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牢狱之灾
龙芯2018-12-13 13:282,231

  冷。

  好冷。

  迷蒙之中,琉光觉得像是躺在一处寒冰之上,周身传来的寒意令她冰冷刺骨。她像只可怜的猫儿一般蜷缩起身子,牙齿上下不停地打着颤。

  仿佛之中,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唤声。

  是谁的声音?

  他在叫谁?

  过了许久,琉光揉着酸胀的眼睛从昏睡中醒来。一睁开眼,看见自己躺在一间阴暗的地牢内,身上的衣裙已经被地上渗出来的水浸湿了。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关进大牢。是的,她羞辱了他,惹怒了他,所以被关进了地牢。她为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如此一来想救瑾瑜与伯父出去只怕是遥遥无期了。

  “公主。”同瑾瑜关在一起的定保候见到琉光醒转过来,焦急的探着头询问。“你可还好?”

  揉了揉眼睛,见到瑾瑜父子就关在自己对面的牢房里,她撑起双手费力地爬了过去,来到牢门口,面上竟是沮丧。“我无妨。只是如此一来解救瑾瑜恐怕是要无望了。”

  “公主切勿自责。男儿本当身系国家,早就把身家性命置之度外了。是瑾瑜连累了公主才是。”定保候眉头深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伯父您可千万别如此说,我们本就是一家人,本就该有难同当。”

  “阿切”一声喷嚏不合时宜的从鼻腔里冒了出来。穿着一身湿衣服,又处在这及其阴寒的地方,琉光直觉得身体越来越冷。

  定保候匆忙解下自己的外衫揉做一团,朝着琉光的方向丢了过去。“此处分外湿冷,公主快把我的外衫披上。”

  正在这时,大牢门口传来一阵响动,三名狱卒朝着他们走过来了。两名端着饭菜的狱卒走在后头,前面的狱卒长红着一张脸,打着酒嗝不耐烦的吆喝着:“吃饭了吃饭了。”

  琉光见状,伸手捞起掉在地上的黑衫披在身上,转身便朝着牢房最里面的湿草堆走去。先别说牢房的饭菜如何馊臭,当下她是又气又惧又冷,如何吃得下饭?

  “哎!吃饭了,听见没有?”狱卒长握着剑柄“砰砰砰”的敲打着牢门。

  琉光背靠着墙壁,将头埋在了双膝之间不予搭理。

  狱卒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吩咐两名狱卒将饭放在了地上。“我看你能饿到几时。”

  待三名狱卒走后,定保候也极力劝说琉光用饭。如今被关在大牢里,不知道何时才得以出去,虽说是些残羹剩饭,但也比饿死在这里强。奈何琉光像是故意和谁置气般,就是不肯吃,不知不觉间又昏睡了过去。

  自从进了大牢,琉光一直滴水未进,送来的饭也一口都没有碰。如此过了三日,已经饿得头昏眼花,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成日缩在墙角似睡似醒。

  到得第四日,狱卒长又带着两名狱卒来送饭了。命令狱卒将饭放下后,迈着步子径直打开了对面瑾瑜的牢门。身后两名狱卒费劲的将定保候押过来五花大绑,随手从怀里摸出一团又脏又臭的黑布就塞进了他的嘴里。一切就绪,狱卒长从腰间抽出一条长鞭踱到瑾瑜身侧,对着躺在地上的人儿挥鞭甩去。

  伴随着一阵咳嗽,琉光挣扎着爬了起来,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见着狱卒长挥着鞭子在抽打瑾瑜,她疯了一样的尖叫出声:“住手!住手!你在做什么?”

  狱卒长耸了耸肩,面上挂着无辜的讪笑。“殿下说了,若公主不吃饭,就打这个俘虏,打到公主吃饭为止。”

  没等到琉光回话,狱卒长又挥起一鞭朝着瑾瑜打去。昏迷之中的瑾瑜,每被抽一次,嘴里就不受控制的轻哼一声。

  “住手!”眼中的泪不受控制地泻了出来,她哑着嗓子说到:“我吃,我吃!”语毕,匆忙抓起盛放在地上的饭合着眼里流淌的泪水一同吃将起来。

  之前几日都不曾进食,现下又吃的过于急迫,引得她的胃部一阵翻绞。她抡起拳头轻锤着胸口,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好不容易将一碗饭全数吃尽,她喘着粗气,吃力的将碗递向狱卒。

  “现在可以了吧?”

  说完一头便栽倒在地上。

  打小她的身子就弱得很,从来没有受过苦的琉光,早在第一日进到地牢就染上了风寒。虽然瑾瑜昏迷着,但她知道他定是知晓周遭发生的一切事情,为了不让他担心,她一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

  现下,她终于撑不下去了。重重倒下地,感觉四周的声音又飘得老远,双眼沉重,她瞌上眼睛,再也不想睁开。

  狱卒长从地牢走出来,见到阎辰寒着一张脸坐在长椅上等他。他毕恭毕敬的哈着腰走到阎辰身前,因着阎辰此时正闭着眼睛,狱卒长也不敢开口。

  “吃了?”如此问也不过是多此一举,以她的性格别说是抽打瑾瑜了,就是随意抽打一个陌生人,她也会乖乖听话的。

  “吃是吃了……”狱卒长唯唯诺诺的开口应答。

  阎辰睁开双眼,冷冷的眯起眼睛盯着狱卒长。狱卒长虽一直都是低着头,但当阎辰看向他时,顿时觉得周身一阵寒意袭来。他用力吞了一口唾沫方找到自己的声音。“公主,公主将一碗饭尽数吃完,吃完,吃完便睡着了——”

  听他说完,阎辰并没有作何反应。片刻,他站起身轻轻拍了拍落于肩上的灰尘,转身返回了府邸。

  一路上剑枫都十分纳闷:殿下明明很是在乎那位公主,可为何得还要将她关进大牢呢?二人虽是吵架了,但听说这凡间夫妻之间吵架拌嘴都是情人之间的乐趣。再者,这都四日过去了,殿下心中的怒火应该熄灭了不少——

  他望了一眼阎辰,从那一副死水无波的面孔上依然什么也没瞧出来。

  难道殿下是害怕没面子?

  “殿下,要不剑枫替你去地牢看看?”

  阎辰停下步子,转过身斜睨着他。“如果没事做,多练练剑,连区区一个凡人都能伤了你,传出去甚是丢人。”

  这是拒绝剑枫了。

  他虽是相悦于她,但她也太过放肆。想他堂堂魔族之尊,岂能任她随意辱之?应当要给她一些教训才是,如若不给她一些苦头吃,只怕她日后对他更是毫无忌惮。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琉光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