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盒子
洛祁枫2018-12-24 11:231,448

  一个人,两首歌,一世界

  一壶酒,两盏杯,一场梦

  半醉半醒半人生,

  半走半停半相随。

  第7章 盒子

  摇摇欲坠的门,始终没能脱离门框,即便每次关上它的时候,它都会发成巨大的反抗声响。

  我推开客厅,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扫帚,飞来的扫帚准心不够,打在我身后的房门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我低身将它捡起,放在门后,虽然它破烂不堪,但是它是这个房子里唯一可以用来扫地的东西了。 陆晚秋在我身后咆哮,“这么晚才回来,你是想要饿死我啊?”

  “你有手有脚,四肢健全,自己不会做饭吗?”我脱口而出,然后陆晚秋怒了,她起身从我身后抓住了我的头发,用力的想要把一把头发全都抓下来,而我却是拼命的将我的头低下来,不被她拉的仰起。

  “你个该死不死的,我生你养你,让你给我做顿饭竟然还顶嘴。”她在咆哮,而我歪着头盯着她,不带有丝毫的表情。她抓住的不是我的头发,而是我放纵的情绪。

  于是,她在房间暴走,而我任由她打骂,就像是驯服牲口,越是臣服,越是被管制。她打累了,而我走进了厨房,因为在那期间,我看见了对面的房子,灯亮了又关了,关了又亮了,最后终究是关上了,再也没有亮起。

  原来我的心里还有期待,只是我将那期待深深的埋葬在心底,而李云飞却一点点的将它挖了出来,让我再也埋不下去。

  我知道,时间就像是风车,最美丽的,是它不停的转动,而最悲惨的,也是他从不为谁停留。

  我迫切的想要靠近吴君迟,或许是因为李云飞的话,或许只是吴君迟滴下的那滴红药水,亦或是他轻声在我耳旁对我说,苏薇,你应该快乐。

  我为我自己打开了一扇窗,一扇再也关不上的窗。

  可是当我低头看着满是污渍的围裙,抬头看着对面已经漆黑的窗户,最后我还是选着了低头,我,没能战胜我自己。

  我一点一点的为自己编织了一个大茧,直到有一天我想打破这个茧,却发现我根本没有化蝶的勇气,我只是一只躲在茧中等待着腐烂的毛毛虫。

  原来那扇闭不上的窗户上,还挂着一个巨大的铁栏,那才是我心中最大的监狱。

  雨下了一夜,没有风声,也没有雨声,小雨淋淋,可是我知道,雨下了一夜。 黎明十分,雨停了,我开门,看见门口躺着的是那个小小的盒子,盒子周围有不少的水珠,可是盒子却是干爽无比,我抱着盒子,在这院子里跑了一圈又一圈,这在里寻以一次又一次,最后我站在那小巷的转角看着来往的行人,他们表情麻木,匆忙行动,而我只是一只穿插在他们之间的可怜虫,我最终没能找到归属。

  我退回到院子里,只见吴君迟竟然在我身前,他驻足招呼我,“苏薇,我们一起走吧。”

  我下意识的回避,可是他却笑着对我说,“苏薇,你去拿书包吧,我在这儿等你。”

  我想,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温柔的话,温柔的我无力回拒。我进屋打开盒子,只见盒子中有一张白纸,纸上躺着的是昨晚李云飞选的那个手机吊坠,淡蓝色,显得十分优雅。

  我拿起纸,它的背面写满了字,标题夸张的写着,“恋爱攻略”,而第一句竟然是,“把这个送给吴君迟,我拿走了另一个。”

  我看着这张纸,看着盒子,然后看着手中的吊坠,我始终是没有明白,李云飞到底拿走了什么,因为昨天的东西全都在这里。

  我按照李云飞的提示,将吊坠送给了吴君迟。

  他说,“谢谢你,苏薇,这是我迄今为止收到的最美丽的吊坠。”

  我和他一直走,一直走出了这小巷,到转角处我们分别,各自背向而驰,那短短的百来米距离,我走了十几年,这一次是我走过最开心的一次。

  只是我没有在意的是,吴君迟说的是迄今为止,而不是,我这一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你在繁花落尽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你在繁花落尽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