。

  琉光瑟缩着身子躲在了师傅身后,虽说还是能感觉到那些令她十分不舒服的目光仍在她身上打转,但他们也没有再做出其他过分之事来。如此相安无事到天黑下来许久,琉光靠着身后的柱子昏昏睡了过去。

  “老天有眼要老夫今日又遇见了你们这些畜生,今日我要替我儿报仇!”

  一声大喝传来,琉光惊慌地睁开双眼。见着驭夫手里握着一把大刀,高举着朝着那名胡子老大砍去。

  胡子老大也被驭夫的声音惊醒,见着老汉挥着刀朝他砍了过来,他就地一个打滚躲过了这要命的一刀。胡子老大见着老汉一刀挥空正欲又来一刀,他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朝着老汉的肚子就是一脚,将老汉踢飞到墙壁上。

  驭夫撞上墙壁重重地落了下来,琉光飞扑上去抱起摔倒在地的驭夫,大叫:“老伯,你可还好?”

  驭夫这一击似是不轻,加之本就年老体衰,如此一来已是气若游丝。“姑娘,快逃,他们就是屠了此村的盗匪……”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遇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