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先皇遗孤
龙芯2019-01-05 00:001,719

  望岳山之乱的第三日,定保侯在回京的路上便急书了一封草诏——梁王与众皇子在与阎军交战之时均死于流箭之下。

  国丧过后,琉光整个人都像失魂似的,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日日怀抱着父皇的灵牌跪在天坛外侧。天坛是梁国地位最高的祭祀之地,也是梁国最高的塔楼,传说此塔建了三千七百多年,积聚了天地之灵气。如若有人心中怨念太深,又能在万千生灵面前用血起誓,就会有恶魔出现为之助他……

  六月的大雨,将天地间一切污秽都冲刷得干干净净,闷热的天气氤氲了满地的伤心。琉光瘦小的身子跪在大雨里,轻轻地颤抖着。她紧紧抱着父皇的灵牌,将乱糟糟的头脸贴在上面,时不时的抚摸、亲吻,似乎在感受着父皇的余温……

  玉清天师踏着水洼走过来,在二人头顶撑起一把米白的油伞,一阵风吹过,竟将他的白袍在雨中扬了起来。

  婆娑之中,琉光见到一袭白袍立在了她的身侧,或许是师傅这一袭白袍触动了她柔软的心,也或许是大雨可以让她遮掩脆弱,多日来压抑在心中的伤心一下子爆发了出来,顿时失声痛哭起来……二人就这么在雨中待了许久,兴许是哭累了,她慢慢变成了嘤嘤的啜泣。天师屈膝蹲下来,爱怜的捧起她的脸,为她细细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师傅……可有我三皇兄的下落?”望岳山之乱中她的其他几位皇兄均遇害,如今只剩下这位下落不明的皇兄了。

  他轻轻摇头。一行热泪又从她的眼眶滚落下来。

  “今后还有为师呢,莫怕。”他柔声道,像是在安慰一只受伤的猫儿。

  琉光抬起一张湿漉漉的脸,眼神空洞的看向他。“师傅可会替我报仇?”

  “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有他的宿命,生生轮回,永无止息,你参透了便不会这般痛苦,执迷于仇恨终被仇恨所误。”

  似是想到了师傅会如此说,她收回目光,没有再搭话,双手又紧了紧怀里的灵牌,轻轻靠上了师傅的肩头。

  天师轻轻抚着她的湿发,在她耳边低语道:“回去吧?”

  她摇了摇头,声音甚小,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就想这样在雨里待着,让雨将我的心痛淋得麻木,让雨将我的心淋得冰寒……”

  这一场大雨成功的让她病了,但她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娇贵。天师将她带到玉清宫时,她甚是清醒。兴许是师傅觉得她怨念太深,故命广成子送来了厚厚的一沓经书,琉光也不多说,日日坐于案前认真研读起来。虽然精神是差了些,但也不似前几日一般令人担忧。

  六月一十九这天,亢宿,晴空万里,万事皆宜。

  乾坤殿方向的礼乐声震耳欲聋,兽角钟鼓之声亦响彻天际。

  琉光好生打扮了一番,又换上一身素色华服,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乾坤殿的宫门前。新皇登基仪式,身为前朝公主的琉光本应该早就要到场,但听闻公主哀思成疾,需在玉清宫静养。此刻众侍卫见着琉光公主前来,纷纷矮下身子行大礼。

  此时大典已近尾声,只待玉清天师上达天听,新皇登基便礼成了。

  龙椅之上的人,头戴纯金皇冠,身穿九龙黄袍,容光焕发,英姿勃勃。待见到朝着殿内走进来的琉光之际,他面上的喜悦突然僵硬住了,眯起眼睛盯着死死盯住自己的琉光,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怎么过来了?”立在最前头的瑾瑜见到琉光闯入大殿,甚是心急,若是惹怒新皇她可会大难临头!

  琉光恍若未闻,一步步朝着皇位上的人走去,她眼神阴郁的盯着新皇,唇角向上扬起,扯出一副夸张的笑容来。藏在水袖之中的双手,每向前走一步便握紧几分,长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肉里,殷红的血渍染花了衣袖,像是春日里开出来的点点嫣红……

  “琉光——”瑾瑜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俯在她耳边低呼:“今日是何等场面?快随我回去——”

  “呵呵呵……今日是新皇登基之日,怎能少得了我这前朝公主的祝贺?”她双目娇媚的瞅向他,用力挣脱了瑾瑜的禁锢,双手齐眉作揖,咬牙切齿道:“我——梁国唯一的公主,今日祝梁国在新皇——定保侯的统治下繁荣昌盛,国运兴隆。”说完,她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立在大殿与皇位之间台阶上的玉清天师,手一挥,转身潇洒的走出了乾坤殿。

  即使此刻道出实情也无用,大殿上的文武百官哪个不是人精?谁不知道梁国还有一位三皇子尚在?她身为先皇遗孤,一介女流处身庙堂之上,谁会豁出身家性命替她出头呢?

  什么都勿需多言了,心寒何尝不是一件好事?纵使只剩下她一人,她也要为父报仇,也要夺回这梁国江山!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 等我杀了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