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拜师大典
龙芯2019-07-29 17:362,484

  元贞二十七年正月二十六日,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琉光公主在梁国最庄严最崇敬的祭天之地——天坛,正式拜昆仑山三元宫的玉清道长为师。

  红黄相接的仪仗整齐的分立在天坛广场的两侧,众大臣也纷纷按着官阶高低站在仪仗之后。上完台阶便是广场的最前端——天坛大殿的正门处,只见中间位置摆放着一个盛满大典用度的硕大的一张雕云石案,众礼乐师规矩地站于右侧,左侧则坐着穿戴正式的皇上与皇后。

  辰时三刻。直耸入天际的天坛最高处,“铛铛铛”三声巨钟被敲响。此时阳光正好,从云层里暖洋洋的照射下来,给大理石砌成的雕龙天坛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礼乐队的号角朝着天空也有力的吹奏了起来,其他乐师紧接着也有序的与其合奏。

  大典正式开始了。

  只见天坛大殿朱红的大门“吱呀”一声朝着两侧打开。玉清天师身着一袭纯白色的道袍,白玉冠高高的束在头顶,他迎着晨光徐徐的从大殿走出来,一头银发直直倾泻于腰间,随着他的步子轻轻的左右摇摆着。来到石案前,他微微掀起袖子将双手浸没于案上的一盆清水之中,取出之际,拿起广成子递将过来的一快金黄锦帕将水迹擦拭干净。天师双手捧起放于案桌上的三支香烛,缓缓踱着步子来到案前的大香炉前。只见他轻轻闭上斜长双眼,嘴里念念有词。念完,他的双眼睁开之际,就见得本来没有点燃的香烛此时已燃烧了起来,双手轻轻捧着它便插入了香炉之中。

  一系列祭天仪式做完,身后的弟子们便将一把白玉宝座抬放到玉清天师身后。广成子立刻上前毕恭毕敬的扶着师傅的胳膊将师傅带到座椅前坐下。

  连着几日要么是下雨,要么是阴天,今日终于放晴,阳光也甚是明媚。天师挺直着腰脊端坐于阳光里,白衣白发白皮肤,浑身似乎包裹着一层耀眼的金光。良久,他向着琉光微倾着那张祥和的脸,一双灿若朗星的眸子温柔的紧紧地望着她,像是与她有什么私房话要说一般。

  被玉清天师这样看着,琉光甚有些失魂。其实她不止一次被玉清天师的天人之颜所迷惑,但今日的天师与往日不一样。往日的他温柔又淡薄,可今日又多了一份庄重,让人不敢亵渎。看得入了迷,她傻愣愣的站在梁王身侧,似乎连呼吸都给忘了。迷迷糊糊中她看见玉清天师张开粉润的双唇,朝着她一张一合的。

  “公主?公主?”旁边的皇后见女儿久久还没有动作,不禁低声提醒起她。今日是什么日子,这孩子怎么能犯楞呢?

  “啊!”琉光这才从呆愣中惊醒过来,她匆忙接过云香递过来的卷轴,慌慌张张的走到玉清天师跟前。只见她双手托着卷轴“噗通”一声跪倒在天师面前。落地之时因为太用力,膝盖传来的疼痛让她微微轻咬了一下嘴唇。

  “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说完,琉光端起双手举过头顶,朝着玉清天师拜了一拜,继而分外虔诚的开口道:“仰观师傅学高德馨,大道辉辉,且仙资卓然,故而吾意欲拜师,今奉诚贴,表吾衷肠,若得师尊授道,必刻苦修习,勤以钻研,有师引领,定得真道。琉光定谨遵师训,诚然之心,天地为证,此生不悔!”诵完,琉光又朝着地上便“砰砰砰”叩了三个响头。

  玉清天师看着抬起头来的琉光,雪白的脑门上红了一片。他平静的对着她道:“如今你已拜我为师,入我道门,便不可生贪念,杀念,怨念,你可记住了?”

  “徒儿记住了。”她十分自信的用力点着头:长这么大要什么有什么,她还真不知道什么叫贪什么是怨。关于杀吧,从小到大她可连一只蚂蚁都没有踩过……

  “起来吧。”

  “谢师傅。”

  “礼成。”

  大典结束后,琉光与广成子跟在玉清天师身后,两人都是长腰长腿,她在后面紧紧地跟着,不敢懈怠。看着两人均是一副白衣道袍穿着,再低头看看自己如今也是一袭白衣道袍。别人都唤修道之人中的男子为“道长”,那么修道的女子便是——“道姑”!想到此,她“噗”的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

  走在前头的广成子皱着眉头回头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摇了摇头,显然对她这个师妹甚不满意。

  “对不起对不起。”她立马堆起满脸的笑容,连声道歉。

  “公主如今已是我道中人,言行举止应当——”思索了片刻,广成子终于找到了一个恰当的词:“稳重些。”

  为了配合这位师兄,她点头如捣蒜一般。可刚被训导完,她又朝着广成子挨近了半步,压低着声音问他:“广成子师兄,你我如今已是师兄妹,师妹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疑惑不解。师兄可否告知于我?”

  “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定当告知于你。”

  “嗯哼。”她清了清嗓子,扯着他的半截袖子将他拉低了几分,煞有介事的问到:“师傅到底有多大年纪了?”

  广成子一听,这便是她的疑惑?抬起头沉默了起来。

  “不可说?”她望着他憨厚的侧脸,狐疑的问到。

  “不,我实是不知。”他又仔细地想了想后,认真的说道:“大概是混沌之前,太古之先吧!”

  “什么?”琉光忍不住大叫出声。“他,不,师傅,师傅真是神仙?”她眨巴着漆黑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广成子。

  广成子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普天之下,哪个修道之人敢自称玉清道长?”

  这下琉光的嘴巴吓得合都合不起来,傻傻跟在二人身后,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混乱。

  天呀,想她一个胧包公主,误打误撞的竟然成了一个神仙的弟子,这事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你说当神仙的弟子就当神仙的弟子吧,可她还偏偏知道了。这如今要她如何去面对一个神仙师傅?她以前对他可是甚不客气的,曾经还当面质疑过他。

  越想越忐忑,越想越后怕,她双手不停的缴着手指,嘴唇被咬得都有丝丝血迹溢了出来。

  头顶冷不防被轻轻敲了一下,她“哎哟”一声,抬头便看见玉清天师正面带着淡淡微笑看着她。

  “还不快走,到得玄法殿你还得诵念心经。”

  她堆起一脸的惊慌与恐惧:“神仙师傅,我以前对您有所不敬,您神仙别记凡人过,小的今后一定改,一定改……”

  玉清天师轻叹了口气,声音颇是无奈:“你这徒儿净想些什么呢?神仙自当是在天上,何时在凡间见到过?”

  什么?不是神仙?那——她斜着眼向广成子看去,此时这位仁兄正拼命忍着笑,何来憨厚之相,俨然一副奸人嘴脸嘛!

  拜他所赐,她可吓得不轻!

  她愤愤的瞪着他,双脚一跺,神态又憨又娇,扯着嗓子就大叫起来:“广——成——子!你竟敢戏弄于我!”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阎军北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