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人间道二
龙芯2018-12-09 22:302,556

  父神开天辟地之后,命四子分管天、魔、妖、人四界,四界在他们的统领下和睦共处了亿万余年。后来四人纷纷身归混沌,其子孙后代为了争夺领地慢慢结下了仇怨。十万年前不知魔帝与天族之间因何缘由,发起了一场毁天灭地的天魔大战,最后以魔帝丧失三子以及百万雄师才得以结束。

  十万年前的那场战争让所有魔界之人痛心疾首,十万年来魔界一直韬光养晦日日练兵,期望着向天族能早日宣战一雪前耻。

  魔界圣殿中此刻灯火辉煌。魔帝穿着一身黑色锦袍,高高在上的坐在大殿当中镶着红蓝宝石的王座上。熠熠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使得那条从右侧额头斜斜横向左脸颊的浅褐色伤疤尤其狰狞,再加上那双如铜铃一般的火红眼睛,看上去显得格外的惊悚恐怖。

  众魔将分立于大殿两侧,一眼看去个个也都是长相彪悍身材魁梧。大家均是摩拳擦掌,甚是期待的望着王座之上的魔帝。

  在这众多人中,立在最前面的一位青年男子,剑眉星目、鼻翼挺秀,双唇薄而紧抿,五官如雕刻出来一般完美,亦如雕刻一般冷峻。那双漆黑如潭的双眼迸发出慑人的目光,似有将人的魂魄强行吸去的力量,所到之处皆让人不敢直视。头顶的黑冠将头发束的一丝不苟,身材颀长而挺拔,宽大的黑色镶金丝的长袍合身的穿在他格外健硕的身上。他巍巍然立在那里,浑然竟有一种让人甘愿臣服膜拜的气势。

  “父王,儿臣愿亲自领兵攻打天界。”一张口语气冰的让人发抖,但却声音郎朗如玉石之声洋洋盈耳,浑然不像他外表一般强悍骇人。

  “有魔尊领兵,我魔族定当势如破竹……”

  “我等愿随魔尊殿下出征!”

  下面的众人纷纷高声附和起来。

  魔帝望着阎辰思索了一阵。

  “阎辰文韬武略举世无双,是我魔族的骄傲。与天族开战自当是要你领兵,只是你从未领兵打仗过恐欠缺经验。在此之前你还是去一趟人间吧!此时人间正是天下大乱,你此去可当磨炼,待你炼成归来便可直捣天庭!”

  “是,儿臣谨遵父旨。”

  阎辰双手一揖,转身间衣袖一扬带响了身上的黑色袍服,大步流星而去,留下满殿众人的齐喝:“我等恭候魔尊殿下归来!”

  在《六界传记》中这位魔帝的幺子阎辰是唯一一位三万岁便记录进去的少年。传说他出生之时啼哭之声响彻整个魔界,魔界的忘川河波浪滔天,魔城地动山摇。长到一万岁时他腾在云头便可以将整个昆兀山连根拔起。曾经他以一人之力大战闯入魔界的四大上古凶兽,并且驯服了十大凶兽之首的裂天兕,从而一战得名声传六界,从此被冠以魔尊之称。

  昨夜的一场春雨过后,两侧高耸的山峦更加的粗犷苍翠,幽深的峡谷之中,也升腾起了神鬼莫测的氤氲之气。

  山谷中不时传来鸟雀的叫声,伴随其中的还有哒哒的马蹄声。放眼望去,已经多年未有人经过的古道上,远远的两匹骏马踏着清风匆匆而来。走在前头的红棕色的宝骏上坐着一位棱角分明,容貌异常俊美的男子,他的身材异常的高大威猛,乍一望上去甚是有些骇人。紧随其后的也是一匹罕见的宝马,马上的男子亦是长得十分俊朗,只是少了些前者的孤傲与冷峻。

  “卞城是梁国城郊的大城镇,怎么官道连杂草都长出来了?”

  后面的男子轻夹马腹追上前面的男子,“殿下,这座山是京城一大户人家的私人之所,此路早就已经封了。我们只需翻过这座山前面就是卞城了。”

  “入城之前你先去城里找两套干净的平民衣服。”思索了片刻后,阎辰复又开口:“还是找两套难民衣衫吧。此时进去城里的定是难民居多,你我二人若是穿的太不寻常反遭人心生怀疑。”

  “是。”

  二人再无交谈,四周又恢复到了先前的模样,除了马蹄声和偶尔的鸟鸣,再无其他。

  过了一会儿,马匹转了一个大弯后,眼前突然开阔起来。淡淡的白雾中还隐隐传来琴瑟之声,仔细一听似乎还有人在前方走动。二人立马勒紧缰绳,放慢了速度。

  往前走了丈余,模糊中看见前方道旁有一座琉璃色的凉亭,亭子里一红一白两名女子,白衣女子坐于亭侧抚琴,当中的红衣女子正翩翩起舞。火红的衣裙在晨风中飘飞,婀娜多姿,曼妙轻盈,忽如间腰身一勾曳,那轻扬的水袖与裙角随风飞起,似是一位红衣仙子要乘风而去。

  隔着雾气虽然看不真切容颜,但阎辰静静的凝望着,一时竟然无法移开眼睛。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像是认识了许久,心中有一种久违的情感涌出,让他突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魔界中的绝色女子大多都倾慕于他,天界甚至也有仙子对他芳心暗许,更别说妖界的公主对他痴心一片……只是,他向来无心男女之事,对女子统统都是冷言冷语寡淡冷漠。

  此番场景确是熟悉的,四万年来时常萦绕在他的脑海中。他以为,此生他们都不可能会再相见……

  一旁的剑枫见阎辰如此模样,亦是觉得不可思议。可他们毕竟是私闯了他人之地,如此大刺刺的这样看着人家甚是不妥,何况自家殿下眼神灼灼似狼。他驱马上前轻拍了一下阎辰的肩头。

  阎辰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脸上依然是一贯的冷漠。不是她!这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凡人。他用力一夹马腹,胯下的宝马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剑枫见状立马催马跟上。

  哒哒哒的马蹄声终于引起了亭子里的人儿的注意,红衣女子一个回旋止住了舞姿,望着两骑消失在雾中的身影,甚是惊讶。“呀!那是何人?”

  “奴婢也不知啊,此路都封闭多年,早就不让人走了。”一旁的云香匆匆站起身走到公主身侧,薄雾中离去的身影已经淡淡的有些看不清。

  “此处没有守卫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话语间,莲足轻移已经步下了凉亭。

  云香追了上去,她跟在公主身后眼神崇拜又痴迷的看着她的背影。难怪世上男子见了公主多会失魂,望着前面那摇曳生姿的背影看得她竟也是痴了去。公主天生尤物,妩媚婀娜的身型走起路来步步生花,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呢?

  走在后面的云香突然想到了什么,小步跟上了红衣女子。“公主,皇上要公主尽快回京城,今日瑾瑜王爷便会赶到卞城接公主。”

  “父皇和母后可尚好?”琉光眨巴着漆黑的眼睛望着云香,雪白的小脸因为急切隐隐的范出些红晕来,煞是可爱。

  “奴婢不知。只是公主这次来卞城养病也半年有余,皇上跟皇后娘娘定是十分挂念您的。”

  “那是自然,我也特别想念父皇和母后呢!”她看了看渐渐散去的薄雾,满山的苍翠也露了出来,鸟儿的叫声清脆可闻,想着就要回京城见到父皇与母后了,她的心情也似是和这样的早晨一样轻盈欢快了起来。“今日是我们在卞城最后的布粥日,等会我与你一同去吧。”

继续阅读:第四章 一见倾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