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愤怒
临竹2018-12-17 20:152,345

  康养浩一进到“吉祥饭馆”,就被老板杨宏看到他头上的包,调侃着说:“怎么了养浩,什么样的蚊子叮了你脑门上这么大个疙瘩?”

  杨宏刚四十,白白净净的,个子不高,胖墩墩的,常年剃个光头,和妻子路晓叶租了这地方开了这家小饭店,除了收银台和酒架,十几张四人座的小餐桌将外间占得满满当当,里间有厨房和储藏室,储藏室还兼着夫妻二人的卧室。

  康养浩苦笑一声,解释说:“刚才想事,不小心碰了一下。”

  “哈哈!是不是有啥好事了?不会是琢磨哪家姑娘吧?”杨宏爱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这倒是显得他很热情。

  “什么姑娘啊!是上边排了活给我,我在想怎么干好。”

  “那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不过有你这么尽职尽责的员工这是老板的福气。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十一点半就来了,吃点啥?”

  “我得等我师傅,他辞职了,今天中午我为他送行,一会儿你为我准备一个卤护心肉,切大块点,这样吃着才过瘾。再一个京酱肚丝,两个菜差不多够了,不够的话我们再要。”康养浩说着挑了间靠里的桌子,面朝里坐了。

  “知道你师父爱吃肉,就可劲要啊,还喝点不?”现在店里还没有客人,杨宏泡了壶茶和康养浩一块坐了,准备闲聊几句。

  “一会儿师傅来了再说吧!”康养浩抿了一口茶,顿觉口齿生津,清香满溢,知道这肯定是杨宏的私人好茶,不是用来招待食客的普通版本。

  “你说老马自这厂开干就来了,十多年了吧,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

  康养浩心说一般人们辞职不外乎就那几个原因,一是钱没给够,二是心伤了,再就是有了更好的出路,他对杨宏印象不错,却很烦他的爱打听闲事,就敷衍说:“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正想问问他呢。”

  杨宏点点头,叹了口气,说:“这厂子的开厂老工人就剩下老马了,现在也要走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两人说着话,有人撩门帘进来了,杨宏一见,起身来笑着说:“老马来啦!快来坐。”康养浩听了赶紧起身来,招呼师傅赶紧坐了。

  老马本名马德明,瘦高个子,微微有些驼背,长脸黑瘦,略有谢顶,刚三十五的人看着得有四十岁,所以生人见了常常问他是不是有四十了,他倒乐着说自己四十多了,倒引别人说他面嫩。

  杨宏给马德明让了座,问明了要什么酒,就赶紧准备菜去了。

  马德明坐了先喝了一口茶,赞声好茶,猜必是顶尖的雨前龙井,继而点了根香烟吸了一口,笑着对康养浩说:“今天忙帮的怎么样?听说老板女儿挺漂亮的。”

  康养浩点点头,说:“是挺漂亮的,就冲那模样,咱们厂子那几个不识几个大字的也会去借借书看。”

  “真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刚才我到厂子去,听人说那位驸马爷除了长得人模人样,根本就是个废物点心,搬搬抬抬这么简单地活都干不好,一上午碰坏了好几件成品,弄成报废不能要了,当官的很生气,要不是靠着女人的裤腰带,这小子早被开了。”马德明将茶一饮而尽,说:“你说老板找的这叫什么人?越来越不像话了,活该厂子越来越不景气。”

  康养浩知道师傅心里不痛快,边续茶边说:“你既然要走了,就别想这些烦心事了。倒是我,现在是留下来受气,还挣不了多少钱,要走押金要不回来,真憋屈。”厂子私规,进厂想当技术工种必须押金两千元,签了合同必须干够五年才给退,目的是防止新人学会了手艺直接跳槽跑了。

  正好路晓叶满脸微笑,一手拿了两瓶开了盖的啤酒上来,一手端了拌好的一大盘护心肉上来,师徒二人知道今天这盘菜的量大是老板两口子的好意而为,道了谢,便推杯换盏起来。

  “师傅你多喝点,我下午还有事,就少喝点。”

  “我也就这一瓶了,下午的事太重要了,这次我非得好好搅和一番。”马德明饮尽了一杯啤酒,盯着康养浩,嘱咐说:“记住!你千万别去凑热闹,和昨天晚上商量好的一样,你再有两个月合同就到期了,家里日子又紧,不值当冲动。”

  康养浩点点头,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举起了酒杯,也一饮而尽。他是五年前经朋友介绍进了工厂,跟着马德明学徒一年,后来也没少受师傅照顾。马德明虽然脾气耿直暴躁,但对于实在人还是会真心相对的,该说就说,该训就训,目的就是希望这人能学到真本事,若果换做是油滑懒散之辈,他理都不理,任其自生自灭,最好是主动提出来换师傅更是清净。知道师傅这次临走要挑起点事端来,康养浩本想一起的,以解气这些年在工厂这几年被压抑的苦和痛,但师傅坚决不允。

  马德明两杯酒下肚,开始就着蒜瓣大口嚼着劲道的护心肉,连连称赞这肉卤的好。不多时一份分量十五分足的京酱肚丝也上来了,他更是大加赞赏,说这道菜真是虽是京酱肉丝的做法,但比京酱肉丝要好吃多了,老板这创意改的好,改的妙,改的呱呱叫。

  吃喝差不多了,马德明一口饮尽了一杯茶,长吁了一口气,说:“真TM的窝心,在这里干了二十年,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被一个小崽子指着鼻子骂,要知道我出门闯荡的时候拿崽子还是液体呢!真应了那句话,一人得道,鸡狗升天。哎!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和那些人似的,早早闪了的好,晚节不保啊!”

  康养浩很明白师傅的心情,从这个厂子还是作坊的时候,他就来了,熬啊熬,老板许了一个个画饼似的愿,到头来一个都没有实现,厂子倒是干大了,可元老工人们的工资没有涨起来,说好的加官进爵被一帮皇亲国戚取代了,这就是老工人纷纷走人的主要原因,而这些所谓的领导,常有仗势欺人者,师傅就是被据说是被老板哥哥的小舅子的姘头的儿子给骂的,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那小伙子还没二十岁,刚提了两天小组长就把这位元老逼上了绝路。

  康养浩也明白师傅能在这里委曲求全坚持二十年的原因,一句话生活所迫,他家庭负担大,经不起一点折腾,又没有别的本事,只能靠着一门手艺在这里挣点钱养家,他想过跳槽,但一比较,还是这里比较稳定。现在他的孩子都大学毕业工作了,他终于有了底气叫板这里对他的不公平,以及愤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有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有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