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师傅来了
龙芯2018-12-14 15:092,370

  阎辰把琉光带出地牢当日便叫人放了瑾瑜父子。关押他们二人其实也没多大意义,只是剑枫中了瑾瑜一剑令剑枫甚是窝火。如若后来不是琉光激怒了他,早在她开口之时他就有意放了他们。

  身受重伤的定保侯带着奄奄一息的瑾瑜在卞城医治了七八日,等瑾瑜稍稍好转了才启程前往梁京,如此这般,差不多花了二十多天才从卞城回到京城。

  此刻草长莺飞,春光明媚,但梁国人的脸上却阴云密布。尤其是梁王,自打定保侯回来之日起,就寝食难安。

  瑾瑜刚回来,如今唯一的公主琉光又落入阎军之手,这可如何是好?定保侯身受重伤,瑾瑜生死未卜,昔日几位将军全都战死疆场,如今就只剩下几位花拳绣腿的皇儿……一夜间梁王头上的白发又多了几许,脸上的皱纹也加深了几道,他无力地抬起手揉向闷痛的太阳穴,心中的哀痛沉得像山一样。

  “皇上,天师求见。”小太监从殿外走进来,躬下身子低声禀报。

  “宣。”梁王沮丧的说。待玉清天师长身立于大殿之中,梁王起身行到天师身前,双手一搭行了一礼。“天师前来是为了何事?”

  玉清天师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梁王不免淡淡一笑,梁王一见他便行礼,想必梁王也猜到了十之八九。“皇上无需多礼。琉光乃是我座下弟子,如今有难,为师应当前去营救才是。”

  梁王一直都记着天师曾经的承诺,如今亲耳听见,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他面上一喜,忙道:“多谢天师了!”

  侯在殿外的广成子见着师傅出来,忙上前询问:“师傅,救师妹让我去就可以了,何必劳驾您?”

  玉清天师轻轻摇了摇头,“我要亲自去会一会这个魔族魔尊。况且琉光的命数已经超出司命给的命局,她——该历劫了。”

  仙丹只能将琉光的命保住,身体里的寒疾并不能祛除。昏睡中的琉光时常觉得身体恶寒,被冻得浑身发抖,每每这个时候阎辰便脱衣合着被子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如此悉心照顾了几日,琉光的寒疾慢慢好转,感觉寒冷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将将给昏睡中的琉光喂完药,阎辰便察觉到房间的异样,他抬手便将床榻施了结界。空气中窜流着天族的气息,他沉着脸查探了一番,并没有察觉到杀气,他转身向着房内的圆桌旁一坐,抓起桌上的水杯就着杯沿喝起水来。

  等待片刻,对面的圆凳上便现出了元始天尊,他好整以暇的端坐在阎辰对面,一双眼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阎辰看也不看一眼他,放下水杯冷冷的说:“阁下为何事来找本尊?竟寻到了人间。”

  元始天尊淡淡开口,“这人间魔尊来得,那本尊也能来得。只是魔尊来是为了搅乱人间,而我是为了还人间一个太平。”

  阎辰一听,嘴角不削的一扬,嗤之以鼻道:“本尊前来是替人间清扫败类,天尊过奖了。”

  “如此一来,那人间之事就有劳魔尊了。本尊前来还有一事要麻烦魔尊,就是请魔尊殿下放回梁国公主。”

  阎辰眼中寒光乍现,眯着眼睛盯着元始天尊。“天尊闲事管的未免太宽了些。”

  “魔尊到底为何扣着公主不放呢?本来她就身体羸弱,现在服下仙丹了也是气息不稳,你强将她留下来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他当然知道现在将她留在他身边对她的身体只有坏处,等她醒来见到他必定气急攻心,到得那时心火与体内的寒疾相冲摧毁了心脉,十粒仙丹都救不回来。再者,他与她,他心中早有打算,她迟早要回一趟梁宫,此时回去再好不过了。

  “如若她有任何闪失我必不会放过你!”言语间是赤裸的威胁,半分玩笑都没有。说完,他将手里的水杯往桌上一放,长手朝着床榻一挥摒去了结界,迈开长腿就走出了房门。

  玉清天师并没有用仙法将琉光带回梁宫,而是带着她一道乘坐马车。一路上,琉光都是浑浑噩噩的躺着,躺久了她的身体有些不适,但是又无法醒转,昏睡中的她不自觉的将眉头皱起来。这时,身子被人轻轻扶了起来,将她靠在了他的身上。可能是前几日在她恶寒之时抱着她的人身子太过火热,所以感觉这人的身子有些微凉,但这人身上的味道却极其好闻,像沾染上阳光的百花香味。迷糊中,她靠在他的肩头细细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寻着一个舒适的姿势沉沉睡去。

  马车一阵晃荡,摇得她五脏六腑都快颠出来般。琉光抬了抬眼皮,终于从沉沉的昏睡中醒了过来。见着自己在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之中,而且还横卧在某人身上,她的双手还紧紧的环抱着那人的脖子,好不暧昧!此人,白鞋,白裳,白发……

  “师傅!”

  她不免大惊失色,脱口而出,红着一张脸立马放开了玉清天师。

  “师,师傅,怎么在,在这里呀?”昏睡前的记忆一直还停留在卞城地牢,她本是想问这里是哪里。

  玉清天师侧过脸,面上的笑彷如春日的骄阳。“为师来将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徒弟抓回去。”

  望着玉清天师那张俊脸,琉光傻傻的移不开视线,红着一张脸傻笑着。“我可是昏睡了几日?”

  “大概月余吧?”

  这么久?她四下查探了一下,发现除了驾车的老叟,并无丫鬟。那这些时日里她每感到寒冷,都是师傅这般抱着她帮她驱寒的?

  “可是师傅照顾于我?”

  “那不然呢?”

  听到师傅的回答,琉光本就泛红的脸上又滚烫起来。她害羞的将脸转向车窗,挑起窗帘看着外面,结巴道:“多,多谢,师,师傅……徒儿,以,以后,再,再也不离开,您,您了。”

  手握着的窗帘被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手撂了下来,玉清天师低低浅浅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身体里的寒疾还没有好,不可吹风。”

  “是……”

  她如蚊蝇一样低应了一声,缩着头坐回了被褥中。除了父母兄长,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般关心她,尤其还长得这般好看又温柔。当然,瑾瑜可不算……

  瑾瑜?

  突然想到了瑾瑜还在卞城的大牢,琉光急急说道:“师傅,我们得回去卞城,瑾瑜还在大牢内呢!”

  玉清天师抬手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宠溺道:“定保侯父子早就回了京城,你好生养病便是!”

  瑾瑜同伯父回去了?

  琉光心中的一颗大石终于落地,还在大病中的身体也还感到困乏,她躺回被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师傅的背影,安心的睡去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夜宿寒山寺「求收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