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粉墨登场
龙芯2019-04-18 23:052,961

  眼前男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幽深的眼睛盯在她的脸上。四周静的有些可怕,琉光觉得自己被他盯住的脸上有些僵硬麻木了,身子有些虚脱的支撑不住,眼看着马上就要瘫软在地。

  这时,头顶传来了眼前黑影的声音,那么的冰冷毫无温度,在这早春的午夜显得格外森冷。“姑娘给流民布粥可是要做那救苦救难的菩萨?”见她摇了摇头,他又说:“那是要以姑娘的微薄之力拯救梁国?”

  琉光颤抖着轻咬了一下嘴唇,“不是。”

  “那姑娘是栗粮太多故以分食之?”

  琉光眼底匆匆闪过一丝惊慌,迅速抬起头看向他,害怕眼前的人将她看穿,立马又垂下了头。莫非眼前的人是山匪?城里的粮食已然不多,大战将近,城里的粮食大部分都已经充进了军营做了军粮,如果山匪这时候去卞城洗劫粮食,那么城里的流民与百姓要如何生存?

  “不是。”

  漆黑中,阎辰将琉光的一举一动看得分外清楚。他微眯起眼睛,一侧的浓眉轻轻挑起,“那姑娘说说你为何要这样做?”

  “小女子只是……只是可怜这些人罢了。”

  “人各有命,你做这些也是徒劳无功。”

  “是战争让他们沦落至此,我做这些,但求心安。”心中又加了一句:尔等为匪,实是让人不齿。

  “朝野更替古来就是成者王,败者寇。何况战争是为了结束这些苦难?阎军本不会伤及百姓,你去可怜他们反倒让他们枯骨之余垂死挣扎,来日卞城陷入战火,便是姑娘你让他们平白送了性命。”

  这——这不是血口喷人么?可良久,琉光都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反击。她去放粮布粥本就没有想这么多,如今被眼前的这个人这么一说,她倒是没有了主张起来,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了。听闻阎军所到之地都是速战速决,极少殃及百姓,如若真如他所说,她去布粥反倒让这些无辜的人丢了性命,那么她或许真难逃其责了。

  不知是午夜的风有些冷,还是今夜的遭遇太过骇人,黑暗中她纤弱的身影有些摇摇欲坠,本来就白皙的脸上这时竟没有半点血色。

  阎辰看着她的样子,白日心中的不爽即刻消散了,脸上挂上了一丝淡淡的得意。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被他轻轻一唬就唬住了。

  耳边传来剑枫的声音:“殿下,将人家姑娘送回去吧?在人间是要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行过夫妻之礼才能——带走的。”本来他们这次来卞城是打算将布粥人杀了,可这下看来,大有将布粥人带走之意。

  “这凡俗之地当真是麻烦。”斜眼间,他瞥见剑枫一脸压抑的笑。他虽表现出了一副欢喜之态,但也没有到令得他如此好笑的地步罢?

  他没再多看剑枫一眼,伸手向前一卷便把风中那瑟瑟的人儿复又揽入了怀中,纵身一跃,已然坐于马上。他的身材实在是太过高大,被他揽在怀里,就像是被一床大大的人肉被子团团裹住了一般。她的脸被他按压在怀里,紧紧的贴着他的胸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混合着浓厚的只属于男子的气息撞击得她的脑袋嗡嗡一片无法思考,觉得脸上像是着火了一般滚烫。

  待到了别庄门口,已然鸡鸣。阎辰将她从马上放了下来,别庄门口的灯有些昏暗,琉光走到门口却没有立马进去。她第一次抬起头转过脸看着阴影中的他,除了那身特别魁梧的影子,她依然是看不清的,但她却看得甚是认真。

  良久,她对着骑于马上的那道挺拔的黑影开口。清脆的声音随风而起,彷如风中银铃一般的清脆。

  “公子风姿迢迢,玉树琳琅,奈何做贼。”语毕,她抬起腿逃也似的跑进了别庄大门。

  清冷的夜风将黑暗中的男子的衣袍吹扬起来,风中似乎还夹杂着隐隐压抑住的某人的低笑。

  用过早膳已近辰时末,回京的阵仗早已经在别庄门口候着了。

  昨夜回来后便一直躺在床上没有出来过,此刻突然从屋子里面走出来,感觉阳光甚是刺眼。琉光眯着眼睛抬起一只手捂着嘴打哈欠,白净的脸上尽显疲惫。昨夜本来就想着今天要回京,心中甚是欢喜,到得大半夜才略略合眼。怎知刚合眼便被那不知道是谁的家伙莫名其妙的掳了去,虽是虚惊一场,但这一折腾恁是无法再睡安稳。

  “我说丫头,昨晚你去做贼了啊?看你这两团黑眼圈丑的。”

  琉光强忍着眼睛的不适,就着阳光抬起头就看见白色的骏马上那咧着一张嘴笑的甚是欢乐的明媚少年。她不削的撇了一下嘴,朝着马上的少年状似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一脸的娇憨惹得马上的人儿笑的更加放肆。

  “若是做贼,我定去划花了你那张女人脸!”

  少年一听,状似惊恐的捧起双手就捂住那张比一般女子还要妩媚的脸,露出一双丹凤眼滴溜溜的望着正爬上马车的少女。“呦呦呦,真真是最毒妇人心呀!亏我还念着你我已有半年未见,特意跑来接你。本王着实伤心,伤心呐……”语毕他还故意空出手来捂着胸口状似难过起来。

  琉光这时候已经坐进马车,白皙柔嫩的手拉起帘子搭在窗棂上,那张清艳的脸上挂满了得意的笑。“我说女人妖,快启程吧,父皇和母后还等着我们呢。”说完再也不理外面被气的冒着青烟的某人,拉下帘子倒头就睡起了回笼觉。

  瑾瑜是当今皇帝的侄子,朝堂上左右逢源的定保侯的长子,也是名誉天下的第一才子,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他比琉光要长五岁,两人自小便是青梅竹马,娃娃时的琉光只要是在京城便会一天到晚就跟在他后头要他给她讲故事捉蛐蛐儿。

  琉光打小便是姿色倾城,媚态横生,幸得他是看着她从鼻涕虫一步步长成了大美人,才让他也打小便对美女有了免疫之力,否则面对着这样一个绝世美人儿,他定成日魂不守舍,活不过三载。一想到这里,他不禁暗自庆幸起来。

  瑾瑜收回望着她的目光,双腿用力一夹马腹,队伍便缓缓前行。想到他便是那坐怀不乱,视美人为无物的君子,他竟开心的哼起了歌来。

  层层云雾之中悠扬的琴声悠悠传来,空灵且洒脱。弹琴之人微微闭着眼,狭长的眉毛斜斜飞入两鬓之中,那格外挺秀的鼻梁竟似只是个极美的装饰,全然感觉不到吐纳之气。

  此人,不,此仙面如冠玉,清新俊逸,那浑身散发出来的仙姿已然到了无法形容的境界。

  这时,远处匆匆而来一位黑发白须的仙人,到得元始天尊身前正意欲开口又怕扰到他,只得静静伫立着。片刻,弹琴的天尊一曲已毕,双手平抚琴上,睁开那双似有宇宙万物又似空无一物的眼睛。

  未等来人开口,天尊便说道:“本君已经知晓,你且退下吧。”声音似乎是从层层云雾中穿透而来,状似慵懒且又有力,犹如冬日的一抹暖阳,又似夏日的一捧冰茶。语毕,他又轻抬起那双修长的手抚弄起面前的琴来,悠扬的琴声又再次响起。

  来人乃是元始天尊坐下的大弟子——广成子。他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对着师尊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待他走后,虚空之中现出了琉光此时在凡间的点滴,但是片段尤其模糊且断断续续,渐渐地竟然完全消失看不出一点儿影像来。天尊的手依然优雅的在琴弦上抚弄着,琴音亦没有变化,只是思绪千回百转了起来。

  琉光此刻正在凡间历练,司命给的命局他也看过,只是近日每每查探总是零星一点又异常混乱让人看不清楚,已然已有超脱命局之势。想来琉光身边应该出现了不属于凡间的人了,如此一来琉光很可能会遇上不测,更甚至会有其他人觊觎她的神力,将她引入魔道。到得那时,不仅有愧于天帝夫妇,天族也将失去一员大将。

  思及此,琴音戛然而止,四周顿时一片寂静。他优雅的站起身,立于原地忽而一下转了一圈,只见得他身子微微颤了一颤,从他的身体里便走出来一个与他全然一般模样的人。此人一手覆于腰侧一手背负于身后,姿态飘逸的踏云而去。那姿态,那神情,那动作,全然与天尊毫无二样。

继续阅读:第六章 灯会定情「求收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