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锦瑜出征
龙芯2019-06-04 10:522,284

  转眼三日已过。

  这天依然还是阴气森森,春日的风在接连几天的阴沉之后,今日反倒不似以往般柔和,甚有些凌冽,吹得城门出征将士手里的旗子与战袍都咧咧作响。细细看去,将士眼中投射出来的都是视死如归的悲壮,那在风中被吹得有些麻木的脸上也净是哀伤。

  阵头,瑾瑜身穿深棕铠甲,肩头上的披风被风扬的胡乱飞舞起来。他颀长的身影跨坐在高大的战马之上,一头本是梳洗整齐的发束被风吹得有些散乱开了。

  他一手托着头盔,一手握着长枪直指天空,面朝着下面的壮士大声喊道:“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底下的士兵将手里的长枪、长旗、长矛等,在地上杵地咚咚响,高声唱合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瑾瑜将指向空中的长枪朝着前方一指,对着众人大喝一声:“出征!”

  五万名将士的队伍便浩浩荡荡逶迤的朝着卞城出发而去。

  他转过身,面朝着城门,那张妖艳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的失落。今日出征,他并没有告知琉光,一则怕她担心,二则怕自己不舍,自小一起长大,他早就已经拿这个老爱粘着自己的跟屁虫当亲妹妹一样看待了。只是虽是如此,但他心中还是十分的希望见她一面。毕竟此次一去,殊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亦或者归期已无期……想到此,他眼中一暗,心中一阵隐隐的酸涩。

  “将军,走吧。”旁边的一位中年将军骑着战马踏到瑾瑜身侧。将士出征最重要的便是士气,望着将军此番神情,颇有些让人担忧。

  瑾瑜点了点头,双手一牵缰绳,掉转马头,挥舞着长枪正欲驱赶马臀,忽听见身后嘚嘚嘚的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正朝着这边匆匆而来。

  琉光骑在白色的小马驹上,马术尚还不精的她,摇摇晃晃的朝着瑾瑜奔了过来,那胡乱束好的发髻在风中一颠一颠,摇摇欲坠。

  “喂!你这小子,太也不讲情义。”到得瑾瑜身侧,还没等马儿停稳,她红着双眼便看着他,冲他吼道:“你就这般的走了,你我十多年的兄妹情份便如此轻贱?”

  瑾瑜望着她激动的唾沫星子都快喷到他的脸上,伸出手将一缕垂下的青丝帮她别到她的耳后,心疼的责怪着:“我是怕你这副丑样子出来吓着我,到得卞城我害怕日日做噩梦睡不着呢。”

  她吸了吸鼻子,扁着嘴望着他:“你得平安回来,回来了我便把三哥送我的那只大鹦哥送于你。”那只鹦鹉是三哥从最北边来的外旅商队里花了重金买来的,昔日瑾瑜多次打它的注意她也舍不得送给他。

  “一只鹦哥就想把我收买了?起码得再加十个美人儿才行……”

  望着他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琉光心中瞬间也平复多了。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思想着美人?算了不跟即将出征的人计较。“行行行,我定给你准备十个绝色美人等着你!”

  瑾瑜咧着嘴笑了起来,一个潇洒的转身,一踢马腹,夹着身下的战马绝尘而去。

  琉光也翻身跳下马,提着裙摆便飞奔上了城楼。城楼的风更大,吹得她的眼睛都快睁不开,她拼命的睁大眼睛,呼呼的风吹的眼珠冰凉冰凉,硬是将泪水给刮了下来。

  瑾瑜回头便看见城头那抹火红的身影朝着他在拼命的挥手,他举起手里的长枪朝着她也挥了挥。

  君子已远去,官道尽头只留下将士踏起的灰尘还在空中飞扬。琉光用手背将面上的泪水仔细拭干。不小心瞥见身侧不远处那两抹白色的身影,只见他们优雅缓慢的正在步下城楼,继而消失在台阶处。

  玉清道长?不,现在应该叫玉清天师。父皇听得天师说梁国还有一百二十年,十分的欢喜,为了安抚百姓,同时提高士气,特封道长为梁国天师。像是想到什么,琉光匆匆又将裙摆卷起来提在手里,一溜小跑便追了上去。

  匆匆忙忙下得城楼来,天师的踪影已经离得甚远。“天师,天师……”她在后面迈开步子就追了过去,一边跑一边拼命的喊。

  两道身影终是听得她的呼叫,转身停下来。天师的白色长袍与一头银白的长发在空中飞扬着,朗朗的身型真应了那句玉树临风之姿。

  待到琉光跑到两位眼前,已经是气喘吁吁。“公主有何事?”他将一只手背负于身后,面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低头看着她。

  她抡起手掌抚在胸前顺了顺呼吸,红着一张小脸抬头问他:“天师,刚才,在城楼,作甚?”

  “当然是给出征的将士祈愿。”

  语毕,玉清天师转过身便要继续朝着天坛方向走去。

  玉清天师走得虽慢,但是那修长的双腿,加上每走一步就像是没有落地一般,没几步又与琉光拉开了距离。

  琉光在身后追的甚是辛苦,她小跑步的追上去急急问着:“神仙天师,请问此次出征瑾瑜会是有惊无险吧?”

  “战场上刀剑无情,男儿自当保家卫国,马革裹尸,归与不归切莫执念。”

  琉光一听,顿时小脸吓得惨白,“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前面的玉清天师停住步子,回头打探她,她一个没稳住一头便扎进了天师的胸前。她急急稳住步子,全然顾不上刚碰疼的鼻子,抬起满脸泪痕的脸,一双水汽迷蒙的眼睛凄凄的望着他。“天师的意思是——瑾瑜哥哥不会回来了?”

  玉清天师望着眼前泪流满面甚是可怜的她,那碧玉雕琢一般的人儿此时一脸的悲戚。莫非自己刚才的话吓着她了?心中隐隐泛起恻隐之心来,叹了一口气道:“瑾瑜王爷会回来的。”转身,他再也没有停下足下的步子,同广成子一道眨眼功夫就已经去的只剩下极微小的两抹白影。

  他会回来的!

  有了玉清天师的这句话,琉光心中像是吃了颗定心丸般瞬间踏实了许多。她朝着城门口候着她的马夫招了招手,马夫便牵着她的小马驹慢慢的踱了过来。翻身上马,用力一踢马腹,马儿驮着摇摇晃晃的她向前奔去。

  风中传来少女清脆的声音。

  嘿,我就不信我骑着马还追不上你们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梁王之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