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卞城之围二
龙芯2018-12-13 10:211,902

  转眼又是六日过去了。第七日一大清早,剑枫同将士们用过早膳之后,便带着一部分骑兵、鼓手,身跨着黑色战马慢悠悠的踱步到了城门前。

  待鼓手将将把战鼓摆放好,剑枫便双腿用力一蹬,在马背上一个回旋,便朝着战鼓飞掠了过去。落稳后,伸手接过旁边鼓手的双锤,就着大大的鼓面“咚咚咚”的击打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鼓声让城楼上的士兵们与城门口的难民都翘首看了过来。不一会儿便有人去知会了瑾瑜和太守。

  片刻后,城楼上露出了瑾瑜与太守两人的身影。见着剑枫只带了千人不到的骑兵与鼓手,在城门前大摆阵仗,二人都只看着也不出声理会,静静等候,看看阎军究竟是要唱哪一出。

  剑枫见着梁军两位主帅都来了,他放下布锤,朝着城楼上便大吼:“梁军主帅听好了,还是速速投降为妙,切莫再做无用挣扎了。再给尔等两天时间,如若再不打开城门,我军便将城门外的这些梁国子民生生砍杀,用来祭旗!”

  瑾瑜双眼迸射出熊熊怒火来,一眨不眨的望着在城楼下呐喊的阎军主帅,声音似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般,对旁边面色有些发白的太守低呵:”太守太人打算何时派兵迎战?”

  太守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声音紧紧的,吞了吞口水道:“王爷,听说阎军极少在战争中杀害百姓,此事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瑾瑜转过一张盛怒的脸,因为发怒,本是黑白分明的桃花眼里,此时泛起了丝丝红晕,他死死的盯着太守,压低声音怒喝:“本王在乎的不是这些难民,而是身后的骂名。今日阎军唱这一出,太守以为何意?最迟明晚,这些难民就会拼死要进城,城内的难民同已经缺粮许久的百姓也会趁乱打劫。到得那时,内外皆忧,太守说说看,要不要将其射杀之?”说到最后,他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当,当……”太守从未见过如此盛怒中的美人,尤其美人还是手握重兵的将军。他白着一张脸,傻愣愣的望着瑾瑜,张着嘴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如若这些难民引起了暴乱,射杀这是必须的,更别说阎军有可能趁乱攻城。

  “太守不在乎名声,瑾瑜我可是害怕这悠悠众口的。”他闭上眼,稍稍平复了一下怒气,复才睁开眼扫了一眼还在城门处叫喧的剑枫,回过身面上又挂上了那一抹淡淡的玩味。“太守回去细细思索一番,明日戌时瑾瑜静待太守佳音。”

  明晚便要打开城门迎战了?太守又吞了大大一口唾沫,顿觉双腿虚软,心中不甚惶恐起来。想他入朝为官也有三十余载,可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是这般情景。

  “拿弓来。”瑾瑜右手朝着旁侧的黑袍副将一伸,一把古铜色的弓箭便递了过来。弓身光洁,好似一轮弯月,上面零星的还镶嵌着几颗宝石,看上去简单古朴,尊贵而又不显奢华。他对准剑枫的心口处,微眯起双眼,用力将弓拉满,只听“嘭”的一声,就见得黑色的箭离弦而去,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直直朝着剑枫胸口射去。

  眼看着飞奔而来的箭就要穿透进剑枫的胸腔当中,只见剑枫一个旋身巧妙的让了开去,抬起手上的剑鞘就迎面一档。“啪”的一声,箭便射进了鎏金的剑鞘上,稳稳的插在上面。

  “王爷好弓法,不过可惜了。”剑枫一把将剑鞘上的箭拔了下来,面上堆满不削,朝着城楼上的瑾瑜扬了扬。

  “本王只是提醒将军切莫猖狂,下次战场相见,本王可不会手下留情。”瑾瑜双手高高举起,朝着剑枫一揖,勾起唇角,坏坏的扯出一个邪魅又冰冷的笑。

  剑枫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远远地也朝着瑾瑜抱拳一揖,“看来梁国尚还有可出兵打仗的将军嘛!本将军也不必再同情梁国了,战场再会了!”

  说完剑枫又是双足一点,眨眼功夫已是坐于马上。他抬手朝着众人挥了挥,便带着众将士又慢悠悠的踱回了营地。那场景,就像是他带着千百号人只是在广场上游玩戏耍了一番。

  瑾瑜望着走远的阎军,朝着身旁的副将低声耳语了几句。只见副将虽是点头附和着,可眼瞳里却是大大的惊骇。瑾瑜转头就看见了他用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看着自己,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话语间多了一份无奈。“你我相识多年,必是不相信有朝一日我会变得如此残忍吧?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如今竟然变成了这样的人。”

  黑袍副将望着城外数丈之外驻扎着的阎军,阎军虽说是勇猛无敌,但人数与梁军也不是相差甚多。如今已经是垂死挣扎了,这时候不放手一搏还要等到何时呢?如果考虑太多,只怕到时候失去的更多。

  “王爷也是情势所迫,换做任何人都会做这样的打算。”

  “如若琉光知道了,必定是十分失望吧?”

  “公主也应当理解王爷的。从来就没有不牺牲的战争,和平也是用无数的鲜血与尸体换来的。”

  虽是不得已,可还是……想到那个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丫头,他的心就阵阵抽痛。如果她知道了他今时今日的所做所为,她大概会像看怪物一样的看待他吧?可他答应了她一定会回去的,那么他就一定得回去。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锦瑜被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