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琉光之死
龙芯2018-12-13 13:392,356

  “老大,这个梁国公主一天没动静了。”

  幽暗的牢房里,狱卒紧张的望着一脸尖嘴猴腮的狱卒长。今晨去送饭,见梁国公主睡在地上没起身,他也没放在心上。如今到了晚饭时间,他过去见她依然和早上一个姿势,放在地上的饭也没动。想到殿下格外吩咐过要好生照看的,如今人成这样了,他不禁忧心起来。

  “你个兔崽子,怎么现在才来报?你是想害死你老大不成?“狱卒长抬起脚朝着过来禀报的狱卒的肚子上踢去。

  匆匆走到关押琉光的牢房旁,见着里面的人面朝着墙壁笔挺挺的躺着。他举起剑柄在门锁上一阵敲击,“哎,起来了起来了……”如此叫喧了一阵躺在地上的人儿依然没有动静。“去给我提一桶水来,我看她还装到几时!”

  狱卒面上浮出难色,“老大,殿下不是吩咐过好生看管她?”这一桶水浇上去,这嫩生生的公主还能承受的住吗?

  狱卒长转过头,斜睨着那一双贼眉溜眼瞪着他。“叫你去你就去。殿下要真是在乎她,会把她关到这种地方来?我等只要保证她不死便是。快去提水,把她给我叫醒灌点稀粥进去!”

  片刻,狱卒便提来了一桶水到得牢房里,见着自家老大对他使了使眼色,他柠起水桶朝着琉光“哗啦”一下全浇了上去。一桶冰冷的水浇上去,正常人都会立马醒转,可这娇小柔弱的公主被浇了一身冷水却不见丝毫动静。狱卒长脸上瞬时一阵苍白,奔过去蹲了下来,伸过手就探向她的人中。

  只见他乌青着一张颤抖的唇说道:“不好,人,死了——”

  这时,牢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阎辰身着一件金边黑袍匆匆而来。他冰冷着一张脸,幽深的瞳孔里附上一层淡淡的冰蓝,犹如深冬的海水凝结了一层冰霜。急急奔到琉光身侧,见着浑身湿透的琉光毫无一丝生气的躺在地上,他心中一阵惶恐,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迈开长腿瞬时就不见了踪迹。

  “我要这些人生不如死。”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幽暗的牢房里,像是从地狱传来一样,让立在原地的几位狱卒都忘记了申辩。

  剑枫开始有些担心起自家殿下来。殿下虽然雷厉风行,但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一时情动,很有可能不可自拔,做出什么痴傻之事亦有可能。

  上元节送给琉光的盘龙玉佩是阎辰自出生起便一直戴在身上的,上面凝聚了阎辰的一丝精魄。今日阎辰一直觉得浑身无力,到得刚才四肢更是一阵虚软。闭目探查了半晌,才探查到是琉光身上滞留的精魄感染到了她生命的流逝。之前不知道玉佩还有这等用处,阎辰还是知道得太晚了没能救下琉光。本是想让她稍稍受点教训,不成想却要了她的命。想到此,阎辰心中懊悔万千。

  亲自将琉光一身湿透的衣裙换下后,阎辰坐于床沿,拉起琉光的一条手臂,将身体里的法力慢慢渡于她的心脏处。如此反复几次,琉光身上慢慢软和起来,但也没有一丝生气。望着床上似是睡着的人儿,他眼角微微有些雾气,低下头在她额头深深一吻。给她盖好被子后,便招呼来几个丫鬟到房内,细细交代了一通。

  安排好一切后,阎辰化作一缕黑烟便朝着魔界而去。

  立在幽冥府门口的牛头马面远远就见到魔尊殿下朝着这边飞奔而来,那伟岸的身影像是一阵风,眨眼功夫就到得二位身前,两人忙上前搭手行礼。但魔尊行得太快,二位还没出声,殿下便已飘进了大殿。

  “魔尊殿下今日是怎么了?我到魔界当差五万年,何时见到殿下这般匆忙过。”牛头偏着头望着大门内侧,言语中尽是不解。

  “我是看着魔尊殿下长大的,我都没见过殿下如此模样,更别说你了。”马面也点头附和着。

  怪哉怪哉。

  大殿内的幽冥王身穿着蓝紫长袍,正坐在雕云石案前批阅刚送来的生死簿。觉得一阵劲风袭来,将垂在他面前的散发吹起,抬头就见到阎辰面色凝重地站在大殿中央。

  幽冥王立马起身相迎。

  “不知道魔尊殿下前来,赎罪赎罪。”

  阎辰抬手示意他无需多礼。声音淡淡的说:“本尊前来是有一事要劳烦幽冥王。”

  魔尊殿下向来都没有什么事情要劳烦他们,幽冥王忙点头迎合:“殿下难得找一次本王,这是我的荣幸。殿下请说。”

  “将梁国的生死簿拿来本王看看。”

  原以为是何等大事,原来只是翻阅生死簿。

  “此乃小事一桩。”走到石案前,将刚刚送来的那本厚厚的生死簿小心打开来,“殿下请过来就坐吧。这便是梁国的生死簿。”

  阎辰坐下来,眼睛飞快的扫过生死簿上的名字与内容,越往后,眉头越是深皱。不一会,一本厚厚的生死簿他便全数阅完。将书合上,他抬起头疑惑的看向立在一旁的幽冥王。

  “为何有些凡人不在这生死簿上?”琉光分明已经没有了生气,按幽冥府正常程序来走,此时魂魄应当已在半路。

  “这——只有两种可能了。”幽冥王思索了片刻,认真道:“其一就是这位凡人不是凡人,是其他六界众生之人,身死后回去了她原来的世界;其二就是,他并没有真正的死,而是活死人。”

  活死人?“何为活死人?”

  “这活死人就是活着的死人。将手覆于心脏之处,若无心跳,鼻息之间亦没有吐纳之气,身体却和软,像是睡着了一般便称之为活死人。”

  回想着琉光此前的情况,阎辰面上稍稍流漏出焦急之色。“这可有药可医?”

  “基本无药。”

  什么叫基本无药?

  “到底是有药还是无药?”阎辰抬起头,眼里颇有威色。

  幽冥王见状,忙解释道:“此病只有天界太上老君的起死回魂丹方可有效。但凡人怎可能得到这样的仙丹呢?”

  有药可医就好,阎辰隐隐吐了一口气。太上老君虽是天族之人,但只要是有这种药,就不是什么大事。想他活到如今七万岁,从没有为什么事情为难过,她因他而死,她还欠他一个解释,他要救活她,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心愿。

  如若知道她如此娇弱,他定不会与她置气。虽然如若她真的死了,他追到地府也会把她带回身边,但见她生死未卜躺在地牢里那刻,他感觉自己被吓得心跳都没有了。一时间失去了分寸,好大一会儿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不知道她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他只知道她——不能死。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求 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