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指腹为婚(2)
江寒千秋2020-07-16 11:531,671

  苏送觉着胸口一阵吃痛,一个小丫头直直就撞了进来。他低头一看,恰好对上那姑娘的眼睛。

  那眼睛里有泪水,闪着哀怨而不甘心的泪水,却泛起阵阵寒气。

  苏送忽然觉得太阳穴一阵刺痛,似乎自己什么时候曾经遇见过这么一个人,用藏着泪水的眼睛就这么冷冷地望着他。

  那个地方似乎黄沙漫天。

  那个女孩匆匆跑走,留下苏送满脸疑惑地待在原地。一抬头,却看见秦玉明和一个男人站在里面。

  “师父?”苏送不禁出声喊道。

  “苏送,这位是西川节度使韦承大人。”秦玉明抬手便介绍道。

  “晚辈见过大人。”苏送连忙行礼,却摸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今日的事情是小女莽撞了,还望二位海涵。”韦承笑起来,过场话也说得漂亮。

  “自然自然,若是你我两家能结秦晋之好,便是一家人了。”秦玉明看向苏送,“乖徒儿,还不快拜见你的岳父大人?”

  苏送傻了,这个世界疯了吗?他一个流落江湖的孤儿怎么和节度使攀上亲戚了?

  “其中缘由是我们老一辈的事情,你若是能顺利与韦小姐成婚,自然会告知你。”秦玉明摸摸胡子,“时候不早了,不知大人府上能容我二人小住几日否?”

  “那是自然。”韦承点点头,“韦易,去把霖苑挪出来给二位贵客。”

  ——————华丽丽的分割线————

  韦燕喜一杯一杯的花酒灌进肚里,胃里火辣辣地烧起来,小脸红红扑扑的。

  一旁身着粉色糯裙的少女一个劲地安慰:“阿喜,别喝了,喝坏了身子怎么好。”“青姐姐,你就叫她喝吧,平白无故多了桩婚事,换做谁都开心不起来。“旁边蓝衣的少年忍不住念叨起来。

  “唉,这没娘的孩子可真是个草。“旁边的妇人摸了摸韦燕喜的脑袋。

  “你也不想想,现在祝公子的病没个着落,孙谨前些日子去看完后,说是这命已经没法吊着了,元气已经空了,枉费阿喜用剑气养着这么多年。“粉色裙裙的姑娘摇了摇头。不过,竟然直呼青囊仙人孙瑾的名号,想来也非普通人。

  韦燕喜已经晕晕乎乎地趴在桌子上了,嘴里还骂骂冽冽:“韦承你个坏人,要是阿娘还在阿娘一定打死你……”

  “我记得先夫人在的时候给阿喜订婚事了啊。“妇人若有所思地看着韦燕喜,“我记得,貌似是长宁府的苏家?”

  “久?苏家当年因为通虎谋叛被满门抄斩了啊!”

  “就是说啊,不然临安的谢家怎么会纠缠这么久呢。”

  “今日上府上去的那个男的听说是朱虚侯秦玉明,跟苏家又有什么关系?”

  “朱虚侯也是朝廷要犯,二十年前还闯过皇宫,要不是因为秦门早和他脱离关系了,估计秦门也和苏家一样啦。”

  “那个人说,与阿喜定亲的是他徒弟,徒弟不一定跟师父姓啊。“少年楞了一下,突然张大了嘴,“该不会是——”

  “可惜了,若是换做二十年前,嫁给苏家可一点都不亏啊。“妇人怜爱地看着韦燕喜,“大人是忠义之人,必然不会轻易放弃这婚约,只是阿喜,这孩子性子烈,指不定会做什么事情出来。”

  “这件事连青莲先生都不能插手吗?”

  “婚姻大事都是父母做主,哪有师父做主的?”

  “这些事上唯独可惜谢家的二郎了,那孩子这两年一直没有音讯,生死未卜,想来也是伤透了心。”

  “你说谢恒锦谢二郎?他与阿喜确实是可惜了,明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却偏偏是个为家族所不容的,身份尴尬,若真真是个谢府的嘀公子,怎会沦落到那种地步。”

  “话说回来,阿喜姐姐为什么会忘了谢二哥哥?”

  “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发生了口角,最后竟然动起手来,两人扭打在一起,双双落了水。被救回来之后,阿喜什么都好,唯独不记得谢恒锦了。而谢恒锦因为落水染了风寒,高烧三日,彻底成了个哑巴,之后便连阿喜也没见,就不辞而别,至今音讯全无。”

  这时,一个侍女模样的小姑娘打开门,小声说道:“夫人,小姐,梁公子,郭祭酒来找少主了。”

  众人这才手忙脚乱地把醉酥酥的韦燕喜扶起来,过来接韦燕喜的郭祭酒名为郭奉孝,正是韦燕喜的表兄,现如今在节度使府任军师祭酒,被韦承分外器重。

  穿着粉色糯裙的少女扶着韦燕喜出了门,郭奉孝就站在门口,身后停着一架马车。

  “挽青。“郭奉孝瞧见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唐铸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唐铸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