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幕后黑手
龙芯2018-12-29 03:141,814

  这一夜,琉光合衣裹着被子,卧在床榻上翻来覆去,恐引起殿外看守之人的怀疑,漆黑之中她只得睁大眼睛瞪着云帐上垂吊的流苏,一点一滴的煎熬着等待天明。

  云香一夜未归。

  天刚蒙蒙亮,琉光便翻身起了榻。片刻后就有两名宫女端着面盆从大殿门口缓缓步了进来。琉光瞅着门口,定睛一看,走在后头颔首低眉的美人不正是一夜未归的云香嘛!她心中一喜,待前头的宫女将面盆放下,便打发她去善房拿早膳去了。

  宫女刚走,云香便拿起台上的木梳替公主束云髻。眼角继而朝殿外瞥去,见外头几人并没有注意她们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见着母后了?”琉光急着问。

  “嗯!皇后娘娘命奴婢给您带话,说她一切尚好,叫您好生照顾自己,莫轻举妄动。”云髻梳好,她借着在铜镜中查看之际,低头俯在公主耳边低语。

  果不其然,宫内真出事了!

  “母后可有说是谁人所为?”她扭头焦急的询问她,眼神灼灼。

  琉光的目光太过迫人,云香慌忙避开,“嗯……啊……”许久,她都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说呀!”琉光一急,抓着云香的手腕摇晃着,力道之大,令所抓之处瞬即一片绯红。“到底是何人有这么大的能耐竟敢软禁皇族!”

  “公主,您莫要问了……或者,或者等皇上回宫了,一切自有分晓。”云香语气闪烁,似是难以启齿。

  一种无名的恐慌向她的四肢百骸袭来,不敢深思,琉光瞬时爆发,无法压抑的大声吼了出来:“说呀!到底是何人胆敢软禁皇后、皇子!”

  公主此举吓到了云香。得知消息时的震惊,以及此时被公主逼问的为难,一齐涌了上来,云香婆娑着双眼,艰涩道:“是……是……瑾瑜王爷!”

  琉光听闻,顿时百味杂陈。质疑,不信,愤恨,恼羞,一时间被至亲背叛的感觉齐聚胸腔。她如遭雷击,呆愣当场,浑身陡然虚脱跌坐于地,缓缓抬起水眸,悲戚的盯着云香的眼睛,急切的需要得到她的否认。“怎么可能是瑾瑜?怎么可能是瑾瑜……怎么可能……”说到最后,心中的悲痛已令她无法再继续说下去,只得任由决堤的泪水吞没了哽咽在喉咙之中的话语。

  “公主……这定是有什么误会,或许……或许并不像你我猜测的那般……”云香蹲下身揽着公主,不停的低声安慰。

  “或许?或许什么呀……”她含糊嘤咛着。

  除了定保侯,如今的梁国还有谁人有这个本事,这个胆子?

  突然,她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定,用力一抹脸上的泪痕,从地上迅速爬了起来。“我要去问瑾瑜,我要他亲口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何!”

  说完,她随手抓起梳妆台上的金步摇就朝着殿门外踉跄奔去。殿外守着的一众侍卫见到公主行色有异,纷纷上前阻拦。没等众人出声,琉光扬起手中的步摇对着自己的颈窝处,厉声大喝:“去给本宫备马,本宫要见瑾瑜!”

  领头的侍卫见状,忙上前阻止:“公主,您这是作甚?王爷此时同三皇子正在城楼上忙着布防呢。”

  琉光红着双眼怒瞪过来,愤愤然开口:“少给本宫讹言谎语!瑾瑜既然只是软禁于我自是还悼念旧情,今日我若有个三长两短,只怕定保侯也要落得被天下人耻笑吧!”

  这位梁国唯一的公主,从来都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性子,此刻这等咄咄逼人之态竟让人望而生畏。众人握着刀柄不敢近前,生怕公主一不小心划伤了自己。正如她所说,王爷还是悼念旧情的,不然不会再三叮嘱他们要好生服侍公主。再者,如果今日公主当真死于皇宫之内,来日定保侯登基为王时,定免不了要将黑锅丢给他们,治他们的罪。

  见众侍卫仍没有反应,琉光压着手里的步摇又向下陷入几分,尖头没入颈窝处,一股腥红的血丝顺着步摇汨汨流了出来。她复又提高音量,竭嘶底里的大呼:“给本宫备马!备马!听到没有!”

  众人均被琉光给慎住了,领头的侍卫忙朝着边上的宫人说:“快去给公主备马。城门有重兵把守,反正公主也出不了城,我等在后面守着便是。”

  片刻,宫人便将公主平日惯骑的白色小马驹牵了过来。

  琉光手里紧紧攥着金步摇,朝着马儿走去,行经一侍卫身旁,她一边怒视着此人,一边伸手夺过了他手里的长剑,几个大步便走到马前,拄着手里的长剑,翻身上到马背上,再单手一拉缰绳,朝着宫门飞奔而去。

  一路上,她泪如雨下。

  都说仇恨与绝望能令一个人变得陌生且强大,此话当真不假。彼时的琉光,人人宠着,事事顺心,好不娇柔烂漫。可此时,她拿起了剑,恐吓了人,刺伤了自己,就连马儿也骑得比往日好上许多……她早就知道天要塌了,但她万万没想到,也无法接受以及承受的是,在这些沉得像大山一样的伤痛上,有一把剑是来自她的亲人!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 断情绝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