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间道一
龙芯2018-12-10 12:592,527

  四下的华彩一闪一闪的散发出晶莹的光亮,团团围绕着金玉镶接的宫殿,使得天宫中的流云看上去都像是用金银宝珠包裹而成。

  华彩隐隐中,只见来来去去的仙娥们匆忙的穿梭着。有的抱着锦衣云被,有的拿着热水毛巾,步履虽是匆忙但却有意保持着安静有序。绣着金龙戏凤的金丝屏风后,不时传来一阵沙哑无力的呻吟,隐隐的见着床帏间正在生产的天后痛苦地扭动着身子。

  殿外一身威严的天帝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虽说是神仙生产无性命之忧,但是此胎甚是奇怪,天后怀胎怀了整整300年,直到前日天界的天空突然满布华彩,天后才突有生产之兆。可这生产生了也有三日,怎的还不见落地?

  正在此时,内殿里传来天后娘娘一声竭嘶底里的尖叫。伴随着尖叫的还有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漫天的华彩也瞬间变成一片绯红色,犹如天宫被包围在了熊熊烈火之中。寝殿里面药仙激动的叫着——生了,生了,天后娘娘生了,是位极漂亮的小公主!

  天帝一改此前焦急的神色,迈开步子大步走进寝殿。瞧着药仙怀里的婴孩,只见她肤色如雪,眼睛如墨,鼻梁秀丽,小嘴殷红,全不似一般刚出生婴儿的模样。天帝面上露出慈爱的笑容,伸手小心的将她接过抱在了自己怀中。他亲昵的俯下身子坐到天后身侧,将如此可人的孩子递给天后看。

  天后娘娘支起虚弱的身子,望着襁褓中的孩子模样如此可人,伸手便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脸。

  “天帝给公主起个名字吧?”

  “我儿生得如此好看,降生之时又是满天流光,就叫琉光吧。”

  “琉璃之光,华光溢彩,晶莹温柔。此名甚好,天帝有心了。”

  室内一室的祥和温馨,以至于大家都没有发现空气里慢慢升高的温度。殿外火红的光束一直没有消退减弱,随着婴儿的阵阵啼哭反倒像是有愈来愈艳之势。立在霞光中的仙娥们不自觉地抬起手臂抹着头上现出的细密汗珠。

  满天红艳中,远处殿门口徐徐而来一位银发白衣的仙人。此仙风姿绰约步履生风,明明走得急切,身型却犹闲庭漫步一般悠闲,只觉得周身似是散发出美玉之光,乘风而来衣袂飘飞,遥遥一仙气卓绝,器宇轩昂之佳公子也。然则即便是走近了也是瞧不真切如此翩翩公子五官到底是何面貌。

  四下仙娥见到来人纷纷搭手行礼,原来此乃是玉清元始天尊。话说元始天尊归隐三十六天已经万年不出玉清境,此次出玉清却是如此匆忙急切,且还是直奔天后娘娘的寝殿,众人都觉得必将是有大事将要发生。

  立在寝殿门口的一位仙子走上台阶隔着屏风朝着殿内的天帝禀报。天帝将怀里刚出世的公主细心交于立于床榻前的仙子,回头又低声交代要她们好生伺候娘娘,方才抬步走了出来。

  殿外元始天尊负手而立,漫天红光中只见他光洁温润的脸上略带着一丝严肃。天帝走出殿门顿时也注意到了四周的变化,见到天尊此番模样心中倒也猜出了几许。

  “天尊万年不出玉清三元宫了,此次如此匆忙而来可是与刚出生的吾女有关?”

  天尊长袖对着面前一挥,只见虚空中便现出炎炎的烈日灼烤着人间,干涸的大地绵延几百里也见不到一滴水,人间饥荒四起,到处都是逃难的百姓,道路边上随处可见饿死的尸体……“天帝此女命带奇火,从临盆开始整整三日,人间便灾旱三年,此次降生,人间更是民不聊生,尸横遍野。如若再不想办法压制她体内的火之灵力,不仅人间会成为一片死地,就是天宫也会被大火荼毒……”

  听天尊如此说道,天帝心中也知其严重性,长长的叹了口气,思索片刻,回头深深的朝着屏风后看了一眼。“还请天尊随我去大殿与众仙家商讨对策吧。”

  天帝与天尊刚走,床上的天后便挣扎着爬了起来。命仙娥们替她穿戴梳洗了一番,便让旁边服侍的仙娥搀扶着她向大殿走去。旁边抱着公主的女仙紧挨着天后身侧,天后不时的伸手摸摸公主的头,又捧起她的小手在唇上轻啄,脸上早已是泣不成声。想她怀孕三百余年,好不容易将她产下,却道她命运如此多舛,一生下来便……能有何法?活着就能让四海八荒生灵涂炭,能有何法?

  “我儿刚降生不久,众仙家也都看见了此间发生的事情。还请众位能一同想想办法,商讨应对之策。”

  大殿里众仙云集,都在窃窃私语商量着解决之法,可良久也没有一人提出一个可行的好法子。公主毕竟是天帝的长公主,谁敢站出来提出让公主泯去元神救赎苍生?除此之外,一时之间似乎也是别无它法了。

  商讨无果的众仙家纷纷朝着坐于天帝下侧的白衣仙者望去,此刻也只能元始天尊开口了,亦或者天尊心中早有对策这便才从三十六天赶来。

  “眼前的情况想必是公主尚且年幼还不能控制身体里的火之灵力。天帝不妨将公主寄养于凡间,让公主尝尽人间诸多苦楚,将来回归天界之后再让她移居北海以北的冰夷山脉,这样一来或可以救天下苍生,亦可以让公主的火之灵力得到控制。”

  “天尊说的甚有道理。再说魔界近年来在天族边界异动频频,两族迟早将有大战,到得那时我儿身带的神火定能相助于我天族。只是公主即使去了凡间如若不即刻压住神力,这四海八荒仍免不得要受其害啊。”

  元始天尊也不搭话,面容淡淡地看向下阶立着的太上老君。

  “天帝,本仙有一味金丹可另神仙暂时封印其术法,可以给公主服下,然后再让公主下凡去历造。”

  “天帝,”殿门口天后娘娘缓缓走了进来,“就用此法吧,只要我儿能活着便好。”她幽幽的深瞳望着天帝,话语间已是一片祈求。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太上老君将金丹给我儿服下。服完金丹天后就带公主随司命星君去轮回九转台吧。”

  到得轮回九转台前只有司命与天后两人,其他仙家仍在大殿聚集,只待公主投下轮回台一切恢复正常才安心散去。

  轮回台上所有的寒气都聚于此地,阴风呼呼的将四周的云雾吹拢过来,一层一层叠将起来,把轮回台团团磊了整整九层高。

  “我儿刚降生就得去凡间受苦,还望司命星君能够多多照拂。”

  “天后娘娘请放心,本仙自当让公主衣食无忧,出身尊贵。”司命也是颇难为情,想他帮她也只能帮这么多了。

  语毕司命接过天后怀里的公主,蹲下身将其小心翼翼地放入九转轮回台中央,琉光的身影慢慢的隐没在了层层云雾之中。

  入了凡尘便是仙凡有别,都道是人生自古由天命,哪有个人自主张。冥冥之中命运的转轮还是依着它的轨迹运转着,不可抗拒,不可改变。虽然得以司命星君庇佑,但是总归要受苦中至苦才能得以成长,日后方能控制住体内的灭世之火。

继续阅读:第三章 人间道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