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采花大盗「求收藏」
龙芯2019-01-23 10:352,451

  时近酉时末。

  子苏河畔一座茶楼的厢房里,一位黑衣锦袍的公子正靠着窗,悠然的品着手中的茶。可细细一观察,发现他似是在等人。因着他端起茶杯就着嘴品茶之际,眼底的余光老是瞥向窗外。可这位公子面前的茶,已经添了整整五盏。

  此时因着天正下着小雨,许多店家已经提早打烊,街市上的行人也是寥寥无几,想必这位公子要等的人也不会前来了。

  他脸上那副冰冷的表情,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寒,寒到似乎只要一丁点面部的抽动,都会破碎掉。厢房里橘红的灯光映照在他幽深的眼里,似乎是两团正待熊熊燃烧的火苗。可能是坐久了,阎辰起身时有些过于缓慢。

  “你且先回军中,我随后便到。”

  厢房里明明除了他再无其他人,但他化为一缕黑烟从窗户飘出去之际,朝着屋内硬生生扔下了这句读不出任何情绪的命令。

  他早就知道今日之约她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想她真的胆敢失约。长到七万岁,这还是他第二次遭人戏弄,对方竟然还是同一名女子!阎辰一路窝着火,行走得极快,转眼间便飘到她的寝宫。

  循着气息,他到得一间通亮宽敞的大殿。殿内温度湿热,水气氤氲,隔着白色帷幔依稀可见中间大大的水池子里洒满鲜花,一个脱得精光的少女,此时正在中间拍打着水花,玩的好不欢快。

  此时上前,定会将她吓得昏厥过去,虽然解气,但却不能大饱眼福。想到此,他长袖一甩,一个翻身便悠闲的躺进水池边的一张矮榻上,撑起一手支着头,而另一支手抓起边上玉盘里乘着的葡萄便送进嘴里,好整以暇的欣赏起来美人洗澡来。

  帷幔早已被水气打湿,遮不住水池中的那一袭撩人春光。正在洗澡的人儿,雪白的身躯泡在水里,呈现出诱人的淡粉色。光洁如凝脂的背,盈盈一握的纤腰,再向下便是堵然翘起的美臀,凹凸的曲线像是刻意雕刻出来般,幅度竟是如此的惊人……阎辰顿觉口干舌燥起来。

  正在这时,佳人悠然转过身,朝着岸边便走了过来。他哪里经历过这样的情事?吓得他的脸上面红耳赤的,将嘴里的葡萄匆匆一口吞了下去,一时没反应过来竟卡住了,差点就咳出声音来。

  此时琉光刚好爬上岸,朝放着换洗衣衫的床榻走去,抬眼就见床榻上躺着黑黑大大的一个人影,还没看清楚是谁,她直觉性的就吓得往身后的水池一倒。黑影的速度快得惊人,还没看清他是何时起身的,下一刻她就已经倒进了那人的怀里。没等她叫唤出声,阎辰的另一支手便袭了上来,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你是想让大家看见你我这等模样吗?”

  琉光此时身上未着寸缕,也是被惊吓的有些不知道所措,她惊恐万分的看着搂着自己的男子,用力点了点头,发现不对,立马又摇了摇头。

  等到阎辰将捂着她的手松开,她立马一个箭步便到了床榻边上,胡乱抓起搭在上面的衣衫便挡在身前。奈何匆匆抓起的是一件上衣,遮住了上面,下面就露了出来,下面遮住了上面又蹦跶出来了。她哭丧着一张通红的脸,又气又羞又恼的朝着他低吼:“不许看!不许看!”

  阎辰睁着大大的眼呆立在原地,听得她这样叫,红着一张脸反射性的立马转过身去。

  身后传来嘘嘘索索穿衣服的声音,他的心跳也跟着她一起乱做了一团。在子苏河等她等了两个时辰,本来他是十分恼怒的,但如今生了眼前这一出,让他一时忘了先前的怒气,甚至是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匆忙穿戴整齐的琉光双手插着腰站在阎辰身后,抬起腿朝着阎辰的小腿肚就狠狠踢了上去。奈何力道太小,被踢的人好端端的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阎辰紧绷着一张冷脸,强装着镇定转过身来,他长手一伸便要将她抓过来。“你这女人,胆子不小。”

  琉光此时也算是眼明脚快,竟然一下蹦到矮榻上,踩着软软的垫被噌噌噌几下便到得另一头。边跑还边低声咒骂:“流氓,猥琐,无耻!”她朝着地上一跳,借着他们之间隔着桌几与矮榻,朝着殿门飞快地跑去。

  还没跑出两步,腰身就一紧,她一个回旋便跌进了他的怀里。她抡起雪白的纤手就要往阎辰的脸上扇过去,奈何刚刚扬起,便被他当空抓住握在了手里,他带着她的手不停的在他的脸上细细摩擦。

  “你,你你……怎么如此阴魂不散……”她语无伦次的哑着嗓子低声吼着。

  阎辰细细摩挲着她的手,那柔滑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继而抓着它凑到了唇边,轻轻地吮咬。望着她那害羞又娇媚的神情,他幽深如暗夜的眼睛里,似有两簇火焰在燃烧,如此炽热,又如此迫人,似乎要把她灼成灰烬才甘心。

  她仰着头眼神迷离,微张开嘴不自觉的便呻吟出声。正在这时,被他吮吸的那只手上虎口处传来一痛,她立马清醒了过来。见到眼前男子正死死咬着她的虎口,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汨汨流出。

  “啊!”她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想抽回手,不曾猜到他却只是略略施力托着。这一用力,她差点就向后栽倒在地。踉跄了几步,扶着墙壁稳住身子,见着手上面豁然出现的鲜红牙印,她抬起头,眼泪鼻涕已经流了一脸。“你这个变态!”

  阎辰眯起眼睛看着她,竖起拇指饶有兴味的擦了擦嘴角遗留下来的血迹,面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这就当你今夜失约于我的惩罚吧。若是再有下次,可没这么好运了哦。”

  琉光哪里还有心情听他胡说八道,她扯着嗓子就大叫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有刺客……”

  阎辰反倒轻笑出声,音量也顺着他提高了些。“也不错,正好让大家都知道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刚说完,众侍卫便一把撞开浴殿的门,蜂拥了进来。阎辰一个翻身到得窗边,打开窗户之际,还不忘回过头对着恼羞成怒的琉光与刚冲进来的一众人等,说道:“记住,你可是我的女人了。”

  说完,他纵身朝着窗外一跃,便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里。

  “公主,公主,您没事吧?怎么还流血了?”云香焦急的跑过来,轻轻抬起她的手仔细地查看。见着上面鲜红的牙印,朝着殿外就大叫:“快宣太医快宣太医!”

  琉光从刚才的惊慌中回过神来,她冲到窗边,见着外面已然灯火通明,侍卫们提着刀剑在四下搜查。

  想到刚才所受到的羞辱,她用尽全部力气朝着外面的侍卫大吼:“务必把这个采花大盗给本公主抓住!”

  想到言语有所不妥,她气鼓鼓的狠狠一掌击在窗棂上。因着太过用力,原本就受伤的手上,又是一阵疼痛。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拜师大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