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见倾心
龙芯2019-03-01 16:502,563

  卞城离梁京只有几百余里,是梁国的一个较大的城池,也是入梁京的必经之道。城里建筑也都颇具京城风貌,非常的繁华气派,街市上的商铺云集也是热闹非凡。

  时下阎军已经攻打下梁国多城,只余下这卞城与梁京了。虽然阎军主帅下令,只要百姓们忠于新朝,举家迁往别处或是就在城里营生都不会受到连累,但是很多大家商旅都已经选择离开这里。毕竟大战将至,难免会殃及池鱼。

  阎辰两人换好了一身难民服装后便出门了。

  听闻卞城日日有人施粥,各地难民纷纷涌进城里,一时间卞城里到处都是流民。阎军若强行攻打进来,不仅会伤及这些无辜,也可能会让这些难民误会而奋起反击。其实区区难民不足为惧,杀了便杀了罢,但是阎辰想速战速决尽早回到魔界。

  阎辰抬眼看了看日头,辰时已到,只见四下的流民都纷纷涌往城门。“走,我们也一同去看看。”

  剑枫看着阎辰穿着破旧布衣却仍然难掩一身玉树之姿,抬高右手对着阎辰上下比划了下。阎辰心中自是明朗,知道他是何意,微微晗了下头,朝着前头城门径自走了去。只见他身形突然略显模糊,每走出一步便萎靡狼狈了些许,再看那张品貌非凡的脸,除了那双眼目若朗星,面上已然灰头土脸,面色枯黄尽显悲苦之相。

  片刻二人便到了城门附近,此处已被堵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中,当头布粥的有一抹嫣红的身影十分眼熟,那样的身姿不就是今早在山谷跳舞的人儿?

  如今明日里瞧这位小姐,竟是同年幼时候相识的她彷如一人。只见她肤白胜雪,双目漆黑且灵动,鼻梁小巧挺秀,朱色的红唇轻启,隔的甚远似乎也能嗅闻到那吐纳出来的香兰之气。一颦一笑间,似是人间开出来的一朵绝世牡丹,秀韵多姿,温柔华贵,惊世骇俗!

  真的是她?她怎会沦落成一介凡人?

  看了一眼一脸平静的阎辰,剑枫很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头。“哎,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哦……殿下,这位姑娘就是布粥之人,可如何是好啊?”

  阎辰如今的模样是剑枫从没有见过的,以他看来魔尊殿下这是对这位凡间的小姐一见倾心了。

  “自然是该当如何便如何。”

  “殿下可舍得啊?”

  “我何时竟成了色令智昏之人?”阎辰状似薄怒,斜眼睨向他。

  “非也非也,只是剑枫跟了殿下四万余年,何时可曾见过殿下对哪位女子这般模样?”

  “哦?”阎辰悻然抬起波澜不惊的眸子望着他,片刻后他自己竟然哑然失笑。“此事再不许对旁人提起。”

  想不到殿下竟然承认了,剑枫不怀好意的点了点头。“殿下放心,属下必定是守口如瓶!”略顿了顿,他又打趣道:“殿下不近前去瞧个仔细?”

  阎辰紧抿双唇,脸上又恢复一贯的冷淡:“此处甚好。”

  流民又比昨日多了一成,想到日后再不能为这些穷苦的人亲自做点什么了,今日琉光也是十分认真的与云香一同布粥布到了最后。

  她自小便体弱,虽无大病,但小病连连,因此父皇和母后从来对她都是疼爱倍至。卞城的这座别庄,便是父皇以姑父定保侯之名置办的,专门供她在这卞城修养。可如今天下征战四起,她虽贵为梁国公主,却不能为父皇为这些臣民多做其他,心中实感抱愧。如今家国飘摇,她看着这些难民不妨也多了一份怜惜。

  “公主,您看您累的,这里已经忙完了,你就回别庄休息休息去吧。”

  轻答一声好,转头之时又看见不远处街角有对衣衫褛烂的少年。此时阳光甚好,可这对少年脸上却是疲惫饥苦之色。她复又转身命云香端来了两碗粥,朝着那对少年盈盈的走去。

  春日的阳光洋洋的洒在她晶莹剔透的脸上,显得她如画的眉目更加的温柔可人。四周的空气仿佛瞬间凝结,少年没有神色的脸上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抽动。他听见旁边的剑枫似乎轻轻低唤了一句,阎辰收回望着琉光的目光,挺直了身子,两袖轻轻一掸,转身朝着街市走去。

  她已经不认得他了,此刻她的眼中只当他是一名难民!阎辰心中顿时升起一阵恼怒,脚下的步子也跟着急促起来。

  “公主,云香还是头一回见不要菜粥的难民呢。”

  琉光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心中也颇有些悸动。“是啊,如今征战四起,食不果腹,有这样气节的男儿已经少有了。”

  春日的夜仍还是有些冷,黑沉沉的夜晚仿佛无边的纱布将天际罩住,连星星的微光也透不出来分毫。风轻轻地绕着沉睡中的卞城吹着,远处偶尔传来两声狗吠,寂静无人的街道显得格外的清冷。

  两抹黑影飞快地穿梭在街道上,脚尖轻点飞纵,不一会便到了郊外山腰的别庄,二人轻身一跃便飞上了屋顶。别庄虽然不大,但比一般大家官宦的府邸要华丽宽敞得多。临近午夜,府里的灯火甚是昏暗,但侍卫却不少,况且要从这么多房间顺利找到那位小姐的闺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阎辰仔细观察了片刻,飞纵起身朝着南边而去,剑枫见状也紧随其后。

  到得南边厢房,这里的侍卫更多了。阎辰朝着侍卫所在的地方,抬起手臂轻轻一挥,众侍卫便僵硬在原地,随后命身侧的剑枫隐于假山之后,他自己一个翻身便跳到背后的一面窗户前。轻轻一推窗户便开了,跟着一丝凉风灌了进去,阎辰立马化身一缕黑烟飘进房内。刚进到屋里还没落稳,便转身将窗户又紧紧的合上了。

  没有月亮的夜晚使得房内漆黑一片,好在阎辰并非凡人,他穿过层层纱幔来到床前。只见眼前的人儿一头青丝如瀑的披洒在枕间,他又向前走近了一步想再看仔细一些,可一双如水的眼睛这时突兀的睁开,在漆黑中没有焦点的望着他的方向。就见她张开口就要惊叫出声,阎辰立马抬起手一挥,床上的人儿便昏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琉光意识到自己像是被谁揽在马上,马儿颠簸的很是厉害,耳边的风呼呼刮来,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寒冷。意识还算是清明,但就是不知怎的无法睁开眼完全的清醒过来。

  恍惚中她听见有人在对话,但到底说的是什么她却怎么也听不清。不知道在马上骑了多久,渐渐地马儿慢了下来,待马停稳,抱着自己的人纵身一跃,下一刻自己便靠着那人立在了地上。她斜斜的偎在一个温暖的怀里,面上一缕温热的气息迎面吹来,她一个激灵便发现自己能动弹了。

  睁开眼,琉光毫无防备的就望进了一双冰冷而又灿如星辰的眼。好好看的眼睛!无意间竟然差点脱口而出。想起来自己此时的处境,琉光从揽着自己的人的怀里猛然弹跳开来。这一跳她又惊奇的发现眼前的人要比一般的男子高大威猛得多,当下本就是黑夜,奈何此人又是一身黑衣,身影显得更加的诡异骇人。她匆忙收回看着他的目光,张着嘴,半晌才挤出犹如蚊蝇的声音。

  “你们……你们是何人?”

继续阅读:第五章 粉墨登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