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来世
小小楣2018-12-31 18:461,100

  虽然有了药,但伤疤要想去除也不是朝夕之间可成的。她一边搭起木屋,一边去山中采来各种稀有草药下山换取钱粮以及一应生活用品。

  可是每次下山路途遥远,即便有狼领路不至于绕了弯路,也实打实的需要步行两日,因此她又在沿途搭了两间小木屋以作休息之用。

  为了方便与她的狼群沟通,凭着乌辛的记忆砍来紫竹做了一支萧,经过反复的练习以及身体原有的肢体记忆,她很快将萧吹得得心应手,就如她记忆之中主人吹出的曲音。

  渐渐的,她发现自己几乎完全与主人融合了,好似她就是乌辛,乌辛本就是她。她从不刻意去获取她脑子里的任何信息,可是每当一个疑问在她自己的脑子里形成的时候,那个脑子里的信息就会自然而然的钻出来再钻进她的脑子里,似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迫不及待将所有的一切都传达给她。

  她几近疯狂,不应该这样的,一切都不应该是这样的,主人一定还会回来的,她好似又回到了刚刚醒来时那一天,她歇斯底里的吼叫,疯狂的破坏着一切,她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

  她疲惫的蜷缩着,她愤怒、哭泣、埋怨、憎恨,不知不觉中,它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为了一个人,一个有心跳的人,一个完整的人。

  万能的天,你开了多么大的一个玩笑!一个多么可笑的玩笑!

  她觉得荒诞至极的不可思议之际更是一种悲哀,悲从何处来?哀又从何处来?

  不,她应该高兴,应该感谢上天给了她这样一个机会,一个重生的机会。谁知道还会不会有来世,既然有今生,那就用今生了今生该了之事,走该走之路,历该历之劫,经该经之事。

  来世~再谈~来世缘!

  不过,在一切开始之前,她需要去个地方,一直心心念念不能忘怀的地方——祈云台。

  或许,现在的她不应该回去,那是一个是非之地,更是一个不详之地,但无论如何,她都要回去再看一看,恐怕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赶的急一些,不过个把月的日子便到。世间纷纷杂杂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权贵华富雍容奢侈,贫贱清寒一口杂粮温饱,天差地别却似天经地义。从来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像动物永远生活在人类的底端,任人宰割却无能为力,偶尔懂得反驳也是徒劳无功。

  琅辛换下一身惹人注目的红衣,穿得一袭简单素衣,一头长发随意挽起用木簪固定,戴上纱帽遮去面容,毕竟这张脸还是不容小觑,随处一站都是楚楚动人。

  “快走,都快点,磨磨蹭蹭的不想吃饭了……”一熊腰汉子手上挥舞着草鞭抽打着,凶神恶煞的呵斥着一行人。这行人无论男女都不过及笄之年,相互之间用一根麻绳两两相连,深秋的季节却只着一身单衣,个个身形消瘦。

  琅辛淡淡一望便收了视线,兀自喝着手中的茶水。这人类的富贵贫贱向来分得清楚,不过又是几个贫贱人家的孩子入了奴籍,无甚大惊小怪的。

继续阅读:补十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宿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