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青秋的“断袖之癖”
和风细雨2018-12-16 17:281,383

  等到庸王走远之后,大家压抑的心情瞬间释放,大吃大喝起来。武胜和夏青秋要猜拳,嘉和就让管家取来几坛好酒,最后无忧也加入了行列。

  “一心敬啊,哥俩好呀,三桃园啊……哈,输了,你快喝!”

  无忧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来,再来,再来,一心敬啊,哥俩好啊,三桃园那,四季财呀……啊,是我输了吗?好,好,我喝!”

  谢茗君觉得无忧这是在虐待自己,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也不好去劝说,就出了正厅坐在走廊台阶上乘凉。在现代她也是谈过恋爱的,怎么会不懂他的心呢?他早晚是要回大烈的,而北蜀皇帝是不可能放他走的,唯一能助他逃走的只有嘉和公主。虽然嘉和平日里嚣张跋扈,但心性还是很单纯的,又对无忧一往情深,有时甚至连身份都不顾了!她谢茗君又能为他做什么呢?刚刚穿越过来,对什么都不熟悉,除了会做饭,什么都不懂,她不成为他的累赘就谢天谢地了,更别说助他逃走了!然而她和庸王就更不可能了,这不过是一场政治联姻,双方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她不喜欢他,相信他也不会喜欢她,关键是让她跟她的表哥成婚,她实在是接受不了。

  “在想什么呢?还这么投入!啊~嗝~”夏青秋喝的醉醺醺的依在走廊的柱子上,直直的看着谢茗君,好像要看穿她的灵魂似的! 谢茗君扶着她坐在台阶上,她看着谢茗君的眼睛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起来:“我觉得吧?……我这辈子肯定是投胎投错了,我怎么会对你一见钟情呢?还她妈做菜做的那么好吃……啊~嗝~”

  谢茗君听她说的话,竟然有些想吐,赶快招呼门口的丫鬟过来,将夏青秋扶到客房休息。自己则待在原地,望着骄阳似火的天空,叹息道:苍天啊,大地啊!这是个什么社会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厅内早已没了声音,庸王也还没回来。谢茗君觉得很累想回屋去,刚转过身,就看见无忧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他直直的看着她,带着宠溺的笑。谢茗君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儿,连忙转过身,背对着他,只听轻轻一句话飘进耳朵里,“跟我走……”等再转身时,身后早已没了人影。

  嘉和吐的到处都是,四仰八叉斜躺在椅子上;武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嘴角流着哈喇子,屋子里也是一片狼藉。管家过来朝谢茗君拜了一拜,两手一摊,无奈地说:“大小姐,这……”

  “让人把他们扶到客房休息,等王爷回来再说吧?”谢茗君很诧异,管家怎么会认识她,难道是庸王?

  庸王回来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看着一屋子的人就只剩下他的君表妹,眉头蹙成一团。

  “殿下,时间不早了,您忙了一天也该休息休息了,不如派人把臣女先送回去吧?”谢茗君才不管庸王的脸色好不好看,她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好,本王先送君表妹回去。来人,备马车!”庸王脸色缓和了些。

  “不不不……不用……不用劳烦殿下了!”谢茗君使劲摇着双手,她可不想再与这庸王同乘一辆马车。

  “不行,一个女孩子路上太不安全,本王必须亲自把君表妹送到家!”

  “你们两个烦不烦那!不就是送个人吗……”夏青秋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们俩身后,懒洋洋用手揉着太阳穴,接着说,“殿下放心,这事儿交到本将军手上就行了!……就冲她做饭那么好吃,我也得将她安全送到……哎,小妞,咱们骑马行吗?”

  夏青秋的出现把庸王和谢茗君都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人呢这是?连个声响都没有,活脱脱一女鬼吗?

  谢茗君是宁愿坐庸王的马车,也不让夏青秋送。她的表兄好歹是个正常的男人,而她,却是个不正常的女人。

继续阅读:庸王殿下发怒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麻辣烫,快到王爷胃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