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百媚生
江寒千秋2020-07-16 12:051,479

  韦承走了,韦燕喜和苏送出去了,秦玉明一个人无聊,便四处打听这锦官城哪里有喝酒的好地方,毕竟韦承送了他一块韦家的令牌,城里买东西都可以记在府上的账。秦玉明摩挲起手里那块令牌,玄铁打造,上面那个韦字,倒像是李太白的手笔,还涂了一层银漆。韦家这令牌,不似其他的大族用的是欧阳询的字,亦或是名气稍逊的虞世南。独独这韦字令牌,用的是被玄宗逐出宫的李太白的字,更显出这家人的不同寻常。

  “您说喝花酒啊?那肯定是百媚生啊!”一个小厮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秦玉明。

  “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杜少陵客居蜀中时,过百媚长街,作此诗。当时的锦官城守将花敬定作陪,此诗便名为《赠花卿》。然而时过境迁,守将换了一个又一个,可百媚生的热闹却丝毫不减当年,甚至胜过了长安城的平康坊。虽然天还没黑,百媚生已经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脂粉气溢了满街。

  “欸,这位兄弟,这里在哪买酒?”秦玉明随手拉住一个路人。

  “往前走,地字号甲便是了。”

  “多谢多谢。”

  秦玉明走进那个路人所说的屋子,刚一进门,就被面前垒起来足足三人高的酒坛架子给惊呆了。满屋子是花香袭人,烈酒飘香,不喝就知道,这是满满一屋子的好酒啊,整条街最值钱的地方莫过于此!

  一个穿着灰色胡裙的中年妇女从酒坛子后走出来,边走边问:“谁啊?”猛地抬头对上秦玉明的眼睛,看清秦玉明的脸。那妇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瞬间消失,而秦玉明丝毫未曾察觉这妇人的异样。

  “这是韦家的令牌,有什么好酒都端上来吧!”秦玉明笑着对着妇人晃了晃手里的令牌,一点也不客气。

  那夫人略略沉吟了一下:“既然是大人的客人,自然给您送最好的。不过今日也算过节,要喝就喝点不一样的。”

  “有啥不一样的?不是听说锦官城最好的酒是用百花酿的佳人顾嘛?”秦玉明听完这妇人的话,有些摸不清头脑。

  “外地来的?等着,我给你取酒。”妇人笑了一下,转身又绕到了酒架后。不一会便抱着四只小小的酒坛出来了,“北凉的烈烧刀,燕京的塞北寒,云州的桃花清,长安的离人愁。既然是中秋,别人都在全家团聚,我们这些外地的,自然要喝家乡的酒。”说着,把酒坛子放在柜台上,取出其中一瓶递给秦玉明:“你这口音倒像是燕京北地那边的人,尝尝?”

  秦玉明将信将疑地接过酒坛。此去燕京足足四千里,哪里能有那么正宗的味道。可是一口下肚,便忽觉热泪盈眶,完完全全,和二十年前离家时的味道一模一样。

  “这味道确实不错。”秦玉明满意地点点头。妇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继而又说:“那您随我来,给您开个雅间,您慢慢喝。”说完,妇人便引着秦玉明往楼上走去。

  二楼的窗户都是紧闭的,但丝毫不觉光线昏暗。整间屋子的布置精巧,帷幔皆是大红华丽的蜀锦,主位之后又有一扇硕大的镶玉屏风,两旁的朱漆立柱上,各挂着一柄黑色长剑,显得格格不入。从另一侧看去,越过围栏便可见楼下歌舞翩跹,热闹之极,难以用言语形容。

  “不用这么大的地方,我一个人而已。”秦玉明见这妇人将他带入这般豪华的地方,不免心生疑窦。

  “无妨,平日里大人宴客也是在此处,何况楼下人多眼杂,”妇人放下酒菜,抬头望着秦玉明的眼睛,“若是有人识得你,并不是什么好事,会招来祸患的。”

  秦玉明倒是淡定,反问一句:“敢问阁下名号?”他这些年丧失了太多记忆,认不出眼前的女人也是正常。

  “别来无恙,二姑爷。”妇人莞尔一笑,“二十年未见,您过得可好?”

  “柳夫人,别来无恙。”秦玉明在听见对方对他的称呼后,立刻放松了警惕。

  他们,都是本该死在当年那场延续了六年的屠杀里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唐铸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唐铸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