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回 宫
龙芯2019-01-06 16:481,501

  琉光身穿着一袭紧身黑衣,月光下身影绰约多姿。阎辰微眯着眼睛欣赏着,待佳人消失在一片月色中,他转身抬头,瞥向弯月高挂的屋檐上。只见玉清天师朗朗的立在银灰色的屋瓦之上,一袭白发白袍在风中肆意飞扬,面无表情的看着刚才他与琉光站着的方向。

  “想不到天尊竟有偷窥他人夫妻情趣之嗜好。”阎辰唇角微扬,冷冷的打趣道。

  玉清天师覆手从屋顶落在了阎辰对面,也冷着声音说:“琉光乃是一介凡人,她有她自己的因果轮回,魔尊殿下何必非得乱了她的命数?”

  “本尊也不想多废话,琉光已是我的未婚妻,那么除了我谁都不能让她不痛快,否则本尊令他十倍奉还!”阎辰眼中寒光一闪,声音冷的像从地狱里传来一般。

  “魔尊殿下插手人间之事已经够多了,你这样罔顾伦常可知会害了她?”

  “这倒不用天尊担心了,本尊不似天尊,她有了我谁都伤不了她。”说完,阎辰片刻没有多留,就地盾化成一道黑烟飘走了。

  阎辰走后,天师立在银灰色的月光下,久久不曾动弹。

  许久,他双袖一挥,又跃到屋顶坐了下来,双手在膝盖间一拂,一把古琴便搁在其上。天师伸出修长的食指在琴弦上娴熟的拨弄着,一阵空灵流畅的琴音彷如汨汨流水倾泻而来。夹杂着桂花香气的清风这时候也徐徐吹来,将他一头的银丝吹得四处飞扬。手起手落间,琴音也跟着抑扬顿挫了起来……一曲弹了甚久,琴声仍不见放缓,弹琴之人本是面貌温润如玉,可此刻随着抑扬的琴音一道,他双唇紧闭,双眉深锁,瞳孔里也尽显出不耐之色。

  头一次,他无法平息自己内心莫名的烦躁,竟连手中的古琴也无法再继续弹奏下去。天师双手猛的往琴弦上一搁,硬生生止住了一曲铮铮之音。

  第二日一大早,琉光便打算起驾回宫。刚走出房门,迎面便遇上了广成子。

  “师妹这么早就回宫了?不用过早膳再走?”每日早膳,广成子同琉光都会到师傅殿内用膳。今早见琉光还未到,广成子便过来寻她了。

  琉光边走边摇头,抬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含糊道:“不吃了,昨夜没有睡好,没有胃口呢。”昨夜回来后,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大早便爬了起来。

  广成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琉光,本来凹凸有致的身材近日来清瘦了不少,系带也是松松垮垮的系在腰间。“这可不行,师傅还在等着你我二人一同用膳呢。”

  琉光听闻,嘴角噙了一抹淡笑,抬眼娇媚的看了广成子一眼,道:“那你同天师要习惯了,以后只怕琉光都不能陪着二位用膳了。”

  “师妹……你对师傅怎能心生怨怼呢?”

  “哪敢?”琉光似是真心实意的在解释,“琉光只是一个无权无势无依靠的前朝公主,能拜天师门下为徒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琉光哪敢对天师不敬?”

  还说不敢?这不明摆着对师傅有了隔阂?广成子轻叹了一声,颇无奈道:“你该体谅师傅的,师傅虽是没有助你,但他也有不能助的苦衷。或许,或许师妹活着还有别的意义,师傅是为了师妹日后着想……”

  不一会儿,二人便来到了宫门口。广成子似乎还有未尽之言,面上神色颇是复杂。

  “师妹真是不同师傅用过早膳再走?”

  “不了。”琉光眼神复杂的又环顾了一眼玉清宫,见着远处大殿门口立着的那位白衣仙者,心中不觉一沉。声音喑哑道:“我明白他的。你且回去吧——”

  说完,她朝着立在身侧的宫女微一抬手,由着她将自己扶上了停在宫门口的一辆华车之上。

  她是真的明白他的,所以她打心底没有怪过他,他不助她自有他的道理,她懂他,也信他。他救她于牢狱,助她赶赴望岳山,这已经是极大的恩情了。

  曾经的他温柔如春风,令她少女之心曾经有那么一刹那差点为之倾倒,但仅是如此而已。他是天上谪仙一般的人儿,如今的她却心怀仇恨,为着往日的那一份感激之情,她不想也不该拉着他一道跌入地狱。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双龙激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