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等我杀了你
龙芯2019-01-05 22:491,686

  琉光在玉清宫静养也有一个月,这一个月来她白天日日诵读经书,表面上甚是乖巧,可每到夜晚她便会避着人偷偷的在玉清宫以及周边的几个偏殿,四下找寻她皇兄的下落。今夜是她在玉清宫找的第二遍,也是最后一遍,如果今夜还是无果,那么明日她就要决定起驾回宫,去皇宫里找了。

  当日瑾瑜在城门口设下重重关卡,皇兄出城的几率甚小,他一定还在京城内。若是他现下还好,一定会想办法联系母后与她,可这都两个月过去了仍旧没有他的消息,她实在是按捺不住了,只得自己寻找线索。

  玉清宫是先皇特为玉清天师赐名的宫殿,里面住的自然是天师同他的弟子。天师向来喜欢清净,又是修道重地,所以除了宫门口的几个侍卫外此处再无旁人。

  晚风徐徐,繁星点点,一牙弯月明亮的挂在天空。

  琉光身着一身黑衣,垫着脚尖,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四下摸索着出了门。她探头探脑的绕过大殿,又绕过几座无人的偏殿,终于到得一处尤其清冷之地。此地本是供宫人们居住的地方,但玉清宫中除了天师同弟子外别无他人,故闲置了下来。她踩着月光窜到屋檐下,挨个的趴在窗沿下面朝里窥探。戏折子里不都说这种无人之地,最是适合亡命之人躲藏吗?说不定皇兄此刻就在这其中一间房间里。

  想到此,她压着声音,试探性的低声唤起来:“皇兄——皇兄——”

  四下无人,万籁俱寂,一阵凉风吹过,她忍不住哆嗦了下。强忍着心中的胆怯,挨个将这些空置的房子都查探了个便,但都均无所获,她轻叹一声,失望的搂着臂膀掉头欲回寝殿。

  “呵!”转身之际,一个黑影不知何时杵在她的身后,她吓得面色铁青,向后猛倒了下去。

  黑影迅速长手一伸,利落的将她一把卷到了怀里,一阵熟悉的气味将她团团笼罩住了。竟敢送上门来!她快速伸手探到自己的腰间,摸出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向他刺去。

  黑影正是阎军首领——阎辰!

  阎辰见状,将她的另一支手高高抬起,稍稍用力一旋,她便像是在跳舞一般原地旋转了一圈,匕首也一下刺空了。琉光自幼习舞,立马稳住旋转的身子,收回手又朝着他的胸膛刺了过去。阎辰又伸出另一手一把将她握着匕首的手握住,一转,生生将她困在了他的胸前。

  他矮下半个身子,将头靠近她的耳郭,声音轻轻冷冷的,“卿卿,竟是这般对待夫君的?”

  她被他禁锢着动弹不得,咬牙切齿道:“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谁替你报仇?”他在她颈项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本是一句好心的提醒,可在琉光听来却是莫大的讽刺。“报仇?你不就是我的仇人?不是因为你,我的父皇怎会……怎会……”她强忍着满眶泪水,不想在仇人面前示弱,生生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阎辰心中一颤,不忍她如此伤心,将环着她的力气松下来几许。“即使没有我,定保侯也会兵变。当年梁王本是属意定保侯继承大统,奈何他母亲出身低微,方才顺应朝臣立了你父皇为太子。他一直怀恨在心,自驻守北疆开始,便与周边各国交好,早就密谋好了一切!”

  朝堂之事她之前是全然不知的,但就如他所说,谋朝篡位哪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恐怕真正是早在多年前瑾瑜父子就已经在密谋了。可即便如此,也与眼前这人脱不了干系!不是他,梁国短时间内不会引发战争,不是他,父皇不会出征望岳山!他才是罪魁祸首!

  见她在胸前久久未曾开口,他松开她,夺过她手中的匕首,将它好生又插回了她的腰间。

  琉光冷冷的望着他,一字一句恨恨的说:“你也难辞其咎,这一切总归都是因为你,我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他像是没听见她说的话,语气霸道的宣布道:“下次再不可随便用这种利器,你有我足矣,我的女人不能受一点委屈。”

  琉光听闻,顿时觉得受了奇耻大辱,“你要羞辱我到几时?是不是我现在孤身一人甚是好欺负?我杀不了仇人,还得要忍受仇人的侮辱,你是不是觉得十分好玩?”

  阎辰眉头一皱,耐心也似是用尽,冲她恼怒道:“你这女人怎么如此不知好歹?都说了此事不全怪我!我都说替你报仇了还要我如何?”

  琉光眼中泪光闪闪,恶狠狠的望着他,抓起他的手臂就在他的手腕处狠狠咬了下去。一股血腥窜入嘴里,她又加大力道狠狠咬了一下方才放开他的手,冷冷道:“等着我,让我杀了你。”

继续阅读:第三十九章 回 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