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断情绝义
龙芯2019-04-22 11:462,152

  一路上,琉光心潮澎湃,泪眼朦胧,用力甩着鞭子催着马儿朝定保侯府上奔去。

  马儿将将到得府门口,还没停稳当,琉光便纵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身子重重地栽倒在地。也没在意身上摔破的皮,在地上打了个滚爬起来就提着剑朝府里走去。

  众家丁见着公主提着长剑气冲冲闯了进来,忙上前招呼。

  “让开,让开……”她信手将手里的长剑胡乱挥着,径直朝姑母的院子走去。到得院落旁,守门的还是前些时日那个人,看着他一脸敦厚淳朴的面貌,琉光心中的怒火又添了几许。没等他开口,琉光便杀气腾腾的冲他吼到:“滚,今日本公主手里的剑谁都不认!”

  她一脚踢开掩着的雕花院门,惊起院落里一地白鸽。几步来到厢房门口,却意外发现厢房的门敞开着,屋内四处都是厚厚的灰尘,哪里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姑母呢?”她诧异道,瑾瑜再怎么助纣为虐也不可能放纵定保侯对自己的亲生母亲怎样吧?

  后面紧跟过来的守门家丁忙说:“夫人一回到京城便决意常伴青灯,了却尘缘了。”

  “呵呵……”她恨恨的咧着嘴讥笑。出家?姑母万分疼爱瑾瑜,不到心灰意冷之际又怎舍得出家?“为了不落下皇室丑闻,他们父子隐瞒的可真是好啊……”

  这时候,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走来,片刻,瑾瑜穿着一身银白铠甲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抬头看过去,只觉得银白铠甲映着他妖媚的脸上,令他整个人都显得分外阴郁。原来他隐藏在笑容之后的竟是这样一副无情之貌,她以前怎就没有发觉呢?

  “琉光……”他伸手过来正欲握住她提剑的手,她见状立马向后退了一步,提起剑正对着他,她像是看怪物似的望着她,眼神竟是厌恶至极。他心头一紧,分外难过,“剑重得很,会伤到自己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噙着泪,每一个字都是绝望与心碎。

  “我……无话可说。”事到如今,他能说什么呢?

  “我要去见父皇!”

  “你不能去。”

  “父皇到底被你们怎样了?我要去见他!”她彷如要崩溃了,无助的朝着他吼着。

  “我即刻派人送你去南疆。”瑾瑜从怀中掏出琉光前段时日交于他的书信,打开信笺递给她看。

  这是父皇出征时吩咐她交给瑾瑜的,她一直都好奇父皇同瑾瑜要说些什么,原来父皇吩咐瑾瑜如若阎军打来,就让瑾瑜送她去南疆。这个时候,发生了这等事,要她如何一个人苟且偷生?父皇定是不知道他如此信任的亲人,竟是一心想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她将信笺小心收好,双手举起剑便朝着瑾瑜劈去。

  “你这个狼子野心的坏蛋,今日我便同你绝情断义……”

  见到她举剑砍过来,瑾瑜立在原地并没有躲开。他抬起一手一把握住挥过来的剑身,瞬息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指缝间淌了出来。毕竟是她第一次伤人,又曾是自己的亲人,此时见着这么多的血,琉光一下子愣住了。瑾瑜握剑的手轻轻一拉,琉光踉跄着贴在了他的胸前,他似是心疼的看着她,柔声说:“你看,连这点血都怕,待在京城作甚?”

  语毕,他另一手绕过她的肩头,朝着琉光的后颈一劈,琉光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迷糊之中,琉光感觉自己像是坐在马车之中,马车日夜兼程的赶路,颠簸得她的四肢酸痛无比。头仿佛痛得快要裂开,每当使尽全身力气想挣扎着爬起来时,嘴角便会有一股清凉的液体被灌入,之后她复又陷入昏迷之中。迷蒙之中,梦见了她小时候的诸多趣事,父皇与她一道在御花园里放风筝,母后亲自为她做新的衣裳,哥哥们同她玩耍,还有瑾瑜那厮老拿着蚯蚓吓唬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从浑噩中醒来。一睁开眼,抬头见自己真正是在马车中赶路!她一下就从锦被中爬起来,一把抓住旁边的云香就叫着:“这是哪里?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王爷说是去南疆……”

  “他人呢?”琉光摇晃着爬到车门边,挑起车帘,见到外面只有一位身着黑袍的将军驱着马在赶车。她在头上、身上仔细摸索一阵,发现藏于袖袋中的步摇不见了,与云香二人身上均找不出一样利器。

  “停车,停车……”她朝着驾车的将军吼着,奈何将军仿若未闻一般。“再不停车本宫便跳下去!”

  “公主自便吧。此时皇上生死未明,皇后娘娘与三殿下还在宫中,公主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下官不拦着。”

  好一个将军姥爷!瑾瑜这厮是把她拿捏得死死的了,故才派这么一位油盐不进的将军送她去南疆。此时若是跳车,伤心的是她的家人,若不跳车,岂不摆明了被他唬到了?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前方官道上现出了一团白点。马车慢慢驶近,白点也渐渐清晰,只见玉清天师骑在一匹红棕色的宝骏上,拦在了路中间。师傅……琉光用力揉了揉眼睛,当真是师傅来助她了!

  天师拦路,将军不得不停。正欲说话,天师扬起衣袖朝着他的面孔轻轻一拂,此人便定在了马车上。

  玉清天师轻踢了一下马腹,马儿缓缓踱着步子靠近马车,他弯下腰伸出一手递于她面前,声音宛如清风一般拂过:“还不快来?”

  师傅于她来讲,就像是她的救命菩萨一样,每次到得最危险之际他都会出现,救她于水火之中。这种在绝望时候生出来的感激之情,最是让一个人更加的依赖于他。

  琉光眼里闪烁着点点泪光,红着双眼轻唤到:“师傅……”

  玉清天师颔首莞尔,将手又朝着琉光伸出去几分,待她羞涩的将手递于他的手中,他轻轻一拉,琉光便已被他轻拥在胸前。

  天师一手拉着缰绳,双腿用力一夹马腹,马儿惊起官道上一阵烟尘,驮着一白一黄两抹身影绝尘而去。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 江山为聘「求收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