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希望
临竹2018-12-13 10:413,725

  第二天一早,萧雪莹被敲门声叫醒,她应了一声就起床,洗漱完了到餐厅吃饭,妈妈王佳芹已经给她盛好了一碗熬得稠稠的小米粥。

  旁边萧山龙饭吃地飞快,两根油条,一碗小米粥,不到两分钟已经下肚,一抹嘴,说:“雪莹啊!准备弄图书馆的两间屋子已经装修好了,还有书架啦,办公桌啦,也都已经送过来了。吃了饭你就跟我走,咱们一起去看看,至于要进些什么书,你来定。”

  萧雪莹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办图书馆的事前天才跟她说的,没想到准备这么快,本来今天还约了付文聪去钓鱼的,被爸爸这么一搅合,怎么去的成。

  王佳芹看女儿不说话,知道她心里有事,定然是于因为付文聪那小子有关,说:“雪莹这下要当馆长了,一会我也陪你去看看。”

  “今天我还有事呢!都跟朋友越好了,明天去行吗?”萧雪莹不想爽约今天的约会。

  萧山龙点点头,说:“那好!就明天了,明天你就算正式上班了。”

  萧山龙在县郊开了一家机械加工厂,手下员工近百人,自己买的地盖了厂房,因为傍着一条乡道,人来人往不少,心思灵动的他便建了一排面街的门帘出租。半月前有一家便利店经验不善要退租,他心思一动,决定建成图书馆,让自己的女儿来管理,先拴住她,省得跟那个除了长着一张俊俏小白脸什么都不会的啃老族付文聪每天瞎跑。

  “我想找个帮手,你看行吗?爸爸!”萧雪莹一直记挂着付文聪,试探着问道。

  “帮手我会帮你找的,咱们厂后勤有很多人不忙,我派他们轮流去帮你。”萧山龙已然猜到女儿所说的帮手是谁,果断拒绝了。

  萧雪莹还是心有不甘,说:“他不要钱的,义务帮忙,你就答应我吧。”

  “雪莹啊!你也大了,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也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难还的是人情债啊!咱不能无缘无故欠人家人情,你知道不?”萧山龙一改往常的严肃,用温和的语言开始跟女儿打太极,非得让她打消这个念头不可。

  “是啊!雪莹,你爸说的很对,咱家厂子有那么多人,挣了咱的钱给咱干活是应该的,用不着找外人,实在不行的话,我少去打打麻将,我去帮你。”王佳芹附和着说。

  萧雪莹心凉了半截,在与付文聪这件事上,她已经感觉到妈妈已经完全站到了爸爸一边。她无心再吃早餐,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并关住了门,爬到床上任委屈的泪水倾诉着心中的伤痛,哭泣声无法控制地倾泻而出。思绪,在悲伤中猛然冒出一个想法:难道,我真的要和他私奔了你们才满意吗?

  王佳芹闻声进了女儿的房间,坐在床边,温和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说:“你不要怪你爸爸,她都是为了你好。”

  哭够了,萧雪莹翻身起来,看到妈妈的眼眶也是湿润的,泛起一阵心疼,但还是口气倔强地说:“妈!这是我选的,不论以后怎么样,我认!”

  王佳芹叹了一口气,微微点头,说:“有你这句话,我再尽量劝劝你爸爸,希望……”

  “不用劝了。”萧山龙一直在门口,闪身进来,打断了王佳芹的话,说:“我可以给那小子一个机会,只要他能做到我提的这个条件,我就答应。”

  萧雪莹顿感一丝曙光的照耀,但转瞬这丝曙光就消失不见了,阴云,继续笼罩在她心头,她明白爸爸所提的条件一定不会简单的。

  “你放心,我不会故意刁难人的。我只要他用自己挣的钱来娶你,不能啃他老子的。他也别想着作弊,就让他来我们厂子干活,技术活干不了,就在后勤帮帮忙,搬搬抬抬的总会,我给他最高的工资。”萧山龙说完,不待女儿答应,转身出去了。

  “那你就跟文聪说吧!让他加把劲。”王佳芹边说起身准备离开。

  “妈!你能不能……跟爸爸说说,让文聪到办公室干个活?”说要付文聪干体力活,萧雪莹心里有点心疼,也怕养尊处优惯了的他受不了。

  “现在咱们厂子最不缺的就是坐办公室的了。”王佳芹说完出了女儿的卧室,并顺手关住了门。

  毕竟还是迎来了星星之火,萧雪莹马上打通了付文聪的手机,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可连打了三遍他都不接,心想那厮一定还在睡懒觉,便打电话给自己的高中同学路晓娜。在萧雪莹看来路晓娜算是正儿八经的才女了,不久前一次闲聊,路晓娜说她大学四年基本上没干别的,都是泡在图书馆里,读书无算,同时也换来了厚厚的一副眼镜。本来路晓娜有机会留在省会找个工作的,可是家里出了一些不幸的事,被迫返回了县城,现在一家不大不小的粮油贸易公司做会计。这次办图书馆进些什么书萧雪莹一点头绪也没有,正好今天星期六,路晓娜休息,准备约她出来,看看进些什么书合适。

  路晓娜住在县城西边十多里地的路家村,原本想乘着休息帮家里干干活,接到萧雪莹的求助电话只能改变计划,跟母亲打了招呼,骑着电车直奔县城,一路上见路旁新绿的垂柳依依和生机勃发的广阔麦田片片,迎着和风习习,倒也觉得心旷神怡。不到二十分钟,她到了县郊的一处鱼塘,萧雪莹已经在等着了。

  “怎么把我约到了这里,不会是要请我吃烤鱼吧!”路晓娜来过这里一次,知道这里不仅供喜欢垂钓者钓鱼,还兼营着一家饭馆,饭馆的招牌菜就是碳烤鲤鱼。

  “是啊!吃人家的嘴短,我先好好请你吃一顿,然后你再好好的帮我的忙。”萧雪莹已经让老板在鱼塘边支上了饭桌,摆了几把椅子,招呼路晓娜坐了。

  “看这样子,肯定还有别人。对了,你说过你男朋友喜欢钓鱼的,不会还有他吧!要我当电灯泡我可不干。”路晓娜见这张饭桌不小,料定了还有别人。

  萧雪莹先招呼老板泡一壶龙井,说:“他是会来,可是也带了一群哥们的,一会他们来了就钓他们的鱼,我们该聊我们的天聊我们的天,到点了我们就吃饭。”

  “那好!我们就在这里边喝茶边赏钓,说说,有什么忙要我帮的?”

  “我爸要在厂门口建一个图书馆,你知道我这人不怎么读书,所以我就想起你这个大才女来了,给我推荐一些好书来,越多越好。”

  路晓娜点点头,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和圆珠笔来,不带书名号,边思索边飞快地写下一个又一个书名。萧雪莹在旁看着,不到十分钟,路晓娜已经写了近百书名,其中好多的书萧雪莹听都没听说过,同时也在心里赞叹路晓娜的字写的好。

  “这些书你都读过?”萧雪莹问道。

  “是的,都读了,都是好书,听我的没错。”路晓娜的语气中透着一股自豪。

  “要我读完这些书,估计得十几辈子才够用。”萧雪莹自嘲着说。

  “你喜欢看电影的嘛!你看过的电影,估计我也得十几辈子才看得完。”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路晓娜将写完的几页纸撕了下来给萧雪莹,说:“这些是我读过的,另外还有一些是我没有读过的,但我知道是很好的书,我写给你。”说完她又洋洋洒洒写了几张纸。

  临近中午,已经断断续续有人来这里吃饭,萧雪莹饿得前心贴后背,付文聪还没来,连打了几个电话催促,那边只说快了快了。萧雪莹决定不再等了,喊老板过来点了一条特色烤清江鱼,主食要了葱油饼和虾仁莼菜汤。

  饭菜一上,萧雪莹招呼路晓娜快吃。路晓娜先夹起一小块葱油饼咬了一口,不仅是口感香酥,还内有乾坤,原来这葱油饼中间加了馅,填充了浓酱增加口感,依她判断这酱应是花生酱和芝麻酱调和而成,不多不少增加咸香,再配上微辣熏香的烤鱼,入口爽滑鲜香的虾仁莼菜汤,很合她的口味。

  两人吃完饭又喝了一壶龙井,付文聪才开着车拉着四个朋友来了,几个人从后备箱里取了钓具,过来打了一声招呼,只留付文聪坐了,另四人直奔鱼塘选点开钓。

  “你还知道来啊!”萧雪莹乜斜了付文聪一眼,语气中满是埋怨之意。

  “本来能早的,可是潘驴那小子昨天晚上打游戏打到半夜,要不是我到他家把他被子掀了他还起不来呢。”付文聪见萧雪莹不高兴,连忙解释:“我们哥几个定好了的,不等下他显得不好,我保证,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萧雪莹还想再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愉快,路晓娜出来打圆场说:“雪莹啊!你就别难为他了,咱们说咱们的,让他们玩他们的去吧!不过文聪,这天气刚转暖,鱼上钩吗?我们在这里坐了半天也没见别人来钓。”

  “我们也就是来试试,有鱼上钩最好,没鱼上钩图个乐。”

  “是啊!好好玩一天吧!明天就该到厂子上班了,到了那你可得好好干啊!对了,你们吃饭了吗?”萧雪莹语气缓和了些,毕竟这是他们认识以来他第一次迟到,还是因为别人的原因。她早起已经把爸爸的意思跟付文聪说了,付文聪心里有些不情愿,还是答应了。

  “我吃早饭晚,现在还不饿。你们聊吧,我过去了。”付文聪说完提起钓具包找他的伙伴去了。他的四位朋友已经在四五十步开外拉开距离,支好了钓台,准备开始。

  “文聪这些朋友的绰号都挺有意思的,什么潘驴,硬棍,取得一点水平都没有。不过那个叫潘驴的,本名叫潘义,长得还行,家里条件也不错,还没有对象,不行我给你介绍一下?”萧雪莹指了指一个穿着浅蓝色运动装的小伙子说。

  路晓娜刚才注意到这个人了,瘦高身材,有一米七五的样子,面白且俊,头发向上微卷染成了微黄,只是眼睛不大。她呵呵一笑,说声算了吧,接着又说:“你不会也直呼他们的绰号吧!”

  萧雪莹摇摇头,说:“我不喜欢这么叫人,我都是叫他们的正名。”

  路晓娜点点头,心里放下了小小的担心,喝了一口茶,说:“明天我也没什么事,去你的图书馆帮你看看,以后我少不了从你那借书。”

  听路晓娜此说萧雪莹更是心里乐开了话,心想自己的事差不多解决了,可还是担心付文聪能不能受下这个苦力罪,要是受不了这个罪的话,她该怎么办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有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有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