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梁王之托
龙芯2018-12-11 12:482,735

  玉清与广成子乘着风缓缓地走来,远远的便见到一身金黄龙袍的梁王只身一人,负手立在天坛的大殿上。

  大殿里四处燃放着烛火,灯火辉煌里将十八根黄金做的大柱子映照的熠熠生辉,亮堂得有些刺目。只见大殿顶上的正中央高高的悬挂着一个大大的黄金打造的圆盘,圆盘里乌黑的风云此时正在不停地变幻起伏着,画面十分的诡异。抬头望着它的梁王的脸上,也像被这些阴云覆盖,完全不见往日风彩。

  “王上又来神殿了。”玉清天师淡淡的开口。近日来,梁王几乎是天天来到天坛观察这玄机镜的动态。

  “哦,天师回来了?”梁王转身,刚才完全沉浸在了头顶的玄机镜上,竟然没有发现玉清天师与弟子已经从城门祈福回来了。“我军胜算虽小,但能得天师祈福,定也能得到上天的庇佑。”

  玉清天师看着梁王,见到此时的梁王如此自欺欺人,不免有些唏嘘。“此战胜算极小。王上最近过多优思,还是保重一下龙体为好。”他抬头也看了看头顶的玄机镜,淡淡的说道:“如今最后的决战已经拉开帷幕,王上这时候还是尽少忧心其他。”言下之意便是——早做安排。

  梁王岂有不懂天师口中的意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卞城之战他心中早有定数,只是如今被玉清天师一说,实难再遮掩,面上难免增添了更多的愁苦。“朕不仅仅是忧心同阎军的决一死战,还忧心我的孩儿们。国家有难,身为男子,皇子们定当保家卫国不辞生死。可琉光是朕与皇后唯一的女儿,让朕如何能够放心得下?”

  ……

  这般静静立了片刻,梁王向着天师走近了两步,朝着负手立于面前的玉清天师,双手一揖,脸上万分恳切:“天师,朕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天师能答应。”他抬眼见天师闭着那双斜长的丹凤眼,面上云淡风轻,似是在静静等他说下去。“还请天师收公主为徒,带她去昆仑修道。倘若琉光留在此地,只怕也会同我们一样,生死也未曾知晓。”

  玉清天师缓缓睁开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睛,他平静的看着梁王,淡淡的,但是却十分认真的说道:“王上所言极是。公主本身就仙缘深厚,收她为徒当然是可以的。但本尊不能带她去昆仑。每个人生活在这世上都有她躲不过逃不掉的命运,本尊只能顺应天命,助她完成她自己的宿命。”

  听到这,梁王的双眼似乎有泪光在闪动,他颇有些激动,垂在身侧的手有些微微颤抖。“这样一来,琉光岂不是必死无疑啊?即使不死也当生不如死啊……”

  “王上放心,公主既是我的徒弟,定然不会有性命之忧。”

  梁王要的就是天师的这句话,上次即使是听得天师说梁国还有气数在,但他心里还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毕竟如今的梁国与阎军已然毫无悬念。若真如天师所言,除非是阎军主帅下令不再攻打京城,可这种可能是断断不会有的。如果琉光能得天师的庇护,那么他也算是走得稍有心安了。“既然有了天师这句话,朕也放心了,如此已经是最好不过了。”

  梁王抬起那双灰蒙的双眼,看了看玄机镜上乌云变换的镜像,随后朝着大殿外慢慢走去。曾经那高高在上的梁国之王,腰身挺拔,威严天生,可此时,皱纹竟像是一夜之间爬满了脸,那隐藏在金黄龙袍里的身子,微微有些佝偻,背影竟是如此沉重,他每走出一步,都像是迈出了千斤重的步子。天子之殇,人父之痛,又岂是能用言语所能比拟?

  待梁王走后,天师吩咐身侧广成子即刻出发去了卞城,大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他轻轻甩了一下长长的白袍袖子,迈开长腿朝着大殿正中的天师案几走去,到得案前又优雅的坐了下去,手抚着垂于二侧的白发,这时候才悠悠的朝着空空如也的大殿开口,“公主准备何时出来?”

  听得天坛大殿的侧门处传来一声女子的轻咳,随后,一抹火红的身影刺溜一下从一根黄金大柱子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天师还不错嘛,知道本公主不会离开父皇和母后。”

  玉清天师摊开案前的一卷书册径自看了起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全然不搭理大殿上那一看就有事情麻烦他的人儿。

  “嗯哼!”琉光清了清嗓子,见着眼前那一身白衣飘飘的神仙玉人,垂着他那张不染纤尘的完美脸蛋不理她,她复又厚着脸皮向前走近了几步。“天师这是在看什么呢?”她探过头,朝着案几上看,奈何上面的字虽是认得,可意思她却是丝毫都不懂。

  玉清天师单手托起手里的书册,侧过身子,将背对着她,仍然是一副不予理睬的样子。

  “天师,天师,”她也跺着步子走到另一侧的案前,一只手撑着下巴,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既然你马上就是我的师傅了,要么天师提前教我学点什么呗?”

  玉清天师伸出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朝着案几上拿过来一沓书卷递给琉光,眼也不抬的说道:“公主若是想学,且将这些心法书卷带回去好生翻阅。”

  言下之意是在逐客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回去我定当认真研读。”琉光想到还有事情要问他,故意佯装听不懂他的话外之音。她软下语气,带着谄媚的挤出一张天真的笑脸。“天师,您先前对我父皇说卞城一战后便会同阎军决一死战,请问下,我父皇与哥哥们可有危险?”

  玉清天师依旧垂着脸低头认真的看着手里的卷帛,仿佛没有听见。

  “天师!”她双脚一跺,一把夺过天师手里的书卷,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她知道父皇与哥哥们定会迎战,身为皇家的男子,这是他们不得不承担的责任,她也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多残酷。可是,她就是想问问,哪怕只是一丁点安慰也好,能让她同家人们再开心的多待一天也行。眼中的雾气又聚集了起来,她吸了吸鼻子,强忍着在眼中打转的泪水,甚是期待的看着他。

  作为一个神仙,他实在是不忍心瞧着她如此可怜的望着他。他只得颇带怒意的说道:“公主太过于执着于生死!且对我这个天师是半分尊敬都没有啊。”

  她撇了撇嘴,将手里的书卷又放回案上,但是双手却按在书卷上面。“天师乃是得道仙人,长得如此好看,又不是夜叉妖怪,我自是不怕的。但是我却是尊重天师您的,只是您不告诉我,让我如何安心?出征的人可是我的亲人。”说着说着,她的眼睛又红了起来,眼看着一滴泪就要夺眶而出。

  “该说的已经说过了。公主还想知道更多的本尊恐难相告了。”他的手袖对着书案一拂,琉光觉得像是有一个很重的力道将她的手生生挪开了。继而见他又低着头认真的看着书卷,脸上淡淡的笑意隐没了。生气了?不是说神仙道人通常都是宅心仁厚,不会同凡人计较的么?看来天师已然不会再多说什么了,自己再往下问也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天师说的甚有道理,太执念生死只是徒增烦恼。琉光不得不自己安慰起来自己,既然不能改变这一切,那么就好好的过好每一天吧,至少父皇母后不会替她担心。

  “好了好了嘛,我不问了。”她又将头朝着天师探过去了少许,隔着桌案,她从上而下的看着眼前的美男天师那垂着的双眼,睫毛又黑又长,皮肤吹弹可破,嘴唇也是淡淡的红色,如此容颜甚是好看至极。如果当玉清天师的徒弟,往后她也能这般容颜不老,想想那也是一件十分让人高兴的事情。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采花大盗「求收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