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以身相许
默莫无闻2019-01-28 18:043,204

  “我是生气,不过不是气你走的慢要我背。我是气你为何这么不小心,要是你倒的地方有尖锐的枝条,那你的腿还要不要了?我看小娘子年纪也不小了,行事还是如此莽撞,你未来的夫君定要操碎了心去。”肖简老婆婆上线,唠唠叨叨的加快脚步。

  刘璃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放在心上,她只听到最后一句,很理所当然说“我未来的夫君就是你啊!你不操心我还想操心谁?”

  肖简又脸红了,他训斥刘璃“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可不能这样说,会坏了名声的。”

  刘璃故做流泪撞,嘤嘤哭泣道“难道你不想娶我吗?那你为什么句句喊我娘子,我不管,你刚刚看了我的身子,你得对我负责!”

  肖简以为刘璃是真哭了,他语无伦次的解释“我是叫你娘子,这这这,这真是冤枉在下啊,我明明只是帮你敷药,何时看过你的身子。”

  “你看你都承认我是你娘子了,既然这样,我的身子你看了就看了吧!你救了我,我的命都是你的,我愿意以身相许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刘璃自顾自说了一大串,也不管肖简同不同意。

  肖简却以为刘璃是为了感激他救她而委身嫁给自己,心里酸酸闷闷的拒绝刘璃,“小娘子,在下救你并不是想娶你为妻,你不用如此委屈了自己。”

  刘璃恶作剧用兔子耳朵挠肖简的耳朵,看到肖简强忍瘙痒又腾不出手抓的憨样,她心里想着“哼,叫你闷骚不娶我”,嘴里却更加伤心的问他“简,难道你一点儿也不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

  刘璃快速接过肖简的话“你喜欢我那就更应该娶我啊!”

  很快到了山脚,肖简放下刘璃,转过身认真的看着她,“小娘子,”

  “叫我璃儿或者娘子。”刘璃又霸道打断。

  肖简再次妥协,“璃儿,我家中茅屋三间,上有老母,兄长大嫂,下有两个侄儿。田薄地少,以打猎为生,你可是真想与我结亲?”

  刘璃不回答,她踮起脚尖吻上肖简的薄唇,以行动证明自己的决心。

  “简,我嫁你不只是为了报恩。从我醒来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命中注定离不开的人。”

  肖简被刘璃大胆的举动吓到,连刘璃深情的告白都没做回应,粗鲁的抢过刘璃手上的兔子,慌不择路的走了。

  刘璃瘸着腿跑过去追,她越追肖简走越快,她索性不追了,一屁股坐地上大哭起来。这耍赖的模样也是没谁了,就不信他不回来。

  肖简确实就是没回来,他也没继续走了。就那样站在原地,发泄似的把脚边一颗石子踢的老远。

  刘璃麻溜站起来跑过去,笑眯眯的连眼睛都成了一条线,讨好的对肖简说“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又生气啊?”前世可都是肖简哄她的,怎么穿越了这活反过来了!

  肖简仅仅哼了一声,任刘璃使劲浑身解数就是不说。他在刚刚快走的那几十秒里脑补了很多画面:她受伤时有没有别人帮她包扎、看过她?她是不是也亲过别人?她是不是也这样对着别的救命恩人说要以身相许?……只要一想到她也那样对别人,他就火冒三丈。

  刘璃哄他哄的口干舌燥,耐心用尽,放开肖简的手,她凭着记忆向原主家走去。

  肖简默默跟在她身边,李家村的人看到刘璃都以为见鬼了,纷纷避让。刘璃觉得他们好古怪,猜想是不是家里出事了,不顾膝盖疼的跑起来。肖简看不过去,把兔子往她怀里一塞,然后直接来了个公主抱。

  刘璃双臂圈住肖简的脖子,头靠在他肩胛处,刚刚的慌神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安全感。她思考着要是遇到那个泼妇二婶要怎么应对,自己这个口才可吵不来架的。

  在村口有三条路,肖简停下惜字如金问“哪条?”

  这搞得刘璃的小性子也上来了,她用力弄开肖简托着她的手,气呼呼的说“你放我下来,既不愿娶我,就不要假惺惺的对我好。你这样不合规矩的抱着我进村,让别人看到了误会。”

  以刘璃的娇弱体格哪可能掰得动肖简,看着她如小猫一样龇牙发怒的可爱模样,本来肖简也怕这样进村对她影响不好,经她这样一说,还真有必要一直抱她到家。那样的话不仅断了其他人的非分之想,还能顺理成章娶她回家。

  肖简傲娇的看着刘璃,“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命中注定,你要以身相许?你人都是我的了,别人的误会我不在乎。”

  刘璃小声说了句“闷骚男”,不禁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前世肖简对她可是呵护备至,哪会像现在这样和她发脾气,摆臭脸。

  “娘子,我闷但是我不骚!”肖简突然严肃的纠正刘璃,明显听到了她刚刚那样说他。

  刘璃忍不住扶额叹息,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无语呢。

  两人一路走一路斗嘴,到了原主家门口,刘孙氏尖叫着朝刘璃吼道“你是人是鬼?”

  刘璃示意让肖简把她放下来,肖简不顾刘孙氏的阻挠,把刘璃放到堂屋的凳子上。

  刘璃悠悠开口“二婶,我这好好的怎么就成了鬼了?”

  刘孙氏惨白着脸色,走近刘璃仔细观察她,刘璃特意眨眨眼睛表示自己活着。

  “二婶,你怎么会在我家?我姐呢?”刘璃询问道。

  刘孙氏有点局促不安的说“我们都以为你没了,你姐伤心过度,再加上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这不大柱昨夜把你姐迎娶过门了。”

  以原主的性格估计就相信刘孙氏的说词了,但是刘璃不信。凭借原主的记忆,刘璃清楚的知道刘慧虽然外表软弱,但是内心还是坚强的。她要是想嫁给李大柱,也不用带着原主上山找吃的。

  刘璃听到刘孙氏的话,脸都皱成了包子状,没想到这个刘孙氏如此惺惺作态,费尽心机骗她。当务之急还是得去找刘慧,刘璃说“二婶,李大柱家在哪?”

  不怪刘璃不知道李大柱家,因为原主的生活单调无趣,整日除了干活就是去找吃的,为人又安静,和村里人都不太熟。原主家和李大柱家又刚好一个村东头一个村西头,原主没去过,刘璃自然也就不知道。

  看着刘璃旁边杵着身材健硕的肖简,刘孙氏怕刘璃去了李大柱家后知道是自己趁刘慧晕倒擅作主张把她送过去的,更怕好不容易到手的二两银子被刘慧要回去。

  刘孙氏正想找借口推脱,刘慧从外面撞进来,她眼睛通红蹲在刘璃面前,“璃儿,我就知道你没死,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还活着!你有没有受伤?告诉姐姐你哪里疼?”眼泪连成线顺着脸颊滑落。

  后面跟进来的李大柱上前轻扶起刘慧,“慧儿,妹妹回来了是好事,别哭了,仔细眼睛。”

  刘璃打量了一下这个姐夫,除了相貌与刘慧不相配外,看着为人倒是体贴周到。

  刘璃随刘慧站起来,在她面前转了个圈“姐姐,你看我活蹦乱跳的,哪里有事?你看我还逮了只兔子呢!”说完从肖简手里提过兔子,炫耀的看向刘慧。

  刘慧此刻根本没心情关心兔子,她好奇的看着肖简问刘璃“这位公子是谁?”

  肖简自答道“在下叫肖简,昨日狩猎回家途中偶遇昏迷的小娘子,因不知她家住何处,所以把她带回了我家。现在她已无碍,我把她给送回来了,这就告辞!”

  刘璃不干了,她跺了下脚,“喂!你就这样走了?”

  肖简转过身,“嗯,记得你的膝盖不要碰水,我明日带了聘礼再来。”

  刘璃被他这样一说突然就不好意思了,刘慧和李大柱都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刘孙氏盯着刘璃手上的兔子,很“热心”的挽留肖简,“公子何不用过晚饭再回,我这就去把兔子收拾了炖上。”

  肖简说了一声“不用了”然后向刘璃点点头,走了。

  刘璃假借膝盖疼先一步把兔子交给李大柱,“姐夫,我膝盖还疼做不了,这么血腥的事也不好麻烦二婶一个外人,你去把兔子杀了吧。”

  李大柱没想到能这么快得到刘璃的认同,他傻呵呵的笑着把兔子拧到厨房忙活起来。

  刘孙氏不死心想跟过去,刘璃没阻止,她问刘慧“姐,我姐夫没给你聘礼吗?”

  刘慧回答“聘礼没有给,倒是给了二两银子,不过这钱还在二婶那儿。”

  刘璃叫住刘孙氏,“二婶,既是给我姐的钱,你为何不交给我姐呢?”

  刘孙氏停下脚步,语气不善的说“凭什么要给她,别忘了你爹娘下葬可是你二叔买的东西。”

  “那些东西是二叔去买的,可钱是里长给二叔的。”刘璃说

  刘孙氏蛮横不讲理道“里长给的那点银子哪够买那么多东西,你二叔添的银子可不止大柱给这些。别是你爹娘已经下葬了你们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告诉你们,这银子进了我的荷包就是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老公也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老公也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